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100章呆萌铁匠仵作妻(2)
    一种强烈的愤怒涌上心头。

    准确的说,是仇恨。

    陈溪很少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出现,她马上察觉,这不是她的情绪。

    难道是这身体的原主?

    已经经历过三个世界的陈溪从未遇到过原主还有残留情绪的情况。

    那巨大的仇恨夹杂着深深的哀怨,陈溪的手臂竟不受自己控制,再次抬起来!

    奋力地朝着地上的男人戳去!

    【我滴个乖乖,大大咱不玩儿了啊,走你!】

    剩剩吓得回程321的台词都顾不上念,直接给陈溪送走。

    陈溪手里的刀还是落下去了,在即将碰触到晕厥男人的一瞬间,陈溪凭借她超强的自控不服输的倔强,硬是压住了那股不受控制的冲动,将刀扯偏。

    锋利的刀贴着男人的衣服戳在雪上,陈溪长舒一口气。

    还好,她只是想试探后台,没想戳人玩儿。

    就在陈溪的意识剥离的一瞬间,她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痛苦与不甘。

    刀上倒映流着泪的眼,手上陈年咬痕隐隐作痛,带着罪不可恕女魔头最痛苦的回忆席卷了陈溪。

    再次醒来,已经回到自己家。

    香薰炉里,临走前放置的精油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味道有些类似玫瑰,却比玫瑰少了一丝甜多了些许的酸。

    天竺葵精油可以缓解精神压力平复情绪,码字工的最爱。

    但这号称平复情绪的神器也难以消除那个世界带给陈溪的触动。

    原主那痛苦又不甘的回忆让陈溪沉浸其中。

    仿佛能看到雪地上持刀的恶女,两眼通红,满脸杀意,举起的刀上反出的侧脸,却是一只眼在流泪。

    善良的心被仇恨隔离在孤岛。

    意难平。

    “剩剩,把这本书的原著找出来,我要看。”

    “大大...下架了啊。”

    “嗯,我们去盗版网站搜。”

    剩剩瞠目结舌。

    【大大...你是作者婊吗?】

    当初,是谁义正言辞的让自己有钱就支持正版?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懂?”

    正版如果能订阅的话,那还说啥了?

    不懂...

    但咱也不敢问啊。

    陈溪熬夜了。

    原著比她想的还要出彩。

    文笔是真好。

    能感觉到原著作者有医学功底,写的专业部分值得推敲。

    文也是环环相扣,逻辑合理,人设立得住。

    这样的好书值得花费时间看,陈溪看入迷了。

    她刚开始还以为这书是平行世界的,但搜了下发现竟然跟她处在同一平面,作者笔名轻纱暖月。

    看完最新更新后,意犹未尽,没了。

    这本书正在连载。

    陈溪遗憾。

    这本书是单元回合制,每一个单元都是单独小故事,但所有的单元都离不开轩辕绪这超级大反派的剧情推动。

    大反派撺掇无数小反派制造各种案件搞事情,被女主一一破解,环环相扣,剧情烧脑逻辑严谨,罕见的精品小众书。

    不同于一众网文极力对反派进行降智处理的设定,这本书的超级大反派轩辕绪智商超高,与女主和男主不相上下。

    不分伯仲的斗智斗勇贯穿全文,才有了如此精彩烧脑的剧情。

    陈溪穿过去的节点正是轩辕绪犯事儿的开始。

    按着剧情走,轩辕绪把雪地里的那个男人处理后,又将闻讯而来的俩小厮灭口。

    若无其事地回到家中,继续做她八品小官家的妾室。

    这个八品小官是景州典史,主管当地缉捕和治安,轩辕绪正是利用了他的身份掌握了一手案件侦破进展,屡次不经意地干扰查案。

    在这过程中,轩辕绪又匿名怂恿另外几个嫌疑人,对其他受害者下手。

    那几个嫌疑人没有一个见过轩辕绪,全都被她信鸽操纵着一出出“完美”犯罪。

    幕后大反派轩辕绪就冷眼看这一切。

    如果没有女主的到来,轩辕绪的恶行将会一直进行下去。

    陈溪扰乱了那个世界的剧情,直接自首了,这就造成了两个平行时空两个不同的结局。

    她穿进去的那个世界轩辕绪被问斩了,临死前还喊着“恨天公不公,恨地道不道,只愿化为厉鬼生生扼其喉。”

    喊完后晴天降雷,官府百姓无不愕然。

    就为这当地做了好几场法事。

    与被陈溪搅和的那个空间不同,她所在的现实世界还是按着原著的剧情走。

    最新的更新,英明能干的女主也仅仅是有了一丝怀疑轩辕绪的念头而已。

    看这发展,想要识破这个幕后大反派,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原著里没有写轩辕绪作恶的缘由。

    陈溪却始终记得她回来前那股深深的恨意,还有恨过之后深深的无力。

    刀上倒映出一只红着流泪的眼,深深烙印在心头,挥之不去。

    还有那个轩辕绪传给陈溪记忆里的人影...

    那个人影是轩辕绪的心魔,但长的,却酷似陈溪本人。

    陈溪默默自己的脸,勾起嘴角。

    这真是个迷。

    【大大~好消息呀~因为上一个世界遭遇了突发事件,作为补偿,你不仅能休息半个月,下个世界还可以拥有金手指开局!】

    剩剩喜滋滋地报幕,天上掉个大馅饼,吧唧一下落嘴里,香~

    “我要行使我代言人的特权。”

    【好~】剩剩喜不自胜。

    它那懒货代言人,总算是放弃作死走向正路了。

    “我还要去《二品女仵作》的世界。”

    剩剩的笑容渐渐消失。

    大大这是上瘾了?

    “这次我要换一个玩儿法。不当大反派了。”

    【太好了!】

    “我要当反派她娘!”

    【别闹...】剩剩有气无力,现在换一个宿主来得及不?

    “我的积分换一个电击空间兽的设备够不够?”

    ...

    西祁十年,天上飘着牛毛细雨,通往临河村的路泥泞不堪。

    远处过来一行人。

    最前面几个兵丁打着回避、肃静的牌子,高头大马长睫毛覆上一层水雾,马儿不耐地刨着地。

    马上的楼知县沉着脸看向远方。

    沉重的心思让他愁眉不展,气氛凝重。

    “啊!”

    一声惨叫打破了匆忙赶路的宁静,队伍末端滚过来一个灰球。

    “保护大人!”护从们匆忙抽武器,将楼知县团团围住。

    被惊动的马双蹄腾空,楼知县忙拽紧缰绳,定睛看过去。

    行至下坡,只见那灰球咕噜噜在众人前滚过,咣当一声撞在树上,倒成一个大字型。

    陈溪摊着双臂仰躺在泥地上看细雨纷纷,撞到树的头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