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还傻愣着干什么?没看这孩子打人了,还不快将人抓起来!”胡医生趁机喊了一嗓子,对着胖保安使了个眼色。

    胖保安之前挨了徐旭几拳头,早就憋着一口怨气了,这会眼神一狠,带头冲了过去,不过目标却是床上不能动弹的徐荣昌。

    走廊原本就狭窄,双方一打起来,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高医生,小心!”方棠一把抓住愣神的高医生,胖保安的拳头差一点就砸到高医生的脸上。

    高医生根本没想到胖保安他们真的敢动手,走廊里还有病人在,骨科的病人要是磕了碰了,估计都要重新做手术。

    邋遢大叔的战斗力太强,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胖保安四人和后来过来的几个保安都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了,半点没伤到走廊里的病人和家属。

    “你们简直无法无天!”马副院长铁青着老脸怒斥着,可看着邋遢大叔那碗口大的拳头,原本暴怒的火焰蹭一下熄灭了。

    心慌之下,马副院长脚步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却踩到躺地上的胖保安,身体一个踉跄啪一声摔地上了。

    被一脚踩到了两腿之间的胖保安同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双手捂着伤处,痛的佝偻了身体。

    之前见势不妙的时候他立刻就装死躺在了地上,而马副院长这里自然最安全,可胖保安哪里想到会这么倒霉。

    噗嗤一声,也不知是谁先笑出声来,走廊里顿时是哄笑声一片。

    “马院长,您老没事吧?”胡医生赶忙将地上的马副院长给搀扶起来,阴毒的眼神看向高医生,这一次姓高的要倒大霉了。

    刚站直了身体,尾椎骨一阵阵的痛着,马副院长暴怒的嘶吼着,“你们……你们都给我滚出医院!”徐荣昌和高医生都成了他迁怒的对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众人回头一看,却见是柳院长和医院几个领导过来了。

    看着闹哄哄的走廊,总是笑眯眯的柳院长面色一沉,视线从众人身上掠过,“这里是医院!都跟我去会议室!”

    几分钟之后,会议室。

    徐旭留在走廊里照顾徐荣昌,方棠和邋遢大叔过来了,高医生还没有开口,胡医生抢先一步的说了起来,“院长,事情是这样的……”

    胡医生虽然医术不怎么样,可颠倒是非的能力却极强,上下嘴皮子一碰,所有责任都推出去了:徐旭仗着自己未成年,动手打保安,邋遢大叔更是为虎作伥。

    总结起来方棠几人留在医院,那就是随时能拿刀砍了医护人员的危险分子。!

    “哼,我看高医生被捧得高了,不将我这个副院长放眼里了,公然违反医院规定不说,这接收的病人更像是恶霸混混!”阴阳怪气的责难声响起,马副院长揉了一下摔疼的屁股,满是皱纹的老脸更黑了。

    胖保安几人更是坐在一旁痛苦的叫唤着,其他人只是皮肉痛,唯独胖保安被踩狠了,要不是胡医生让他必须过来,胖保安这会早就先看病了,这要是被踩成太监了,他后悔都来不及了。

    打架斗殴一般都是责任五五分的处理,双方都动手了,责任平摊最省事,否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现在最麻烦的是马副院长揪着高医生不放。

    “高医生必须为这件事负责!”马副院长面色阴森的补了一句。

    看着装腔作势的胡医生和胖保安几人,柳院长老神在在的开口:“这事是医院和病人家属之间的冲突,高医生不是主要责任。”

    在座其他人认同的点了点头,开除高医生有点小题大做了。

    “不开除也行,下一次医院会议高医生必须当众检讨,而且今年年底的评优,高医生没有资格参加!”马副院长换了个要求,略显得混浊的老眼阴沉的盯着柳院长。

    他们俩斗了十几年了,马副院长一直落了下风,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要扳回一局。

    “我看要开除的不是高医生,而是胡克林!”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却见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青年走了进来,神态清冷而高傲。

    贺景元目光扫过全场,镜片后的锐利目光最后落在脸色一变的胡医生身上,“我亲自安排的病房,胡克林你好的胆子,就因为六万六的红包,连我定下的病房都敢抢!”

