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界门打开之后 > 第107章 卷二·终章
    夜幕降临,部落里亮起了璀璨灯火。

    一串串发着光的花、果、藤缠绕在林间各处,一朵朵闪着幽光的蘑菇坐在厚厚的草垫子上,将花团锦簇的部落装点得如梦如幻!

    异界人口有限,森原部落的土著总共不过两万多,但此时,聚集在此的人类,怕是不下二十万!

    听到这里有异界的热闹可以凑,只要路途不是特别远的,都乘坐飞禽赶了过来。

    短短一天一夜,这个片区的飞禽全都累得瘫倒在地,连吃食都要人喂进嘴里。

    各路人马热烈响应的结果就是——今夜的森原部落,人山人海!

    颜朱安挤在人群里,想起了春运,想起了解放碑还有外滩跨年……

    “王!王!王!”

    刚把手头的票交给一丛浑身长着毒囊的紫黑色荆棘,换来一粒巴掌大、具有解毒效果的黑色种子,颜朱安心底还在暗爽,就听得远处一阵嘈杂!

    只是瞬间,嘈杂尽去,换做了整整齐齐的欢呼!

    如山呼海啸般,从部落深处,往这边涌来!

    人群挤挤攘攘的,颜朱安不知不觉就与队友们挤散了。

    她个头不算高,若没人帮忙,在这人群里头,怕是什么也看不见。

    见她伸着脖子踮着脚往那瞧,一张小脸儿上满是即将错过热闹的焦急与痛心,那看起来可怕,其实十分温柔的毒囊荆棘竟化出一只手,将她高高托起!

    因惧怕她的尖刺,其他人都不敢往这儿挤,那毒囊荆棘不过把她托了两米,视野就极好了。

    “啊!谢谢你呀!”

    真是意外之喜!

    道过谢后,颜朱安兴奋得脸蛋儿发光,小心翼翼抱住胸前那棵儿臂粗的、毒囊荆棘精灵特意横着伸过来防止她掉下去的大刺,连忙往欢呼声最密集的地方看去!

    这一看,就让她错不开眼了。

    今夜的槐,比起那日在白骨山所见,看起来华丽许多,却失去了初见时那股勃勃生机,还有自由环境下养出来的那种欢喜与洒脱。

    大概,余生漫漫,他再也不会像那天那样,化作一个调皮又讨厌的、犹如人偶一般精致漂亮的小人儿,坐到一个人类女孩儿疾行的自行车把上晃动脚丫子了吧?

    心里突然闷闷的,看向那边的眼里,顿时失去了兴奋。

    他大概不再需要她帮忙传话了。

    释然的同事,又有点失落。

    她不知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这部落里的长老们与华国异能局之前到底谋算了什么,更不想知道自己这颗小棋子在其中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

    反正结果如此,过程就没必要深究了。

    或许是绚烂至极终究会归于平淡,又或许是因为他一直保持着冷眼旁观的高冷脸,那看似素淡的墨绿长袍还有洁白的衣领,明明在灯光下闪着耀眼无比的华丽银光,却显得他整个人沉静至极——如幽谷深潭,深不见底。

    那俊美得好似精灵一般的面容,引得无数人类屏住了呼吸,激动得满脸通红!

    山呼海啸的人潮,在他身下精美王座缓缓浮空而过的时候,立刻息声,激动的人群,连摸一下他王座上垂下的衣摆都不敢!

    随着他慢慢靠近,颜朱安已经能看清他经过打理的银白发丝,还有头上那顶象征着王权的精美花冠,但她心底还是觉得,他披散的长发在荒凉的白骨山中自由飘荡的时候,更为动人……

    转角,挪动,他离她越来越近。

    王座从人群中缓缓飘过,人群如摩西分水,“唰”的一下挤出一条道来。

    不经意间,他的眼神对上了颜朱安隐隐透着难过的双眼。

    在他从她前面过去,只留下一道孤高背影的同时,颜朱安突然听到脑海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叹息:“哎~真是个傻孩子啊!”

    不论在哪里,都是弱肉强食、成王败寇,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在大部分族人以及几乎所有人类眼里,他这次游行,就像状元游街一般,是一件宣扬部落强势的喜事,在他看来,不过是坐在王座之上,没有身处囹圄,也没有明显的桎梏加身罢了。

    终归,成了阶下囚啊!

