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谁是天下第一剑宗!
    孟起心动莫名,这等于平白送了他墨家百年助秦之功!

    而换来的,只是墨家从事一派入秦,从此以后倾力相助,即便大秦不能成事,可还有两派在外啊。

    一个墨家永远都不会输的局面。

    也眼下,二人一战,苏劫赢了,墨家得了百年助秦之功,自己赢了,则代表自己仅仅是想助赵国抗秦了。

    相助秦国百年之功业就没了。

    这怎么打?还未打自己的心意就已经被影响了!

    但是,孟起若是不战称败,那城楼上赵国之人怎么看,这三千剑士怎么看,这苏劫怎么看他。

    打,肯定是要打的!

    但……不是特别好打!

    苏劫话音一落,同样浑身一震!

    因为他突然想起。

    后世记载,墨家分为三派,是很早就发生的事情了,墨家对秦国有功,这个功劳太多,甚至有后世学者断言,秦始皇陵就是墨家的手笔!

    可是按照目前看,墨家明明是和秦国对立的啊,那秦墨在哪里?

    而且,墨瞿从事一派认为,政令不一,只能导致社会纷乱,所以当实施自上而下的管理,一切统一于上。

    这种高度的集权主义思想,恰与秦法家不谋而合,这也是秦法家能容许秦墨存在的原因,助秦一天下,也是秦墨实现理想的途径。

    苏劫还没回过神,孟起道:“老夫答应了,老夫若败,便依你所言,我墨家尽数退出邯郸城,不在相助于赵,事后广布天下,让从事一派入秦!”

    苏劫点头道:“矩子此乃明智之举!请赐教!”

    随后,苏劫手持五渊,向孟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国之间,天下最强的剑客已然到了阵前!

    二人剑势一出,一个如山崩地裂,一个如寒阳初雪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

    五渊墨眉,皆是出自徐夫人之手,此时在各自的手上绽放了非凡的气势。

    墨子剑发乃是重剑,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是以化繁为简,精妙到泼水不进!

    而苏劫的裴闵剑术则是走的奇、诡、快,两人此刻交手。

    尘土飞扬,气势无双!

    哪怕是城楼上的赵军看着都不由胆寒!

    秦国士卒则是睁大双眼,心潮澎湃,此时,苏劫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无敌的统帅。

    重剑无锋,苏劫不敢正面交锋,孟起一计劈斩,被苏劫躲开!

    顿时,地面一阵,让不远的马匹都受惊扬起!

    地面顿时留下一个巨坑!

    苏劫几番快剑攻入,可墨子剑法泼水不进,连万箭来袭都不惧!几次也未能建功。

    银刃一闪!

    苏劫借着阳光的照射,用剑身映照了孟起的双眼!

    孟起猛然错开,就是这一刹那!

    苏劫游龙剑式展开,整个人在千军万马的眼中,快如流星!

    一剑直刺孟起咽喉!

    三千剑客纷纷震惊的站了起来。

    太快了,孟起失神,眉骨间汗毛竖起,一股杀气袭来,让他避无可避!

    生死一瞬,手中墨眉仿佛梅花,由沉重的剑式忽然便得极为轻灵起来,这一正一反的剑势运用,让苏劫大骇!

    沉重的墨眉居然化作剑花抵挡苏劫这一式游龙击,不管苏劫如何变快,都被这灿烂的墨眉给挡住。

    孟起抢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一个翻滚,避开了这必杀的一击!

    “噌……”

    一丝发丝被五渊剑斩下!

    二人攻守各有不凡,让人看的暗暗称奇!

    这里的将领和赵国的朝臣谁不知道孟起是谁,那是天下第一剑宗!

    整个天下的剑宗也只有二十三人,而言下,苏劫,秦国的将领,居然能和孟起打的不分上下,对赵国而言,就犹如惊雷!

    苏劫的才智胜了他们眼中才智通天的孙云,看样子,这武力也不下于墨家巨首!

    一文一武,哪怕只取一样也是威震七国的存在!

    可此人,居然得天独厚,文武冠军天下,加持于一身!

    此时,城楼上的五国使臣,也纷纷惊呆了!秦国克下赵国邯郸,这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今天这苏劫是在攻打赵国,也许,明日,就会去攻打他们的国家!

    今天的谋略,无敌的勇武,想象都让人胆寒!

    苏劫道:“矩子墨子剑法果然天下无双,苏某无法攻破,不过,苏谋恩师曾言,百步飞剑,如使臂指,不知矩子可破?”

    孟起道:“老夫正想见识这飞剑杀招!”

    苏劫也点点头,也不客气,这将是他第一次使出‘百步飞剑!’的劲道。

    飞剑之术最开始除了越女以外,再一次现身就是公孙大娘!

    李白的诗,裴闵的剑,公孙的舞!

    而公孙舞剑动四方,则是以红棱系住剑柄,和如今苏劫所运用不同的是,越女剑也好,公孙剑也罢,能控制的飞剑可以达到两柄!

    而裴闵请教了公孙大娘之后,为了增强杀伐,是以,一直都以控制单把飞剑为主!