    “贺少,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胡医生面色苍白,站起身的身体都瑟瑟发抖着,他如果知道那病房是贺少预定的,别说曾老板给的六万六的红包,就是六十六万他也不敢那!

    医疗体系在十年前进行了大改革,之后各地的医院都属于公建民营的性质,双方互相监督,服务上来了,治疗费和药费也下来了。

    虽然贺景元和贺家关系恶劣,不过贺家主为了弥补这个儿子,在知道贺景元对医学有兴趣,所以贺景元十八岁之后,贺家主就将医院的股份都转移到了贺景元名下。

    根本不理会吓得魂飞魄散的胡医生,贺景元看向方棠和邋遢大叔,虽然还是那高冷的姿态,不过眼神却温和多了,“方小姐。”

    “贺教授。”方棠站起身来打了招呼。

    “柳院长,这事交给你处理,红包原封不动的退回去。”贺景元这几年没有参与医院的管理,但不管是贺景元的身份还是他在医疗界的声誉和地位,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觑他。

    完了!胡医生一屁股跌坐第椅子上,他很清楚即使马副院长也保不住自己,而被牵累的马副院长此时恨不能咬死胡医生,又怎么可能给他说话。

    下午五点。

    徐荣昌重新住回了单人病房,下午也做了好几个检查,排队什么的都省了。

    贺景元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检查报告,骨头恢复的不错,但损伤太严重,想要痊愈根本不可能,日后手脚能动都困难。

    “贺教授,我爸的情况?”徐旭紧张的问道,视线扫过病床上已经睡下的徐荣昌。

    下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徐荣昌现在的身体比普通病人还要弱三分。

    贺景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抬眼看着紧绷不安的徐旭,“有点棘手,不过能治。”

    听到这话的徐旭表情一松,还有点红肿的脸上露出明亮的笑,“谢谢贺教授。”

    方棠看了一眼淡定自若的贺景元,蒋韶搴并没有和贺教授明说,他应该不知道该怎么医治徐指挥吧?

    镜片后的目光微微一凛,贺景元若有所思的收回视线,医治徐哥属于机密,大少并没有告诉自己,但小棠明显是知道。

    “师哥,徐指挥这边还要再做几个检查……”贺景元和高医生低声讨论起徐荣昌的情况,不管怎么治疗,总得等身体机能恢复一些。

    半个小时之后,贺景元看了一眼时间,“我在balt moon订了位置给你们接风。”

    “小棠,你和贺教授过去就可以了,我留在这边看着徐指挥。”邋遢大叔回了一句,晚上还安排了两个检查,徐旭太小了,邋遢大叔有点不放心。

    “常叔,我留下来就行了。”徐旭赶忙开口,年轻的脸上有几分尴尬,中午自己留下来了,结果闹成这样。

    邋遢大叔哈哈一笑,一手拍着徐旭的肩膀,“主要是我对西餐没兴趣,那牛排鹅肝什么的,我一个人能吃个七八人的份,关键还得穿正装,我吃个饭还管我穿什么,瞎折腾。”

    贺景元嘴角抽了抽,就邋遢大叔这不修边幅的模样,还有他洪亮的嗓门,不像是吃西餐更像是去踢馆子打架的。

    看着敬谢不敏的邋遢大叔,方棠看向贺景元道:“要不我们换一家?”