    只能任由人摆布。

    周围的人都在欢笑,这傻孩子却哭丧着脸,也不知有多少眼睛正在盯着她。

    听得那句语调熟悉至极的意念传音,颜朱安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泪珠突然滚了下来,“啪嗒”一声,落在胸前横着的紫黑色尖刺上。

    到底,她还只是个善良而又感性的普通女孩子啊!

    那美丽得好似谪仙人一般的王,在旁人眼里只是高冷了些,在她眼里,却从头到尾都透着不得已。

    那是命运不由自主的怒火,那是所有抗争都无效的认命,那是心如死灰的绝望……

    见她哭,槐有点诧异!

    这人类女孩儿的感知好敏锐!

    表面继续高冷,槐心思电转间,却有了个好主意。

    嘴角勾起,周围人屏住呼吸两眼冒星星的瞬间,空中突然下起了灵力十足的槐花雨。

    那熟悉的,沁人心脾的香,随着那好似白雪一般的花雨,将所有人笼罩。

    “王的赐福!”

    “感恩!”

    “感恩!”

    ……

    那花雨竟是带着浓浓的灵力!

    周围森原部落的植系精灵猛的窜高一截,除了无法自主修行的颜朱安,其他人类也终于体会到了传说中的“呼吸都涨修为”!

    霎时间,现场犹如热油锅里倒进来一瓢冷水!

    对异界的王毫无敬畏的人类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高呼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那些本地土著大多虔诚的歌颂着这场王之赐福。

    眼看着现场差点失控,暗中注意着此处的长老们立刻安排控场,那王座前行的速度“嗖”的一下加快,很快,就消失在了森原部落防护森严的禁地当中。

    原计划通宵的活动,在入夜后不久突然不顾所有人的怨言提前结束。

    森原部落的战士强硬无比的疏散人群。

    颜朱安跟着人群有序退出,待到回到佣兵旅馆的房间里,想要擦擦挤出来的热汗,才发现,在她手心里,竟握着一粒比豆子大不了多少的种子。

    一颗槐树的种子。

    “好像是之前跟其他人一起伸手去抓那落下的槐花时抓到的?”

    当时情况太混乱,颜朱安自己也记不清了。

    大概有人抓住了花,也有人抓住了种子吧!

    就像那些拉票的植系精灵,不也有人给花,有人给种子吗?

    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刚想扔掉,又想起那独坐在王座上,一点也不开心的槐,颜朱安叹了口气,将这粒种子收进了已经变得很大的灵魂布包里。

    就当是个纪念品吧!

    待到众人回返,其他四人都玩得特别尽兴!颜朱安也就没把自己察觉到的那种伤感情绪再传给他们。

    待到第二天,五人小队开开心心的收拾好行李前往界门,其他人排在队伍里,都在为回家而兴奋不已的时候,颜朱安的目光,却落在了距离界门不远处的那圈木墙之内。

    那是森原部落种着生命神树的禁地。

    比起昨日,那里多了一棵参天的槐。

    一串串洁白花序散发着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让人想起美好的乡间四月。

    在它身边,有另一棵美丽的、比槐树高了无数倍的巨树。

    洁白的树干,洁白的树叶,洁白的果子——据说,那果子里孕育着森原部落的幼崽

    在跨入界门的刹那,颜朱安猛然回首,就见那一串串槐花在清风中轻轻拂动,好似在与她作别。

    颜朱安忍住眼里的酸涩闭上眼,不再回头。

    一个人的一生,将会面临许多责任与选择,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称心如意,迫不得已才是常态啊!

    也许,槐的杯具不在于他生而为王,而在于他生而为王之后,心灵之中却觉醒了对自由的向往。

    在那之后的许多年,颜朱安再未去过森原,但她总是时不时怀念起当初在那里经历过的一切。

    不久之后,听说异能局得到了森原部落赠与的永久性领土,并在那座距离部落不远处的眠山上建立了第一座永久性基地。

    听到这个消息之时,颜朱安掏出眠长老当初送她的那片叶子,叹了口气。

    自那之后,那片不再具有安眠作用、变得好似翡翠一般的小叶子,被她请了珠宝匠人,镶嵌成了一根漂亮的项链,在许多许多年后,在她弥留之际,这根项链作为传家宝传给了孩子。

    再后来,除了听人说起哪里炼金药剂好的时候提起森原,她只偶尔听说过几句,说那里的植系幼崽特别多,又萌又可爱!

    可惜,她总是鼓不起勇气再去一次,去那禁地之外遥遥的看一眼那棵槐树后来怎么样了。

    ——第二卷·槐与怀(责任与选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