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四百二十一章,丧事喜办
    “依照规则,我作为科学院的员……一员,作为这篇论文的审核者之一,也有权发表感言。”拿破仑赶紧道,似乎生怕说慢了,约瑟夫就直接宣布会议结束了。

    说出这话之后,拿破仑松了口气。他知道,约瑟夫这家伙虽然很让人讨厌,虽然很坏很坏,但是如果用九宫格阵营来算,这家伙绝对是守序阵营的。至于是守序邪恶还是守序善良或者是守序中立,家里的不同的人倒是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大家都一致认为,约瑟夫是个遵守规则的人。既然依照规则,拿破仑有权发现,而拿破仑又指出了这一点,那么约瑟夫应该不会破坏规矩,不给他发言的机会。

    果然,约瑟夫皱了皱眉毛,但他还是说:“好吧,波拿巴院士,请您上来发言。不过最好简短点……”说到这里,他还摸出怀表来看了一眼,“不要影响大家吃午饭。”

    “不会的,不会的,我很短的,我很短的。”拿破仑一边说,一边赶紧跑上了讲台。

    拿破仑知道,政治上的一个重大的诀窍,就是要会丧事喜办。比如说,明明国内瘟疫流行,死者累累,但要会说成是“因为我们的检测数量世界第一”;比如说大批原本相对抵抗力更好一些的年轻人也染上了瘟疫,要会说成是“年轻人染病更多一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好事”。只要善于丧事喜办,说不定还能把自己打扮成尊重科学,勇于承认错误并改正错误的光明磊落的形象呢。

    “诸位院士们,先生们。”拿破仑道,“刚刚加入科学院,就犯下这样的错误,我很抱歉。虽然那位伊文斯先生并不在场,但我依然要对他说一声抱歉。这是一份应该可以获得‘普罗米修斯奖’的伟大论文,但是,因为我思想的陈旧保守,被过去的习惯束缚,没能发现这篇论文的重大意义,甚至还对它加以诋毁,以至于误导了不少的同事。这是我的错误,因此,我还要向那些同事们道歉。

    科学的道路上,来不得任何一点点的骄傲自满,一点点的自以为是。在科学的道路上,我们只有摆脱各种陈旧的偏见,大胆地抛弃那些陈旧的思想,我们的科学,我们的事业才能不断进步。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丹东的那句名言。在共和国最为危险的那段日子里,丹东说:‘我们要大胆,要大胆,老是大胆,法国就得救了!’其实在科学上,我们也要有大胆进取的精神,不要被过去的习惯,过去的教条所束缚,要大胆的突破这些东西的束缚。要大胆,大胆,老是大胆,科学才能有所进步。

    但是仅仅是大胆,也还是不够的。我们可以看到,在伊文斯先生的这篇论文中,他的论证是多么的严密。说实话,因为不能接受他的冲破了我陈旧的观点的结论,我曾经花了很多时间来寻找这篇论文在论证上的漏洞,当然,大家知道,我没能成功。

    但是,我的不成功,或者说,伊文斯先生的成功,也说明了,科学不但要有大的突破的勇气,也要有谨慎细致的操作。只有将这两样结合起来,才是我们的科学,乃至于我们的法兰西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拿破仑觉得,在有了这样的讲话之后,他已经成功的将丧事弄成了喜事了。虽然约瑟夫的这一家伙让他很丢人,但是,犯错误的又不是他一个,整个的巴黎高师系不都和他一起被打了吗?而且他的主要身份是政治家和军事家,科学家这个身份只是搭头而已。而且,在一个科学问题上,他和那些能入围“普罗米修斯奖”的科学家们一起犯下相同的错误,那不是正说明,他和那些人的水平相差不大,所以才会犯下相同的错误吗?只有水平足够高,高到和拉普拉斯他们差不多,那才会犯这样的错误呢,你们还不配犯这样的错误呢!于是拿破仑便也在精神上胜利了。

    接下来就是宣传口的事情了,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商量,要将丧事扎扎实实地办成喜事。而且必须办成真正的喜事。绝不能像后世的某国那样,丧事喜办,结果连自己国家的老百姓都骗不了。

    科学院的杂志《数学》为了这篇论文的事情,临时发出专刊。在这临时增发的,厚得像本书一样的专刊上,首先是全文刊发那位路西恩·伊文斯先生的论文,接着便是约瑟夫和高斯对这篇论文从不同角度,用不同方法进行证明的论文,然后就是傅里叶见习院士的讲话,接着是波拿巴院长的讲话,最后当然是拿破仑的发言。

