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千机殿 > 第九十五章 磨练
    “杀!”

    沙海之上,喊杀声回荡四起,却是云绝门的弟子正与沙兵作战。

    这些云绝门弟子实力参差不齐,尤其是那些刚买来的普通人,如今也不过刚刚入门,连法术都未掌握完全,要说能在战斗中发挥什么作用,那是说笑。

    但是实战也有实战的好处,纵然无法发挥实力,却可以他们理解修界战斗的诸般特点,最重要的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宁夜的关注点就在这些新人身上,所以亲自指点。

    前方是木傀宗暗子组成的云绝门人在战斗,后面宁夜不停的指点刚入门的新人。

    “藏象境一般只能依靠自身法力施法,所以威能有限,只要保持一定距离,即可免受波及。在这里我教你们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能量在传递过程中是会产生消耗的,所以通常而言,距离越远,速度越快,威力就相对越小。但这个道理,只对藏象境的学徒有用,到了华轮境就非如此了。”

    “华轮之境,已可法天地之力而用之。诸般妙法层出不穷,有些术法,前期需要蓄力,积聚,距离远往往会给对手聚力的时间,所以离的远了,反而可能让对手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当然,天下术法皆有其理,即便是距离越远威力越大,也是有其极限的。”

    “何为理?与道相通。道理道理,道者,天地自然之规,理者,灵气变化之理。修士术法之运用,皆合其理,神通奥义,皆合其道。正因此,理为道之本。是故修士修仙,当先通其理,再悟其道。”

    “沙兵乃上古残魂一灵不灭,寄沙而生,此不灭之灵为道,故难以消弭。但沙兵凝聚之后,所用之术法乃此灵残存之能,是为其理,可用之灭之。所以沙兵好对付,消灭却难。只因理可破,道难解。”

    这刻宁夜指点新人,滔滔不绝,到是让那些新人弟子们如醍醐灌顶,个个懂得了不少。

    这些东西大部分其实不是张烈狂教他的,张烈狂一声暴烈,修仙只修战法杀法,对于道理之事知之甚少。

    天机门却不同,推演天道,卜算古今,穷天地之道,达万世之理,所以修仙基本学方面却是比许多门派还要扎实。

    不过也正因为重理论而轻实战,导致文明战不过野蛮,最终灭门。

    至于宁夜,现在跟他们讲这些,却是因为现在的环境下,多懂一些,其实比熟练法术更重要。

    这刻宁夜已道:“我传你们的东西,在大部分情况下,其实是没什么用的。法术终归是要自己修炼,懂不懂其中道理,都不会影响威力。明其理者,不过是为将来悟道突破有更好的基础。但在这云绝古地,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要想活下来,靠的不是手底下,而就是这些道理。”

    “这又是何故?”舒无宁问。

    她其实到未必是不懂,不过好弟子绝不会让师傅一个人唱独角戏。

    宁夜很满意舒无宁这个捧哏,回道:“云绝古地天险之地,越往里走,环境就越凶险。灵气暴乱,恶咒横行,纵有彻地神通,亦难发威。越是实力强的人,在此处就越受限制。这种情况下,要在此地生存下来,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有多强,而是能快速找出安全区域。其实我们本来可以用更快的方法赶路,五煞云虽恐怖,低空飞行还是没问题的。之所以要步行前往,就是需要你们深刻理解和适应这里的环境。”

    宁夜说着已指向四周:“你们既然已经入门,便可感受灵力。现在都感受一下,何方灵力乱流最强。”

    二十名多名新人一起感受,正如宁夜所说,既已入门,感受灵力已无问题。

    片刻后,众人齐刷刷指向一处沙丘:“那里。”

    “很好。那还不过去?”

    “过去?”众人呆滞不解。

    宁夜却不再说话。

    他并不解释,因为他要让这些人培养出对他绝对信任。

    果然有十多名新人已向沙丘跑去,剩下几人却还在犹豫。毕竟灵力乱流最汹涌出,风险也最大。

    正自犹豫,忽然脚下冲出一只妖物。

    那是一只沙鼠,实力算不上多强,但对付那些新人却已是绰绰有余。

    突如其来的攻击一下把新人们弄的手忙脚乱,宁夜却不理不问,只是看着,舒无宁想要出手,看了宁夜一眼,见他无动于衷,便也停下。

    她不出手,舒狼也不出手,所有新人中唯二有战力的不动,剩下的人立时大乱。

    就见那沙鼠纵横来去,四处袭咬,杀得好不威风。

    几名新人被弄的焦头烂额,转瞬就被咬得伤痕累累。

    有脑子灵活的,第一时间往先前宁夜所指处跑,也有竟然想让宁夜背锅的,往宁夜背后跑。

    奈何尚未近身,就被宁夜一脚踢飞出去。

    “好胆!”宁夜嘿然道。

    绝境之下,最见人品。

    虽然很想拉拢这些新人,但平时不听话,危难时找过来的新人,不重用也罢。

    那几个新人不知道自己已被宁夜判了“死刑”,尤在鬼哭狼嚎四处奔逃,总算是注意到宁夜所指之地,那沙鼠竟是不却,纷纷跑了过去。

    沙鼠见众人逃避,竟然也不追击,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宁夜,随后朝地下一钻,已自消失不见。

    就算是妖物,也是知道趋利避害的。实际上要不是天机从地下把它丢过来,这小小沙鼠压根就不会主动攻击。

    闹剧停歇,不远处的战斗也已结束。

    宁夜走过去道:“现在明白了?你们现在的实力,谁都打不过。所以真正能保护你们的,恰恰就是此处的天险绝地。越是灵力暴乱厉害的地方,对修士影响就越大,但反过来,对你们的影响却最小。待到了绝云谷后,一旦分散,那么就记住我现在教你们的。”

    “是!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大家一起回答。

    宁夜嘴角抿出笑意:“我其实是最不信这种屁话的,奈何命运无常,至少在这里,确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