    邋遢大叔不喜欢这些高档正式的场合,方棠倒无所谓,虽然会有些的约束,但她一贯不在意外人的眼光。

    “不用,你们去吃,小棠你以后经常要去这些地方吃饭,现在先适应适应,真吃不饱半路回来再买个宵夜。”邋遢大叔嘿嘿一笑,不管是西餐厅还是那些宴会,食物就是摆出来给人看的。

    “明儿我们去火锅店。”贺景元回了一句,他从蒋韶搴那里知道方棠喜欢吃虾,而balt moon的招牌菜就是芝士烤虾,这才特意订下了这家米其林三星的餐厅。

    balt moon餐厅。

    侍应生态度殷勤的迎了过来,“两位客人这边请。”

    一进门,悠扬的钢琴声传了过来,餐厅已经有不少客人在用餐了,偶尔低声交谈两句,听着音乐,享受着美食。

    “古莒的尸体我已经进行了初步化验。”贺景元低声和方棠说了起来,“他生前的确服用过药液,而且时间可能很长……”

    方棠明白的点了点头,“他的修为很诡异,虽然是先天中期,更像是被药液灌出来的。”

    这么优雅的餐厅,方棠和贺景元却凑一起却讨论起尸体来,也幸好晚餐还没有端上来,否则这么重口味的交谈一般人估计真吃不下去。

    另一边的四人桌坐着是年轻的两男两女。

    “阿行,那是你哥?”戴眼镜的年轻人低声说了一句,贺景元气质太过于高冷,一看就是知识分子,和他们这些纨绔完全不同。

    我哥?贺行怔了一下,第一反应以为是他哥贺慎,抬眼一看,脸刷的一下阴沉下来,“贺景元?”

    “不是说你哥和付小五订婚了?”陈超满脸的八卦之色,虽然隔着有点远,餐厅灯光也不明亮,不过和贺景元吃饭的这姑娘明显是生面孔。

    贺行和陈超是发小,十几岁开始这两人就开始找女朋友了,平均一个月换一个,说实话上京这些家族的姑娘他们都认识。

    当然那些身份贵重的,好比蒋家、明家、秦家这些一品家族的千金,他们自然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心,不过都在上京,也都见过。

    不提付家小五,贺行还没什么,可一想到贺景元竟然敢背着付小五和其他女人吃饭,贺行脸上的火气蹭一下冒了出来,付媛媛是他大姨的小女儿,在付家行五,所以他们这些人喜欢喊付小五。

    “阿行,你冷静一点!”一看贺行满脸怒火的要动手,陈超赶忙将人拉住了,低声道:“说不定是误会,也没听说你哥谈恋爱了。”

    “这事你别管,我妈为了他劳心劳力,他竟然敢这么对待小五!”贺行是个混不吝的,但他对家里人却是极好,付小五是他表妹,还轮不到贺景元欺负!

    安静的西餐厅有点动静用餐的客人自然都察觉到了,贺景元冷眼看着气势汹汹的贺行,慢条斯理的继续用餐。

    “贺景元!”三两下冲了过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贺行脸上的怒意毫不掩饰,“你竟然背着小五在外面偷吃!”

    手中的餐刀动作精准的将白嫩的龙虾肉剔了出来,贺景元叉起一块虾肉放到口中慢慢的品尝着,高傲疏离的姿态和气急败坏的贺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被贺景元这无视的动作给激怒了,贺行暴吼一声,“吃你妈的吃!”

    话音落下的瞬间猛地将餐桌给掀翻了。

    方棠看着暴怒的贺行,年轻的脸上满是怒火,眉眼都是戾气,死死的盯着贺景元,好似是在看生死仇敌。

    “小棠,抱歉了,贺家的狗没拴好,一会我们换一家吃。”贺景元微微一笑的对着方棠道歉,而扭头看向贺行的眼神却冰冷的掉渣,“再有下一次,我剁掉你这双狗爪子。”

    贺行原本就怒火中烧了,这会听到贺景元这么侮辱自己,整个人都气的炸起来了。

    “阿行,你冷静一点。”一看贺行抡着拳头要动手,陈超赶忙将他给抓住了,尴尬的对着贺景元道:“景元哥,抱歉了,阿行喝多了,有点不冷静。”

