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209章 狩猎开始
    有这样一名疯子在紫队中,凌景盛的压力很大。

    他不担心没多少实力的战士抱着与他同归于尽的心理跟他同归于尽,他可以应付,也能应付。

    他就担心像段州这样的疯子,以不要命的方式给他拼命。

    少尉三星,不计后果,相当可怕。

    “橙队,损失了一名少尉强者,六名普通战士,现在还剩十三人,一名少尉强者。”

    “黄队,损失了五名普通战士,现在还剩十五人,两名少尉强者。”

    “青队,损失了七名普通战士,现在还剩十三人,两名少尉强者。”

    “紫队,目前,只损失了一名普通战士,还剩十九人,两名少尉强者。”

    蓝队的一名战士将他收集来的情报通报出来,至于情报是怎么收集的,他有他们的方式。

    并且他相信这个情报,几乎所有老队伍,只要找准方向,都能收集到。

    淘汰与实时统计,是绿队在做的。

    在挑战赛中,他们各自为队。

    一年的时间里,也就只有这三天是挑战赛。

    身为多次参赛的老兵,有冲着名额去的想法的,自然是会尽一切的可能,去获得胜利。

    “等等,少了一支队伍,红队呢?”凌景盛在分析了他认为对他最有威胁的两支队伍后,敏锐的发现,六支队伍,有一支消失了。

    “据我得来的情报,绿队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是在什么位置消失的?”

    “中心森林。”

    情报收集的士兵也在收集情报的时候没有忘了红队。

    红队,看似最弱的队伍,也从最初乍一眼看上去一名少尉强者也没有。

    全都是新人。

    被公认的只是参与进来陪跑的队伍。

    身为老兵老将,绝不会轻视任何一支队伍,即便是他们可能真的是已经放弃,只是被安排来陪跑,做一个参与的。

    他们都不会忽略掉红队。

    不光蓝队的情报收集中少了红队,其他几支队伍在情报收集中,也少了红队的信息。

    “也就是说,红队,全员还在。”

    凌景盛开始对红队的情况做了一个判断分析,消失,不是真正的消失。他们是藏起来了,躲过绿队的视线,藏起来了。

    还在忠心森林的区域。

    也不一定在忠心森林的区域。

    他们只是躲过了绿队,躲过了情报收集。

    至于他们到底在哪儿,只有他们自己,以及在时间倒计时接近尾声时,可能才会知道。

    即便是他不会轻视红队,目前就其他四支队伍还有的力量而言,他还是会将重心,多放在另外的四支队伍上,在这基础,再加上一些对红队的关注。

    不想轻视,精力也是有限。

    明面儿上的威胁,是更容易让一个人不得不分散注意力在其身上,引起警惕的。

    “按一计划,前行。”

    看了一眼天色,计算着时间,凌景盛给他的战士比划了一下,带着包括他,还剩的十七名战士一起,开始向中心区域进发。

    不止是他,其他小队也都纷纷开始行动起来,向着中心区域逐渐靠拢。

    他们都收到了其他小队没有太多消耗,都还剩有不少战士的情报。

    至于类似紫队这样的强队,为了以防在最后的时刻被突击抽手不及,从而将已经“内定”的名额,拱手让人。

    他们不会允许这样的失误。

    所以,他们会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以前,主动发起对其他小队的围剿,只有将他们彻底的淘汰,才能真正的安心。

    “队伍三分,从淘汰的方向判断,另外四支队伍的所在,应该是在他们的大本营,先放蓝队,我们三分的队伍,往橙黄青三支队伍通向中心森林的必经口去埋伏,我带三个人,你们俩,分别带六个人。”段州也在听完情报汇报后,做出了分析。

    他不在乎红队的存在。

    他甚至是不在乎任何一队的存在,他对他自己,对整个小队有着绝对信心。

    他已经连续送了两年队伍中的成员去阳辉学院。

    他不在乎自己能不能给去阳辉学院,他的一生,都已经奉献给了照夜军团。

    不管是去阳辉学院深造,还是送人去阳辉学院,都是在为照夜军团出力。

    送人去,保证他们精英营的人能够获得名额,不光可以让他们营彻底傲立于其他精英营之上,他也喜欢在这种丛林生存赛中掌握主动的感觉。

    在这里,他就好像是这里的主宰,所有的一切,都得看他愿不愿意。

    他听说在阳辉学院中,汇聚的,是来自五大军团的超天赋学员,而他的天赋,在外面是可以算作妖孽,可只要一进入那里,他的天赋将普通的再普通不过。

    在外面,他是骄傲的。

    他不愿意去里面变得平凡。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送人进去,被他送进去的战友会一辈子记着他。

    他还能再参加两年,今年,他会继续送他的战友进去,到最后一年,他再考虑让自己进去。

    “狩猎,开始。”

    段州来到了黄队的必经之路,恰巧看到了黄队出来探路的两名战士,比了个手势,让三名战友分撒开布设陷阱,只身一人向着那两名战士冲了过去。

    “段!”

    两名探路战士看到来人,还没来得及大声将他的名字报出给后面,段州便让他们俩无法再喊出他的名字。

    段州退到一旁,隐藏起来。

    两名绿队裁决兵将“尸体”悄悄带走。

    “就不信你们不出来。”

    段州依靠在依靠树的背后,打算就守株待兔了,若是黄队还有想要争夺名额的心思,就一定会冲出来搏一把。

    果不其然,安静了半个时辰的黄队,为了更早一点突破进入中心森林,好进入中心森林再做一些准备的他们,分成两支小队冲了出来,一支是敢死队,硬是冲着段州躲藏的位置来的,他们是抱着要与段州同归于尽的心思冲来的。

    另外一支,相反方向,而恰好,是段州另外三名战友的所在位置。

    “来了啊?”

    段州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抱着双臂,手中没有任何武器的看着冲来的黄队几人,轻蔑道。

    “段州,稍微三星而已,你再厉害,你只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