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普渡 > 第179章 我佛慈悲
    曹雄要疯了。

    他本是江湖武林中人,在江湖上打滚厮混了许多年,得了个金环二郎的混号,却是个不入流的。

    偏偏他心比天高,一心想往上爬。

    正好赶上朝廷想要对江湖武林伸手,大肆延揽江湖中人,才得到机会投身朝廷。

    他虽文武不就,却心机深沉,城府极深。

    精心钻营之下,终于让他爬上了六扇门主事之位,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这次主持武林会盟之事。

    本以为能通过这次机会,将手伸进各大门派,进而掌控整个江湖武林,让曾经看不起他的人,都知道金环二郎之名。

    却没想到,被天龙帮搅了会盟。

    虽然天龙帮被会盟的门派打退,却把大半会盟之人都给废了。

    这些江湖门派又直接迁怒到发起会盟的朝廷身上。

    但朝廷毕竟是朝廷,江湖门派虽不服管教,终究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做什么,自然只能迁怒他这个主事了。

    江湖人忌惮朝廷,可他区区一个六扇门主事,在他们眼中,也仍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

    然后他就被这些人囚禁起来。

    好不容易逃出去,求得虎符,调来三千燕云铁骑,正可趁机将这些高高在上的江湖门派给一网打尽。

    先是救过他的一阳子要和他作对,又是个莫名其妙的高人一支竹笛就阻得他不得寸进。

    现在又来一个?

    真当我曹雄是吃素的,谁来都能踩一脚?

    “是谁?”

    “到底是谁?给我滚出来!”

    曹雄抬头四顾,狂吼着,想要找出那个敢阻他行事、扫他面子的该死东西。

    那声佛号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根本无迹可寻。

    “世间怨深难平,红尘劫起刀兵,骨血积如山海,道孽业何茫茫?”

    一个平和的声音盖过了震天的喊杀声,内中蕴含的祥和慈悲让正在厮杀之人,忍不住缓下手中刀兵,恍恍惚惚间就停了下来。

    “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滚出来!”

    曹雄此人也不知是心志了得,还是执迷太深,微微一个恍神,就挣脱了心中升起的一丝淡淡悔意,神情狰狞地吼叫着。

    “阿弥陀佛……”

    一声清晰可闻的佛号再次响起。

    曹雄总算听出那声音的来源,猛地转过头,狰狞的面色却是一滞,双腿一软,几乎就要跪下。

    却见一朵金黄祥云从天而降,一个和尚端立云上,袈裟如雪飘抚,俊秀出尘不似凡人,满目祥和慈悲。

    “阿……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我佛慈悲!”

    原本的营房残垣中,那看着门下弟子不断惨死的老和尚,几乎是热泪盈眶地挣扎着爬了起来,对着半空中的白衣和尚大礼参拜。

    一言止刀兵杀劫,身驾祥云从天降。

    这副景象在他眼中,根本是真佛临凡。

    是我佛听到了他的虔诚,降临凡尘,救众生脱离苦海。

    “我佛慈悲!”

    在场之中的江湖武林中人,可有不少僧尼。

    老和尚这位少林方丈的下拜,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数百僧尼齐齐下拜,脸色激动狂热。

    不止是因绝境重生,更因亲眼见证了半生信仰。

    佛,真的存在!

    在场之人,或激动、或惊疑、或呆滞,连心硬如铁的燕云铁骑也都纷纷下马,不敢再动手。

    只有一人跳脱如旧。

    “哇!三藏大师,你成仙了呀!”

    马君武见到从天而降的陈亦,满脸兴奋和好奇地蹦了出来。

    “……”

    陈亦真想掀开这个人的头盖骨,看看里面的构造。

    现在是什么气氛看不出来吗?

    “大胆!一阳子,你这徒弟怎敢如此亵渎我佛!”

    少林的那位白胡子老方丈此时正用屁股后撅,头从地上抬起的奇怪姿势,浑身颤抖地在一阳指和马君武身上来回指着。

    一阳子虽然不是很信什么神佛,但眼前这一幕实在惊世骇俗,他也不敢冒犯,闻言不由喝道:“君武!不许胡闹,快回来!”

    “不是啊,师父,这是三藏大师,我认识的!呐呐,高人也认识啊。”

    “回来!”

    “诸位施主不必如此。”

    陈亦已经开口:“小僧法号三藏,只是区区凡人,与诸位大师同是我佛座下弟子,非是我佛,诸位都请起吧。”

    老和尚微微一怔,随即恍然。

    是了,听闻佛陀化身无数,降临大千,普渡慈航,舟济众生。

    这三藏大师必定就是佛陀化身!

    至于凡人?

    呵呵,你见过哪个凡人能驾祥云?

