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低维革命 > 第一零七章 死神之邀(待续)
    陆远就这么随意的问着,而在场的人,也没有谁会对这种不礼貌的行为进行呵斥。

    因为这也正是大家都在纳闷的事情。

    佐藤一郎缓缓的将视线转到陆远这边:“我说了,这封信......就是请你们来的原因。”

    “哦?”陆远笑了笑:“这封信?不过这封信上好像并没有提到我们啊,那上面只不过是......”

    说到这,陆远突然的愣住了。

    他莫名其妙这看着那将死的老人,似乎是觉得有点荒唐。

    而在座的其他人,好像是也明白了佐藤一郎的意思。

    难道......

    “没错,我邀请你们来,正是因为这封信上的内容......刺杀、坠杀、砸杀、射杀......”

    他一个一个的,将这封信上的死法全都念了一遍。

    “而杀人的手法......自然是需要【人】的......”

    说着,他苍老的脸上漏出了从开始到现在,唯一的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在放映灯的映照下,显得极其的诡异吓人。

    “刚才我说了,我请了一些僧人,根据他们的诉说,我孙子秀一的这种现象,叫做【魂降】!只有在生前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和不公而死去的人身上才会出现。而这种含冤而死的人,会将愿望写在信上,送到最亲近的人身边,如果这些愿望不被实现的话,那么灵魂就将永世不得超生!”

    这一下,整个宴厅里可就炸开了锅了。

    “什么?!难道你将那些信随机发送给市民们的意思,就是想要找一些人来到这里,挨个的按照信里的内容杀害么?”毛利扯着脖子喊道!

    “是的!”佐藤一郎面无表情的回应着。

    “简直是疯了!你怎么能因为一封来历不明的信,就做出这种事情?!”小兰也嚷到。

    “来历不明?我已经说了,那就是秀一的信。”

    “不可能,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在现实里出现。”

    “好啊,那你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佐藤一郎稍稍的提高了一些声调......虽然已经90岁了,但是那种长年累月堆积起来的气势,在这一瞬间,还是让众人都闭上了嘴。

    “呵,怎么了?只会一味的否定,但是又没有办法给出更加合理的说法,所以被憋得说不出话来了么?”佐藤一郎不屑的望着众人。

    ......

    ......

    “啪!”的一声,目暮警官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人家,我是一名警察,杀人这种事情,是不能随便拿来开玩笑的!如果你真的有这种动机,我现在就可以宣布逮捕你!”他义正言辞的说道。

    “呵,我有没有能力逮捕我,你心里应该有数吧,目暮警官。”他毫不畏惧的望着目暮警官。

    而目暮警官一听这话,也咬了咬牙,然后就不说话了!

    毛利在一旁都有些懵了,他立刻晃了晃目暮的身子。

    “目暮老哥,怎么回事啊?他为什么说你没有能力逮捕他啊?”

    目暮却只是咬着牙,没有回答......

    这时......佐藤一郎开口了。

    “好了,既然目暮警官不想说,那我就替他说吧......我就是现任佐藤财团的主人。”

    “......”众人一脸懵逼,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听过佐藤财团这个名号。

    终于,目暮警官看这事情也包不住了,就只能缓缓的开口......

    “【佐藤财团】......是现今全日本最大的一个超级团体,它所涉猎的范围包括商业,外交,医疗,工业,地产,政治,甚至......黑暗势力。总之,由于涉及的范围太大,所以在有明确证据证明了这个家伙杀了人之前,我是没有办法,只通过他的危险言辞而直接逮捕他的。”

    一听这话,陆远也终于漏出了一副‘老子一猜就是这个调调’的表情。

    其实在日本,甚至是很多国家,这种巨大的财团都是凌驾于普通市民,甚至是政治体系之上的存在。

    他们的名字不被常人所知晓,但是他们却掌握着一个国家的命脉,听起来虽然很扯淡,但是这种集团,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深入了其所在国家的骨髓之中,在每次总统或者当政之人的背后,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简单的来说,这些势力才是真正引导着整个国家走向的人。

    而这个佐藤财团,一听这架势,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从刚刚佐藤一郎的话,还有目暮警官表现出的态度来看......那可不是单纯的‘能否逮捕佐藤一郎’的问题啊。

    其实那就是在告诉众人......今晚,这老头子要是想让这座岛上死几个人的话,谁也阻止不了!