    考虑到法国的科学现在天下第一,尤其是在数学上,更是如此。所以法国科学院的《数学》杂志那绝对是全世界在数学领域最为权威的杂志。对于很多国家的数学家来说,他们的论文,如果能在法国人的《数学》杂志上刊载,那就几乎是最高的光荣。甚至就连在英国的牛津和剑桥,一些数学家们也越来越愿意在法国人的《数学》杂志上发表自己的论文,这不仅仅是因为《数学》杂志给的稿酬比较高,(英国人已经将自己的一些专业杂志的稿酬提起来了),更是因为在《数学》杂志上发表文章能带来更高的学术声誉。

    但是从宣传上来说,《数学》杂志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它的发行量太小。因为它的读者有限,仅限于一个很小的圈子。《数学》杂志中的那些东西,往往太过先进,以至于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数学》杂志中的那些文章都是完全看不懂的天书。甚至于对与很多学习理工的大学生都是如此。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数学》杂志的影响力不大,因为它的B格够高。B格本身就是一种影响力。对于新闻界的家伙来说,和《数学》杂志相关的新闻,总是特别的有吸引力。更何况,这次《数学》杂志增刊中,还有这么多的有新闻价值的好东西。

    首先,出现了一个颠覆性的,突破性的理论,而且作者不知道是谁。接着颠覆性的,突破性的理论导致法兰西科学院发生分裂,最后大家采用近乎决斗一样的听证会方式来解决分歧。这多有意思!更重要的是,这场科学决斗的对手竟然还是亲兄弟。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对亲兄弟还是法兰西地位最为显赫的亲兄弟,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的欧洲最为显赫的两兄弟。

    他们一个是法兰西共和国的第一执政,一个是法兰西科学院的院长。一个是罗马帝国的奥古斯都,一个是罗马帝国的凯撒。在过去的岁月中,这两兄弟兄友弟恭,成为了兄弟友爱的榜样,如今却为了这篇论文走上了决斗场。你说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新闻。对于各国的,致力于搞一个大新闻的新闻人来说,这是多么值得报道的事情!

    于是在《数学》的特别刊发出之前,《科学真理报》首先就发出了相关的报道,他们因为有特别的新闻路子,总能够抢先得到大新闻:“‘欧几里得几何’遭遇挑战,《数学》杂志即将刊出颠覆性论文”。这篇报道的重点还是放在了“数学”本身,放在了是否存在内角和小于180度的三角形上。不过在这则报道的最后,也提到了,对于这篇论文,波拿巴院长和波拿巴院士的意见并不一致。

    紧接着拥有全世界跑得最快的记者的《太阳报》立刻就跟进了。当然,《太阳报》并不关心三角形的内角和到底是多少,事实上《太阳报》的读者也没有谁关心这个。所以《太阳报》的新闻标题自然就是:“凯撒于奥古斯都之战谁是胜者?”而报道的重点自然就放到了兄弟之争上了。

    当然,给《太阳报》一百个胆子,它也不敢真的乱带节奏,说波拿巴兄弟反目什么的。在它的报道中,兄弟两个也都还是“吾爱吾兄(弟),然吾尤爱真理”的样子的。他们的争论也只是基于观点不同的君子之争。

    甚至于在报道文章的最后,《太阳报》还充满了求生欲地将兄弟两人的争论,归结到法兰西的平等自由博爱上面。

    他们表示,这场争论,参加的人有第一执政,科学院院长,院士,见习院士,但是在讨论科学问题的时候,大家却并不以身份地位压人,这体现了法国立国的根本精神——平等。

    而大家就一个问题,无所顾忌,畅所欲言,这也正是法国立国精神自由的体现。

    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作者的一篇论文,大家这样的热心,这也是法兰西立国精神博爱的表现。所以法兰西无敌于天下,实在是理所应该!

    有这两家报纸带头一炒作,虽然《数学》杂志还没有发出来,但是热度却已经起来了。不仅仅是法国人,其他国家的人也都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兴趣。甚至就连英国人的报纸都普遍地转载起了这些消息。

    当然英国人的嘴巴里吐不出象牙,他们将更多的力量放到了讽刺拿破仑的院士身份上。他们暗示,拿破仑之所以能成为法兰西科学院的院士,完全是靠着自己的政治地位。

    当然,亲法国一些的媒体也是有的,尤其是那些带着贸易背景的媒体。这些媒体的金主,不是做纺织品出口的,就是作机械进口的。他们都需要“良好的英法关系”。所以它们的声音自然也不一样。

    “我们就波拿巴执政的学术水平的事情采访了剑桥大学的柯恩教授。柯恩教授表示,波拿巴执政的在复变函数方面的研究水平非常高,从他的论文来看,他获得科学院院士的头衔实在是理所当然。

    记者提及,有人认为波拿巴执政的论文存在枪手写作的可能。对此柯恩教授表示,那些满脑子都是阴谋论的家伙的鬼话根本就不值一驳。他说:‘这种人,只要你看他们一眼,你就输给他了。’