    自以为了然的老方丈,嘴角含笑,暗自点头。

    既然我佛不欲以真身示人,我也不能点破。

    如此也好,红尘化身,更好就近参拜供奉。

    若能随侍在侧,沾染佛光,岂非大善?

    老和尚心下大喜。

    他虽身在江湖,事佛之心倒是真诚,倒不是想得到什么好处,只想时时沐浴佛光罢了。

    自以为想通了的老和尚,恭谨一拜:“老僧……谨遵三藏大师之命。”

    然后才颤颤巍巍地爬起身,尽管虚弱无力,仍然坚持着躬着背,一张老脸仍旧用一种恭谨中带着孺幕的神情看着陈亦……

    “谨遵三藏大师之命!”

    其余僧尼见此,也有样学样。

    陈亦看着老和尚的表情,有点发麻……

    所以他并没愿意用这种方式出场。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里的事情发展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他所知的“剧情”里,曹雄这个人身边只带着所谓的燕云十八骑。

    区区十几个人罢了,能翻起什么风浪?

    别说有可能随后赶来的天下第一奇人蓝海萍,只一个白云飞就能镇住所有人。

    没想到到了这里,燕云十八骑变成了三千燕云铁骑……

    只怪他自己太相信所谓的剧情。

    他要不这样出场,也难以震慑这些杀红了眼的家伙。

    要消弥这场杀劫,非得他亲自动手,为了震慑,必定要有杀伤。

    这就更不是他愿意的了。

    索性无视了这些狂热的视线,望向已经面色惨白的曹雄。

    “曹雄,你为一己之私,擅起刀兵,枉造这许多杀孽,岂不惧轮回之时,入那无间之狱,永受业火焚身之苦,不得出期?”

    曹雄本为陈亦的出场方式惊惧不已,起不了半分抗拒之心。

    此时听了陈亦的话,却反而心中升浓浓的愤恨不甘。

    竟忘了恐惧,神情扭曲地狂笑:“杀孽?哈哈哈哈!笑话,真是笑话!这里的人,哪一个和我不一样?”

    “你若是佛,怎不睁眼看看,这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不是满手血腥,一身血债?他们杀的人,才是真正的尸山血海,我才杀多少人?连这个小小的山坳都填不满!到底是谁该下地狱!啊!?”

    “我杀人,他们也杀人,凭什么他们就高高在上?就因为他们是高手,是掌门吗?”

    “哈哈哈哈,佛?原来所谓的佛也和人没什么两样,都是有眼无珠,不辨是非,只看清贫贵贱,我呸!”

    看着他癫狂的模样,在场之人都是一阵寂静,目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人怕不是疯了?

    竟敢如此当面亵渎?

    “你你……你这孽障,怎敢……怎敢……”

    老和尚白胡子乱颤,浑身发抖指着他,气得话都说不出全了。

    “我呸!”

    这一声呸却不是曹雄发出,而是一个大胡子。

    大胡子中毒颇深,本在地上闭目调息,就连刚才燕云铁骑杀进来也不敢动弹,强运内力死死压住毒血。

    此时却是狠狠啐了一口,在弟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环眼圆睁,指着曹雄破口大骂:

    “狗贼!你也配和老子比?”

    “今日就算圣僧当面,老子也不怕告诉你,老子一生杀人无数,却从来都是杀该杀之人,杀得光明正大,杀得问心无愧!就算要老子死后下地狱,永不超生,老子这一辈子也值了!”

    “你敢不敢当着老子的面说一句你问心无愧?说你光明正大?若你敢说一句,老子立马给你跪地嗑头请罪!”

    大胡子看着脸色惨白,眼中却闪烁着阴沉目光的曹雄,冷笑一声:“嘿,你算什么东西?阴沟里的老鼠,屎堆里的臭虫,见不得人的东西,也配和老子相提并论?呸!”

    “……”

    众人看着大胡子破口大骂,都有点口舌干燥。

    “阿弥陀佛,上官掌门光明磊落,老僧佩服。”

    老和尚叹息一声,又向陈亦下拜:“三藏大师慈悲,弟子虽从未杀生,只是弟子确是身在江湖,门下弟子众多,或有不肖,也有故旧亲朋未绝,依仗弟子之名,也有作恶,或受弟子牵扯,多有死伤,弟子难辞其咎,弟子也甘愿受那因果之报。”

    “……”

    陈亦内心一阵无语。

    我就想善个后,顺便装个比就走,你们这么戏多,要我怎么办?

    剧本很难编的,不要这么为难某人好不好?

    “唉,阿弥陀佛……”

    “红尘如毒,众生皆孽。我心为舟,渡济尘寰。”

    陈亦发出叹息,念出习惯性的口号:“度脱众生出红尘苦海,是小僧之愿,但……”

    嗯?!

    陈亦话刚到一半,心里突然颤了一颤……

    这个灰幕又搞什么妖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