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 > 第1271章 城主大人,您要挑起内战?
    轻车熟路的走进城主府,内门门前,有两个先天高手在守门。

    看到沈默走进来,其中一人疑惑道:“城主大人,您不是刚刚去围剿那沈默吗?怎么又回来了?”

    沈默脑中回忆着地杰的一举一动,泰然自若道:“既然南帅已经出征,本城主决定还是不奔波了,就在城中静候佳音即可。”

    那守门武者闻言不疑有他,老老实实站在一旁不再多说。

    沈默推开门,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沉声叮嘱道:“去,把北帅给我叫来!我有要事和他相商。”

    “遵命!”

    先前说话的守门武者领命离去。

    沈默又对另一人叮嘱道:“本城主要休息一会,除了北帅,谁也不要打扰我。”

    丢下一句,他大步走进了门。

    这扇门,已经很熟悉了。

    上一次来的时候,差点被他一脚踹碎,现在又一次迈过,沈默心中也是刺激的一塌糊涂。

    地杰不在,这座城不就成了他的后花园么?

    他估摸着,异族武者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会出现在地杰城这个龙潭虎穴之中。

    走出一段距离,沈默看到院子内栽着一颗幼小的树枝,看样子已经成活。

    “青冥树!”

    当看到这青冥树的树枝,沈默眸光一凝,眼里多了几分若有所思。

    他当日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把青冥树连根都给砍了,不可能留下任何树枝。

    这树枝,定然就是从那颗母树上砍下来的。

    这意味着,人族有人又将这树枝送了回来。

    “究竟是谁呢?”

    沈默苦思冥想,当日和他一起闯进地杰城的人,一个一个在他脑海里浮现。

    如果只是叶轻尘等人的话,他估摸估摸,或许还能猜出是谁干的。

    可那天在场的人太多了,像这样的小树枝,几乎人手一个,想要擦好清楚是谁,难度无异于登天

    但可以肯定的是,人族之中,必然有异族人的奸细。

    沈默面上不动声色,悄悄往那已经成活的树枝上扬了一些蚀骨散。

    做好这一切,他拍了拍手,这才舒心了不少。

    正所谓斩草要除根,既然他当日把整棵树就砍了,就不能容许异族人拥有青冥树这种东西存在。

    他要是没机会也就罢了,如今有了机会,说什么也要恶心地杰一下。

    正当他出神间,身后传来北帅的声音。

    “城主大人,您果然回来了?”

    沈默回头挑了挑眉,狐疑道:“你知道我要回来?”

    北帅露出一副志得意满的笑容,点头道:“不错,属下也是猜测。

    方才听闻地魁城主也出城去围剿那沈默了,属下便猜测,您会不会碍于面子,也出去做做样子。

    现在看来,属下的猜测是正确的。”

    沈默听完一愣,旋即淡淡失笑道:“看不出来,你倒是聪明了许多,进步不小啊!”

    北帅腼腆一笑,赶忙道:“都是城主大人栽培的好。”

    沈默就地找了个地方坐下,悠然道:“你猜的不错,地魁那老家伙一根筋,非要自己出手。

    本城主可不效仿他,纵然那沈默有三头六臂,简单派出几人也就将他杀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呢?

    要我说啊,这围剿来围剿去的,根本没什么意思。”

    北帅笑容一僵,小心翼翼道:“城主大人,您昨天不是还说,要号召北域全部力量,将沈默千刀万剐么?”

    “额……这个……”

    沈默尴尬一笑,随口道:“此一时彼一时嘛,本城主自从那一日之后,心境已经不复从前,只是无意间感慨一句罢了。”

    北帅不疑有他,接着希冀的抬头问道:“城主大人,您叫我来所为何事?”

    沈默顿了一下,笑眯眯的问道:“我且问你,咱们城中还有多少武者可以调动?”

    “算上城卫军,还有三千啊。”

    北帅回答完,又挠了挠头道:“城主大人,您怎么连这个也记不起了?”

    沈默一瞪眼睛,“废话,我说的是具体人数。”

    北帅听完连连点头,急忙回答道:“三千一百五十人。”

    “这么多啊!”

    沈默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

    按照他的想法,作为最恨他的惹你,地杰不说让城中武者倾囊而出,至少也应该出动一大半吧。

    现在看来,地杰似乎学聪明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倾囊而出,知道留后手了。

    “看来,暂时不能打矿脉的主意了,要不然八成要被围殴致死。”沈默心下念叨,大脑飞快旋转。

    “你刚才说,地魁也亲自出手了?消息可靠么?”

    北帅灿烂一笑,使劲点了点头,“当然可靠,属下亲眼目送地魁大人从城中离去的,不光如此,地魁大人还派出了足足三位统帅,兵分三路去合围秋凤林。”

    “太好了。”

    沈默目光一眯,眼里掠过一抹杀机,随即意味深长的看向北帅。

    “本城主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城主大人请问!”北帅面色一正,连忙道。

    “我问你!咱们地杰城和地魁城并立多年,究竟谁更强一些?”

    “这……”

    北帅沉思片刻,有些心虚道:“在城主大人的英明带领下,自然是咱们地杰城更强一些。”

    “胡说!”

    沈默忽然怒拍椅子,接着语气放缓了一些,道:“当然了,要是从前,那的确是我们地杰城更强大一些。

    可你也知道,经过上次那件事,我的青冥树没了,连矿脉也被偷去了一大块。

    沈默那个小贼,着实可恨!”

    北帅连忙道:“无论何时何地,城主大人都是我最敬佩的人。”

    “这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需要作出改变了。”沈默淡淡道。

    “什么改变?”北帅一怔。

    沈默痛心疾首道:“昔日我力压地魁一头,他见了我,还叫我一声兄长。

    可自从那一日出了事情,近些日子来,他每逢见我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显然已经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这……”

    北帅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虽然身为堂堂半神强者,但城主之间的关系,却是不敢插手太多。

    沈默目光阴翳,一字一顿道:“既然他地魁想要将我踩在脚下,那本城主为何不能反过来,先让他尝尝难受的滋味呢?”

    此话一出,北帅神色骤变。

    “城主大人,您要挑起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