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帝国败家子 > 第八百八十九章 盛闲,武威!
    听着这话音,王康蓦然一怔,而后回头,只见一个身穿长衫的翩翩公子走了过来。

    他信庭闲步,身穿水墨色衣,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鬓,套在一个精致的白发玉冠之中,有种书生的气质。

    “岚封兄!”

    王康惊喜的开口,原来这来人正是姜岚封。

    这位是他的至交好友,早在阳州时就认识相熟,只不过那时他还未真正表露身份,来到京都后,才是知道。

    王康同龄的朋友不算多,但姜岚封绝对是算一个,其人温文尔雅,善文喜墨,两人算是君子之交。

    他在上京城开设了一家专门为贵族小姐衣服日用的富阳女子会所,就是两人合伙开设。

    回京以来,也有相聚。

    今日没有专门请他,并不是王康不请,也不是忘了,是因为他的身份比较特殊……

    姜岚封并不是自己来的,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外看年纪应该有六旬,但保养的极好,他的真实年纪应该不止六旬,头发虽然全白,但梳就的一丝不勾。

    他皮肤很白,有种富态之感,更有一种难以掩饰的贵气……

    王康眼眸微缩,忙着迎了过去,开口道:“真是罪过罪过,怎么能劳您大驾。”

    “哈哈!”

    “早就听封儿多次提你,我的耳朵都快起茧了,今天就跟着封儿一块过来,你不会不欢迎吧!”

    这人笑着开口,就如同龄家大叔一样,给人一种亲切之感。

    “怎么会呢?”

    “您这位王爷过来,这是多大的荣幸,倒是晚辈唐突,多有怠慢!”

    “哈哈!”

    “什么王爷不王爷的,跟我就不用拘泥这些礼数了。”

    原本这位同姜岚封一块来的,正是他的父亲,也是就是如今赵国二王之中的盛闲王,姜邑!

    盛闲王,也是老赵皇时期的人物,作为皇子时,他没什么追求,也没什么抱负,整日的贪图享乐。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生活态度,他有了比较好的结果,而一直到如今,被封为了盛闲王。

    在王康看来,这才是个高人,也是一个洒脱之人。

    这一点他没想到。

    姜岚封能来,他不意外。

    但没想到这位竟然也会来。

    赵国一公,二王,三武侯。

    这二王可是居中,虽然他是盛闲王,这个封号听起来似乎有些不适,没有武威王来的气派。

    但也是王爷!

    身份自然是非同寻常!

    “盛是盛世,闲是安逸。”

    姜邑开口道:“没有你危难救国,我哪能舒服当的了盛闲王,仅此一点,我也该过来见见你。”

    “王爷缪赞了,快请进府中。”

    “好好。”

    姜岚封笑着道:“康兄,这次你藏的好酒该拿出来了吧,我可跟我父亲一阵吹嘘你这有好酒的。”

    “那是自然!”

    “王爷,王爷。”

    到了这时,其他人才是反应过来,忙得走过来行礼。

    他们都有些愣神。

    怎么也没想到,这位竟然会过来,而且看样子还跟王康关系不错的样子。

    这可是惊呆一众人了。

    王康藏的也太深了,之前从未表露过。

    有这层关系,之前对付吴雍时又何必那么复杂。

    盛闲王虽无实权,但他的地位在这摆着,就是赵皇也得叫声皇叔。

    “哟,来的人可是不少啊。”

    盛闲王没有丝毫王爷的架子,笑着跟每个人打了招呼。

    “王爷。”

    萧栾笑着问候。

    “哎,玉莲也来了。”

    盛闲王好似没有听到一样,走了过去。

    “王叔。”

    “玉莲你可是好久没去找王叔了。”

    两人亲密的交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偏偏漏过了萧栾……

    原本正笑着的萧栾突然滞住,这个真的是有些难堪,其他人也都是一愣,而后会心一笑,跟了上去。

    萧良平低声道:“这……父亲,我们要不回吧!”

    “回什么回,既然来了,就没有回的道理!”

    “可是……”

    “觉得我们有些难堪是吗?”

    在别人没注意的情况下,萧栾面色阴沉,他们今天来当然不是祝贺的,而是显摆的。

    王康你是声名大,是功劳大,但并不得势,现在看来似乎是错了。

    就算是这样,该来的还是会来,不该来的也来了。

    宇文奈来就罢了,连玉莲公主都来了,竟然还有盛闲王。

    而且看来王康跟其子姜岚封交情莫逆,对他也极为的赏识……

    思绪闪过。

    萧栾低声道:“走什么走,就在这待着,等着看好戏!”

    “看好戏?什么好戏?”

    萧良平疑惑的问道。

    “武威王也会来。”

    “什么?”

    萧良平顿时惊道:“连武威王都来给王康庆贺?”

    “庆贺?”

    “他想的美。”

    萧栾冷声道:“那日在吴府,王康强势顶撞,丝毫没把武威王放在眼里,更是说出忤逆之言,你觉得武威王来是干什么?”

    闻言,萧良平立即明白了,武威王能亲自来,必然是找麻烦的。

    以这样的身份,可想而知。

    “你要好好表现!”

    萧栾低声道:“这次吴雍倒台,武侯空缺,你的呼声很高也很有机会,而武威王执掌军机,在这方面有很大的话语权,只要他同意,那基本就差不多!”

    “一但你成为军机大臣,日后被封为武侯是铁板定钉的事,有这样的身份地位,张纤纤还能跑的了么?”

    “我明白了!”

    萧良平点了点头,目光中涌出一片怨毒,盯着王康的背影。

    父子两的交谈很短暂。

    王康回头疑惑道:“萧大人不走吗?”

    然而萧栾根本就没有理会王康,看向了另外一侧,那里有着一架马车走过。

    萧栾眼睛一亮,拉着萧良平走了过去,马车停下,他极为的恭敬,弯腰而又谦卑。

    这让其他人也都疑惑不解。

    是什么人能让萧栾都是如此?

    唯有安宁侯方胤微微一滞,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声道:“这是武威王来了!”

    “什么?武威王?”

    王康面色也有些变化,这是搞什么,他只是想庆祝下两个儿子降生,怎么好像是上早朝一样。

    朝廷实权人物都来了。

    就连武威王也不请自来,他来是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