    至于有关‘动摇了欧几里得几何’的说法,柯恩教授表示:‘我非常期待能尽快看到新一期的《数学》。我个人估计,很可能是关于第五公设的论文。从希腊时代起,无数的数学家就都在试着将这一公设降格为定理。这是一个延续了几千年的难题了。也许我们的法国同行在这个问题上获得了进展……’”

    结果在这些媒体的炒作或是跟风之下,《数学》的特别刊还没有刊出,热度就已经被成功地抄了起来。

    就在这样的万众瞩目之下,《数学》的特别刊终于刊出了。

    然后,各家报纸立刻就沸腾了起来。

    《科学真理报》首先采访了巴黎大学和巴黎高师的一些著名的学者。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对这篇论文的意义进行了各自的评论。虽然大家的角度不一样,但是大家都承认了这个突破,对于数学的重要性。

    《科学真理报》又刊出了大量的读者来信。这些来信大多表达了对科学的热爱,以及对于这场科学决斗的双方的钦佩之情。

    “波拿巴院长在科学上的敏锐和天赋,以及他严谨细致,求真务实的精神都令人钦佩。他已经是广大热爱科学的年轻人的榜样了。而他的弟弟波拿巴院士,一开始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而在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出现了错误之后,他勇于承认错误,勇于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勇于改正错误的做法,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科学家高尚的品德。”——《科学真理报·读者来信栏目》

    而由《科学真理报》牵头,整个的法国媒体几乎都一致地唱起了拿破仑的赞歌。很多报纸甚至表示:波拿巴院士虽然在科学决斗中输给了哥哥波拿巴院长,证明了你哥哥还是你哥哥。但是波拿巴院士却显得更可爱了。

    而在其他国家,报纸当然不会像法国报纸那样夸拿破仑,因为法国报纸夸拿破仑,也还要依照基本法——啊,是基本的方法来夸。但是外国媒体,他们可不用管这些,他们夸起拿破仑来,甚至都可以让拿破仑自己都脸红了。

    这其实也不奇怪,在后世,某个国家的某些媒体,再夸外国的时候,也一样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什么“霸气小护照”、“良心下水道”、“白送房一套”,什么“贫民窟的尊严”、“油纸包的严谨”、“免费医疗的良心”,把外国的月亮夸得比黑洞都圆。弄得外国人自己看了,还误会你们是在拐着弯讽刺他们呢。

    如今在欧洲的一些国家,一些媒体为了借外讽内,也喜欢乱吹法国。这种媒体,不但意大利有,莱茵联盟有,奥地利也有,普鲁士也有,俄罗斯也有,甚至就连英国人那边也一样有。

    而且英国人那边的情况还非常的特殊。在奥地利和俄罗斯,都是革新派吹法国,吹拿破仑,而守旧派骂法国,骂拿破仑。但是在英国,情况却不太一样。在英国,已经没有了像奥地利、俄罗斯的那种已经远远地落后了一个时代的守旧贵族。

    但是英国人那边有亲法派和反法派。按道理,应该是亲法派夸法国,反法派骂法国,亲法派夸拿破仑,反法派骂拿破仑。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却特别的奇怪,在英国是亲法派和反法派一起夸法国,夸拿破仑。

    亲法派自然不用说了,反法派呢?他们夸什么?他们夸法国人爱国,不像英国,国内有这么多的该死的亲法败类。明明法国人一直都在暗中支持,甚至都不是暗中支持而是明着支持国内的分裂势力了,但是这些该死的英奸,却还为了那么点小钱,就跟着法国人跑。你看看人家法国人,人家拿破仑,什么时候,干过这样不要脸的事情?唉,要是拿破仑是英国人多好,他肯定早就把这些英奸都送上断头台了!(拿破仑表示,这种事情还是让罗伯斯庇尔来效果更好)

    他们还夸拿破仑发展工业,尤其是重工业。绝不像那些尸位素餐的英国官僚,坐视英国的重工业渐渐落后。坐视这些工业越来越失去竞争力。他们的口头禅就是:“要是我们的首相是拿破仑,我们早就对法国货提高关税了。”

    总而言之,他们夸拿破仑是别有用心的。他们夸拿破仑,是为了骂国内的那些和他们利益不一致的人的。他们夸拿破仑,甚至就像辛弃疾夸孙十万。虽然孙十万在战场上被不同的人花样吊着打,但是和我大怂的那些皇帝一比,还真的值得夸一夸,至少人家还敢北伐中原呢。

    当然,这一次,他们又有了夸拿破仑的机会,那就是:“拿破仑犯了错都肯承认,肯改正,但是那些在台上做了那么多错事,祸害了整个英国的那些家伙却不知羞耻。嗯他们还是有一点比拿破仑强的,那就是他们的脸皮比拿破仑厚。”

    于是拿破仑成功地将丧事办成了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