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人鱼的异界餐厅 > 第一一三章 心动和心动(第三根)
    正气门门主抬头一看,顿时就是一惊:“你……您是……田宗主!”

    “对,是我,你没事吧。”田仲影上前去扶他。

    正气门门主受宠若惊:“啊!怎敢怎敢,您怎么会在这里。”

    “哦,我来见一见朋友,顺便吃个饭。”田仲影不知该怎么说才准确,便随口一说。

    “吃饭?!”正气门门主又是一惊,再看了一眼远处漂浮着的大船,心中直打鼓,“田宗主,这船邪门得狠,我劝你还是远离一些的好。”

    他说完,便迫不及待地带着弟子门人跑了。

    再呆着他怕又会自闭。

    他之前说自己是垃圾的事情他可是清清楚楚记得的,想他堂堂一个宗门之主竟然做出如此丢脸之事,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怎么就走了?”田仲影只觉得莫名其妙,乔老板明明人很好,为什么要说他们邪门?

    “算了,不管了,还是先点菜吧。”他回宗门这几天没吃到杜志远的料理,甚是想念,现在一想到马上能再吃到就食指大动。

    另一边,恒天帝在上船之后就四处逛了起来,乔易他们也没管一只猫,只当它是田仲影带来的宠物。

    他走着走着,就听到一阵哭声,于是便停了下来。

    “好像是从下面传来的。”恒天帝分辨了一下,于是便准备从甲板的缝隙中穿过去到船舱里面看看。

    然而当他真正把自己的身体变化成液体时才发现,这船的船体上竟然没有一丝缝隙,木板和木板之间紧密贴合,就好像长在一起一样。

    “这……怪了。”他干脆发动玄技,整只猫化作一团虚影缓缓从甲板上沉了下去。

    进了船舱,他发现前面墙角跟正蹲着一个人在那里哭。

    看穿着似乎是个女孩子,于是他跑过去看了看。

    那个在哭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他,停下哭泣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回眸,恒天帝就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一支箭刺穿了一样:“好、好可爱!”

    看着这梨花带雨的面庞,他觉得自己那颗石化了3000多年的心久违地又跳动了起来。

    “喵~”他决定变回人形,和这个姑娘好好交流一番。

    然而对方却脸色突变,然后忽然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嗯?人呢?”恒天帝一愣,人立而起两只爪子在女孩存在过的地方摸了摸,“刚刚还在的,那么大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嗯?人呢?”忽然,一个发着和他同样疑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恒天帝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白衣美女从走廊拐角朝这边走来。

    这女人也很漂亮,但因为有珠玉在前,恒天帝再看她时也就觉得没那么心动了。

    比起美貌,他更惊讶于这个女人如果不开口,他竟然都察觉不到她的靠近。

    【这个女人不简单。】才想到这里,恒天帝就发现那女人蹲下来伸手朝自己抓来。

    “这里怎么会有一只猫?”

    恒天帝想躲,但是他才一抬腿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就仿佛被蜘蛛网缠住了一样,越动越紧。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把自己抓起来。

    “好肥,这么多肥油,太不健康了。”

    白霞摸了摸橘猫的肚子:“不如把你给烤了。”

    恒天帝闻言一惊,他似乎听田仲影说过类似的话,但当时没怎么在意,结果现在居然真被抓起来当食材了。

    他想大喊“放开我”,结果发现浑身都动不了了,只能瞪着眼珠子任由白霞把他带到了厨房。

    “喂,儿砸,这玩意儿能烤吗?”白霞靠在门框上,晃悠着手里的橘猫对杜志远道。

    又被占了口头便宜的杜志远翻了个白眼,拿着菜刀对着橘猫比划道:“虎鞭、虎骨、虎血可以泡酒,然后皮扒下来可以当地毯,肉的话可以烤可以炸也可以红烧,心肝也可以弄一弄……”

    恒天帝心中又是一惊,没想到自己的本体竟然被看出来了!

    他虽然变化成橘猫的样子,但实际上本体是一只虎、猫混血的神兽,天赋就极擅隐匿。一般只要他自己不显露,很少有人能看出来的,没想到这个厨子只一眼就发现了。

    不过这两人的对话也让恒天帝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是要将他彻底分而食之的节奏啊。

    【放开我!我是脑斧,不能吃!】

    可惜他身上的玄气已经完全停滞,连嘴巴都动不了,更别说发出声音了。

    “杜师傅,这是田宗主他们店的菜,”陶见秋送了菜单进来,结果看到他们两个正对着一只橘猫讨论着,“你们这是干嘛呢?”

    “哦,我刚刚捡到一只肥猫,”白霞道,“你看它脖子上都没有项圈,肯定是只流浪猫,吃得那么肥肯定经常欺负别的小野猫,不如我们把它给炖了吧。”

    “项圈?”陶见秋反正是没听懂,但是看到恒天帝之后一愣,然后道,“这不是田宗主带来的宠物吗?你们可别啊。”

    “老田带来的?”白霞闻言顿时一脸失望,“切,我还以为是只野猫。”

    杜志远吐槽道:“野猫哪里会自己跑到我们船上?你在想桃子。”

    “那算了,”白霞将橘猫甩给了陶见秋,“我还是继续去找小十三吧,真是的,给他做了那么多衣服还没试呢。”

    陶见秋接住恒天帝,仔细查看了一下:“它怎么不动了呢?”

    杜志远伸手点了一下:“那女人的坏习惯,见了什么都是先捆绑起来。”

    恒天帝只觉得身上的束缚突然就断了,原本不受控制的身体终于又可以动了。

    “哈——”他猛吸了一口气,心脏跳得跟刚冲完一样,冲完100米。

    差点以为自己要挂了!这船也太危险了。

    “它肯定被吓坏了,”陶见秋见状道,“我把它还回去。”

    说着还摸了摸橘猫的猫,这柔顺的手感是真的会上瘾,他忍不住又多撸了几把。

    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到后来恒天帝实在受不了,开口道:“喂,小子,你撸够了没?你当这是打手冲呢!快放本帝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