    因为陈超和贺行是发小,所以他也清楚贺家的事,贺景元和贺家主关系恶劣那是真的,不管是贺家主生辰还是春节,贺景元都从不回贺家。

    所以一度谣传贺家日后的继承人是贺慎,也就是贺行的大哥,今年才二十三岁,但贺慎绝对是个天才,他小学就开始跳级,二十岁就拿到了双硕士学位,如今在贺家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贺景元母亲早逝,他母亲所在的景家因此和贺家成了死敌,连带的都不待见同样姓贺的贺景元,据说到如今景家都不承认有这个外甥,自然不可能帮着贺景元争夺贺家。

    可上个月,白家备受宠爱的纨绔白千帆开车撞了贺景元,连白家都以为送上了赔礼,这事就过去了,毕竟贺景元虽然是贺家长子,可一个离家都快二十年的长子,在贺家的地位估计连旁系都不如。

    但跌破人眼镜的是,不但总卫队这边给贺景元出头了,贺家主甚至开始打压白家的产业,甚至公开表态日后贺家的家主就是贺景元。

    白家知道大事不妙,那些交好贺慎的人更是悔不当初,贺景元一旦成为贺家家主,那他们人即使不被贺景元收拾,日后也绝对不可能继续和贺家合作下去。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陈超对贺景元的态度才会这样恭敬,毕竟他和贺行都是纨绔,贺景元日后是贺家家主,双方的地位完全不对等。

    “放心吧,人不会和畜生计较。”贺景元声音不急不缓的响起,话语里的嘲讽却是毫不掩饰,明显就是不将贺行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放在眼里。

    方棠看着攻击性十足的贺景元,原本她以为贺教授是高知分子,性格冷淡,只对专业领域有兴趣,却没想到贺景元嘴巴这么毒。

    “你敢骂我?”贺行身材高大,猛地一个用力就挣脱了陈超的双手,猛地一拳头向着贺景元挥了过去。

    虽然是总卫队的文职人员,可贺景元当年也是跟着蒋韶搴一起接受训练的,当然,比起封掣他们,贺景元的身手也就是能自保,他毕竟不是武者,不过对付贺行这个纨绔却足够了。

    动作精准的抓住了贺行的拳头,贺景元清俊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猛地一扭,贺行痛的一声惨叫,手骨脱臼了,没有人比一个医生更了解人体的构造。

    贺行别看还在上大学,但这些年在外面没少惹是生非,所以现在的贺夫人派了四个保镖保护贺行,都在暗中跟着,所以这会保镖从外面匆匆赶了过来。

    为首的保镖眉头一皱的怒喝,“放开二少!”

    其他三个保镖也戒备起来,若不是贺景元还抓着贺行,估计三人就动手了。

    猛地一个用力将贺行推了过去,贺景元回身从旁边的空餐桌上拿过毛巾擦了擦手。

    看着四个保镖,贺景元意味深长的开口:“拿着贺家的工资,却对我大呼小叫的,看来是不想干了。”

    为首的保镖检查了一下贺行的手,还好只是脱臼了,猛地一推,贺行又痛的一声惨叫,不过手腕骨倒是接上了。

    “给我动手,出了事我担着!”贺行面容狰狞的怒吼起来,虽然右手腕隐隐作痛,可人却再次对着贺景元冲了过去。

    “阿行,这是你大哥!”陈超手忙脚乱的再次将暴怒的贺行给抓住了,他这话是故意点明贺景元的身份,否则这四个保镖只怕真要动手了。

    身为贺家的保镖,他们自然知道贺家还有一个大少爷,只是听说和家主关系恶劣,很多年都没有踏进贺家的家门一步。

    但这段时间,贺家私下里都在传家主要将贺家交给大少爷,所以听到陈超这话,刚要动手的四个保镖立刻停下了动作,不管传言是真是假,可对方是贺家的人,他们身为保镖自然不敢动手。

    “你们的工资可是我妈给的,我命令你们立刻动手,否则你们都给我滚出贺家!”贺行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对贺景元更是痛恨三分。

    当然,这愤怒里更多的是不甘,在上京谁不称他大哥是个天才,认为他们贺家后继有人!而他母亲更是贴心的照顾父亲,打理贺家的家务事,处理二叔三叔那些找上门的小情人和诸多私生子。

    可一想到贺家主要将贺家留给贺景元,贺行嫉妒的几乎要杀人,难道就因为他妈是第二人贺夫人?可婚内出轨的人是他爸,凭什么将小三这个恶名要让他妈来背负!他哥凭什么要给贺景元这杂种让路!凭什么!

