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奕萱意识到,今天下午似乎是个格外好的机会,潜在的成果可能比预想中的更加巨大……因为在两人相处的时间里,王衡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抗拒和躲避,反倒很是配合。

    不,不只是配合,甚至都有些主动撩人的意思了。

    但韩奕萱并没有被一时的惊喜冲昏头脑,反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免得一下子捅出难以收拾的篓子。

    于是两人在车站边的长椅上坐了好一会,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闲聊了些生活和学习中的琐事。

    雪还在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光变得黯淡了一些。

    一阵风吹来,让韩奕萱忽然觉得有些冷。再看看身旁的王衡,他连羽绒服都没穿,想必会更冷吧?

    于是韩奕萱问道:“你冷不冷啊?”

    王衡摇摇头:“没事,我还好。”

    韩奕萱又问:“那我们要不要吃点什么,或者喝点饮料?”

    王衡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此刻的时间,是还有十几分钟到下午五点,可以考虑觅食了。

    于是他说:“这附近太偏僻了,我们找找看去哪吃晚餐吧。”

    韩奕萱点了点头:“好啊。”

    王衡:“那么你想吃什么呢?”

    韩奕萱支着下巴想了想,忽而笑道:“下雪了,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呢?”

    王衡:“好想法,可惜这附近好像没有炸鸡啤酒的店……烧烤可以吗?”

    对这个提议,韩奕萱当然不会拒绝。

    想想看,两人一起坐在烧烤店里喝酒吃肉,是不是更能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于是王衡用手机查了一下,立刻就锁定了将近一公里之外的目标——点评APP上附近的烧烤店寥寥无几,倒是没了选择困难的麻烦。

    “我们骑车……”说到一半,王衡改口道,“我们搭车过去,还是走路?”

    韩奕萱捂着嘴笑道:“老板该不会是觉得,共享单车都铺到这里来了吧?”

    王衡耸了耸肩:“用不了太长时间,会铺过来的。而且不是说了吗,回来就别叫我老板了,喊我王同学之类的都可以啊。”

    韩奕萱:“好的,衡哥哥。”

    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王衡不由一愣:“你叫我什么?”

    韩奕萱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王同学。说起烤肉,我都有点馋了呢!”

    王衡不再说话,继续往前走。而少女跟在他身旁,时不时地瞟他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韩奕萱又打破了沉默:“你看那边,好漂亮啊!”

    冬天的太阳落得比较早,而西方天际线的云层没头顶上那么密实,不仅更薄,而且露出了些许缺口。金灿灿的阳光,就从云层的缺口中洒下来,形成了一道道灿烂的光柱。

    王衡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虽然摄像头里的景色远没有真实的那么漂亮,但照片里也算是拍出了光柱的形状。

    韩奕萱凑过来,下巴挨着他的肩膀,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喃喃道:“感觉弱了好多啊。”

    王衡:“没办法,又不是专业相机。”

    韩奕萱点了点头,于是他肩膀上的触感就像是一只小猫在蹭。

    紧接着,少女又轻声道:“要不然我们俩合拍一张吧?”

    以王衡的习惯而言,他其实很不喜欢把自己拍在景色里的。在他看来,要拍景就拍景,要拍人就拍人,合并在一起就成了无聊的游客照,往往是景也不纯粹,人也不好看。

    但此刻,他没怎么犹豫,便答应道:“好啊。”

    两人转了个方向,背对着西边的夕阳。王衡拿着手机,开启前置摄像头,用自拍模式连拍了好几张。

    阳光在身后,这属于典型的逆光状态,按理说很难拍清楚。不过王衡稍稍调整了角度,让两人的身影挡住了夕阳,于是身影轮廓格外明显,有种人物在泛着光的感觉。

    王衡删掉了前两张每拍好的,从后面几张里挑出拍得最满意的那个,问道:“没把你拍难看吧?”

    韩奕萱盯着那照片看了好几秒,忍不住说:“你难道还有摄影天分?怎么做到的,感觉就像是加了滤镜一样!”

    王衡笑而不语。

    换成别的男生,给四个女孩拍照拍上好几年,自然也能磨炼出不错的摄影水平。

    ————

    王衡与韩奕萱在烧烤店里坐下,点了许多烤串,以及啤酒。

    装着大把烤串的盘子,两瓶啤酒,两人面前的桌上放着这些,而周围还有好几个陌生的食客一边撸串一边吵吵嚷嚷的。

    天色又暗了许多,太阳似乎已经落到地平线附近,只是又被云层挡住,让人没法看到。不过店里的光线很是明亮,连肉串上炙烤出来的油脂都照得很是清晰。

    王衡开了两瓶啤酒,正要喊老板拿两个杯子来,却听到韩奕萱说:“我们对瓶吹吧?”

    他恍惚了一下,差点以为坐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韩奕萱,而是路琪。

    韩奕萱又道:“有什么问题吗?”

    王衡把酒瓶递给她,笑道:“我当然没问题,只要你别把自己灌醉就好。”

    韩奕萱:“那当然不可能,来!”

    两人碰了一下酒瓶,各自喝了一口。然而放下酒瓶时,酒瓶里的液体高度却有着明显的区别——韩奕萱的瓶子里几乎没怎么动,而王衡的瓶子里液面低了一截。

    王衡调笑道:“怪不得你说肯定不会醉呢,这相当于我喝两口你喝半口,能醉才怪。”

    韩奕萱:“我喝酒是这样啊……”

    王衡:“说的也是,这才是你的风格嘛。好啦,吃肉吃肉!”

    这么说着,他拿起一串烤羊肉,两三下就啃光了。

    撸完这一串,王衡就说:“果然还是跟人抢着吃,最美味。”

    韩奕萱无辜道:“我没跟你抢啊。”

    王衡微笑道:“所以我建议你快点动手,不然就吃不到了哦!”

    韩奕萱顿时明白,这家伙就是故意抢着玩的,于是她也伸出手拿了一串。但到了嘴边,少女吃肉的姿势就文雅很多了。

    吃完了一串,抬头一看,只见王衡跟前已然摆着三根空钎子了。

    “你等等我嘛!”

    话出了口,韩奕萱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好像是……撒娇?

    少女抬眼一看,只见王衡正看着自己,面带温和的微笑。

    在他的笑容里,韩奕萱似乎看出了一丝……宠溺的意味?

    霎时间,少女觉得自己可能开始膨胀了,因为她的脑海里已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