    这是一种特殊的劲道,通过精丝铁线传递的巧妙运用。

    而精丝铁线则是用蚕丝,牛筋等金属合制而成,这种工艺,在战国时期,也只掌握在徐夫人,卓氏,程氏的手上!

    二人此时相隔五十余步!

    二人此剑而立,恰好一阵黄沙吹过,弥漫了各自的眼睛!

    灼热的黄沙扑打着城楼,让人都不自觉的遮蔽了眼睛!

    苏劫神色一动,银光飞逝!

    无边的杀气藏在这黄沙之中,孟起也自然被影响了视野,可忽然耳边一动,便感觉到这黄沙中藏着无边的杀气。

    果然,思虑还没结束,只见黄沙中一点寒芒先到!

    黄沙洒落,几十万人这才看清楚,城楼下,一把剑居然凌空刺向孟起!

    孟起一个剑势堪堪抵挡了‘飞剑!’

    神奇的事,一般的执剑之术,抵挡住了剑,没有后续的劲力,立刻就会被击飞,可苏劫的剑柄没有,只见飞剑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孟起一个抵挡,让飞剑高高的飞起。

    苏劫一见,立刻剑势换!

    高高弹起的剑,仿佛有灵,又直接朝着孟起的天顶袭去!

    这一幕,可把人给吓傻了!

    “将帅是鬼神附体不成?”

    王翦等人纷纷道!

    一点银光犹如神灵附体,快速的在孟起的周围游走,击了三下要害之地,这才劲道卸尽,随后!

    苏劫一动,飞剑立刻回到了苏劫手中,这一次,飞出去的剑势则是剑招!

    在空中化作一朵剑花!

    实则这其中暗藏一个杀招,可以抵挡住剑花,但是金丝铁线上的暗劲可以在最后一瞬间让飞剑化作一个快速的直刺!

    而孟起几番想要靠近,却被飞剑所阻!

    不破飞剑很难近身!

    飞剑本不是和人交战所用,而是突袭所用,突袭起来可是鬼神难防!

    孟起见识了后,也不禁暗暗称奇!

    几番不建功,孟起只能朝着飞剑的剑花砍去!

    这墨眉忽然变得重如山岳,夹带的巨大的威势要一把将飞剑砍飞出去,就在即将迎上的一瞬,苏劫手势一变!

    只见原本灿如莲花的五渊,忽然变得笔直,然后猛然朝着孟起的胸腹刺去!

    这一变故,让孟起也是慌了神色,破不了飞剑,根本连近身都难!

    苏劫的这飞剑之术,在其他人看来,就仿佛鬼神,一个个噤若寒蝉!

    孟起只能收身一退,但是,依旧来不及了!

    “嘶拉……”一声!

    孟起避开了要害,右肩整个都被划破,顿时血染黄沙!

    “矩子败了?”

    “怎么可能?”

    城楼上的赵军们一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苏劫手势一变,百步远的飞剑,并没有乘势追击,在众人眼中,仿佛有灵,自主的‘飞’回了剑鞘之中。

    实则,苏劫知道,孟起最后那一刻仅仅只是皮肉伤,战斗力根本就没有下降半分。

    墨家剑客飞快的上去查看孟起的伤势!

    孟起此时趟在地上,让墨家子弟将他扶起!

    一个个更是,怒目看向苏劫,可一想到那神乎其神的飞剑之术,都不敢上前。

    孟起被扶了起来,让众人退下!

    随后走到苏劫不远处,道:“老夫输了!”

    苏劫眯着眼,道:“矩子没输!”

    孟起哼了一句,道:“老夫有一句话想问问苏将军!”

    苏劫道:“矩子但说无妨!”

    孟起看了看满地的黄沙,还有无数身死的秦赵士卒。

    半响才道:“墨家非攻,反对战争,战争对于败者,是伤人命、损其才,是没有意义的破坏行动,而对于胜方而言,仅仅是获得了数座城池,但总的来说伤害与损失也是巨大的,所以战争是没有意义的行为,你看着满地的尸骸,难道不能证明我墨家的言论吗?”

    苏劫道:“矩子怜悯世人,若是太平盛世,当为圣贤,只是在苏某看来,要达到矩子所言时日,或许还要千年之久!”

    “千年?这么久?”

    “甚至更久!”

    孟起陷入了沉思!

    苏劫继续道:“战争,虽然代表了死亡和毁灭,还有带来的,就是各国百姓,将领,惨痛的记忆,这一点,我和矩子所想的是一样!”

    苏劫指了指四野的尸骸,道:“不过,苏某认为,如今的战争,也留下了无数的英雄,这些亡灵他们是为了秦国的正义和华夏的和平而献身的英雄,本帅和这十几万将士们,无法忘记战争带来的失望和悲痛,但更无法忘记这些人是战争的英雄,将来天下一统,也是这些满地的尸骸,用他们的血肉和英灵,停止了战争,用他们的死亡,代替了后辈的死亡,用他们的生命,换来了天下的和平!苏某这么说,矩子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