    没办法,有些制度就是这么操蛋

    目暮警官紧紧的攥着拳头,其实他在来到这座岛上之前,也不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不过警界机关已经很多年没有办法接触到这种大财团了,所以警方不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赶紧让目暮受邀来到岛上。

    怎成想,这展开也太出乎人意料了。

    目暮警官顶着大肚子,死死的盯着佐藤一郎。

    “只要有我在,我是不可能让你胡作非为的!”他依然吼道。

    “呵。”佐藤一郎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想要怎么样呢?这座岛上,在两天之内,不会有任何的船只经过,没有人能够离开这里,而且,不论是网络还是讯号,都已经被切断了,你也没有办法联系到外接,所以,你一个连枪都没带的警察能做什么?想掏出你的警官证,拍在我的面前,把我吓得俯首臣称么?”

    “我......!!”

    目暮警官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

    “别以为你们警察的职责是多么高尚!”佐藤一郎皱着眉说道:“你们只是一群拿着我们的钱,然后极力去安慰那些心灵受伤的小市民的工作人员而已。你们一辈子里抓到的坏人,都不如我一句话来的多!你们一辈子拯救的人,甚至都不如我的一个签字!”

    佐藤淡淡的说道,听着让人十分的揪心,但是更加揪心的是,他说的还是事实。

    “我们佐藤家族,为了这个国家付出了多少?你们知道么?!你们只能看到那些在街头巷尾用刀子捅人的混蛋,但是你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饭桌上的鲜血,我们这些人,为了你们嘴里的口粮,死了多少人,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但是......这和今晚的事情没有关系!”目暮喊道:“而且,这些也不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

    “呵呵。”佐藤一郎好像被气乐了:“你当然会这么说,因为只有你所在的层次,和你的眼界,才能让你说出那些自以为很有道理的话来。我不想和你争辩。”

    目暮的话又被憋回去了,他再次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只能是后悔,为什么警局让自己赴宴的时候,不派几个武装直升机跟着自己。

    额.......好吧,如果真的派直升机,那才叫荒唐呢。

    刚想到这,佐藤一郎又开口了。

    “不过,大家也不需要太过于紧张,我之前说了,我的内心中,还是想要寻求一个科学的解释的。”他说道:“所以,我将大家邀请来,不是真的想要动手杀掉大家。其实......大家完全可以将这次赴宴当做一场旅行,这里的一切服务,一切设施,大家都可以随意的使用。”

    “这座岛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诸位有敌意......除了我的孙子【佐藤秀一】之外......”

    “换句话说,如果大家相信自己的科学认知的话,就完全不需要有任何的恐惧,只要开开心心的玩个两天就好。”

    “当然了,如果秀一的怨念是真的,那么......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说不准。”

    “不过,退一步讲,如果秀一的怨念真的发生了,那么.....我愿意为这一切承担责任,目暮警官,你可以逮捕我,我自愿受到法律的制裁。”

    目暮警官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是满脸的尴尬......估计是在想:得了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怎么给你定罪啊,在法律里加上一条【不许帮着鬼魂杀人】么?

    佐藤先生说完,又望向了毛利先生。

    “对了,毛利先生,我的承诺依旧还是算话的,请你帮我解开这一切的原因,不论真的是有什么人在搞鬼,还是真的有【魂降】一说。”

    “哦.....额......哈哈,好吧。”毛利只能回应道。

    这之后,佐藤一郎似乎是为了说明这一切,耗费了很大的体力,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最后,真的麻烦大家来到岛上,来满足我这个老头子最后的任性了,真是对不起,不论事情最后会是怎么样的,你们都将会收到一笔巨款,这是我对大家的歉意。”

    “祝你们玩的开心......”

    说完,那名护士就推着轮椅,带着佐藤先生离开了宴厅。

    同时,整个大厅的灯光也亮了起来,优美的音乐响起,一个个穿着讲究的服务生,托着一道道美味的菜肴,走到了宴厅之中。

    晚宴终于开始了......

    一时之间,诡异的气氛完全散去了,刚刚的那些就好像是一场闹剧一般。

    毛利一家,还有目暮警官似乎都是一脸的尴尬,估计他们都在感叹,有钱人的任性可真是不一般啊,为了一封信,就敢干出这么吓人的事情来。

    不过下一秒,他们的视线就被桌上的美味所吸引,很显然,他们没有人认为那个什么【魂降】会真的发生,毕竟这个世界还是相信科学的嘛。

    而剩余的玩家们,则一个个的都愁眉不展,若有所思......因为从刚才的那段时间的对话来看,这个副本的主要剧情,似乎并不简单。

    除了阿离和陆远两个没心没肺的.......

    “哥,这个好吃哎~”

    “筛卜加蜡~~登喔艳霞粗嗝~”

    陆远满嘴食物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