    可惜不管贺行怎么怒吼怎么威胁,四个保镖都没动手。

    “行了,不要大呼小叫了,贺家的名声都被你给丢尽了。”贺景元勾着嘴角冰冷冷的笑着,镜片后的目光更是透着冷意和不屑,对着四个保镖开口道:“将你们贺少爷带回去吧,顺带带一句话给贺家主,既然生了儿子就多管教管教,别在大庭广众下乱吠,打扰了其他人。”

    看着言辞刻薄而犀利的贺景元,陈超眼角抽了抽,几乎不敢看贺行的模样,阿行最痛恨的就是贺景元这个大哥,如今却被这样打脸。

    贺行被保镖给禁锢住了,动弹不了下,他阴森森的声音里充满了杀气,“贺景元,有种你今晚上弄死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还有你身边这个贱人!”

    陈超同情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方棠,原本还想这姑娘够倒霉的,原本还有希望嫁给贺景元成为贺家当家主母,可现在被阿行给盯上了,以阿行的暴脾气,他绝对会动手将人给毁了。

    可定睛一看,餐厅柔和的灯光下,方棠神色平静的站在一旁,面对贺行那狰狞可怕的怒吼声,方棠眼神都不曾波动一下,完全不将贺行的威胁放在眼里。

    “贺行,你有种再说一遍!”贺景元半眯着眼,原本高冷的神色此刻却转为了危险。

    贺行知道贺家上上下下的人明着是不敢对贺景元动手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可能是贺家的家主,更重要的是他是总卫队的人,谁敢动总卫队的人,那几乎是找死!

    所以此刻,贺行将阴狠的视线锁住了方棠,看着她和贺景元如出一辙的淡漠表情,不由多了几分迁怒和痛恨。

    “贺景元,你听好了。”贺行怒极反笑气着,视线盯着方棠一字一字的开口:“有本事你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这个贱人,否则我一定会将人给带走,然后送去专门的地方好好调教给几年,到时候一定会将成果一字不漏的汇报给你!”

    贺景元看着并没有生气,可却是脚步走上前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大放厥词的贺行,眼中透着让人不解的同情。

    “怎么着?我贺行说到做到!”贺行高昂着头,一脸的桀骜,他动不了贺景元,难道还动不了他身边的女人吗?“这个贱人我……”

    啪的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了起来,贺景元手指修长而白皙,一嘴巴直接甩在了贺行的脸上,也将他没说完的话给打断了,“你敢动手,我保管你死无全尸!”

    “你他妈的敢打我?”贺行被打蒙了,旁边四个保镖和陈超也傻眼了。

    这些年,贺景元从不会贺家,而他在研究所工作,所以也没时间和贺家人来往,也许偶尔会碰到,但双方几乎是井水不犯河水,贺景元也没有表现出多少对贺家的敌意,所以众人根本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贺行动手。

    “你敢说我就敢打!”贺景元冷声笑着,姿态极其高傲,根本不将贺行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放在眼里,或许整个贺家他都不放在眼里。

    贺行脸上火辣辣的痛着,比起疼痛,更多的还是这份屈辱,此刻,贺行火气也上来,“老子就要是对这个贱人动……”

    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响了起来。

    “贺景元,老子弄不死这个贱人,我他妈的……”

    啪,贺景元动手没有半点留手,挨了三巴掌,贺行的脸一下子红肿起来,嘴角也裂开的流着鲜血。

    旁边的陈超和四个保镖总算回过神来,赶忙的将歇斯底里的贺行往旁边拉了拉,唯恐他继续挑衅,然后又被贺景元给打了。

    “这?”看着贺行脸上清晰的巴掌印,陈超吞了吞口水,他从不知道贺景元竟然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说打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