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拜见君子 > 第188章 镇守万里长亭
    葬山书院上空黑雾滚滚。
    一只巨大无比的黑手,夹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的气息,凶猛地朝紫红如火般的铜山拍去。
    虽然安修的铜山铁壁,被誉为第一防御神通。
    但是,对于鬼王级别的恐怖存在,亦不过如纸糊般,一巴掌就能够拍碎了。
    在黑手即将要拍碎铜山时,一道恐怖的身影从远方而来。
    轰——
    一道白色飞射而来,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似化为一张巨大无比的白纸般。那可撕裂层层空间的黑手,拍在白纸上,如同拍在牢不可破的铁山上般,白纸纹丝不动。
    “游巡王,可是要毁我葬山书院?!”
    一个呵斥声冷冷传,便见葬山书院的上空,出现一个须眉发皆白的魁梧老者,身上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正是大义宫之大义主。
    孟夫子。
    “大义主可出此言?”
    游巡王收回黑手,对着大义主冷冷道:“我何时要毁葬山书院了?虽然我幽都乃是阴魂,却不会像某些人那般,会无故毁他人之物,害他人之命。”
    “修,拜见大义主。”
    安修撤掉铜山铁壁,一步步踏空而上。
    大仁主对安修点点头,便对游巡王道:“游巡王,此乃葬山书院,还是回你幽都吧。”
    “只要交出封青岩,吾立即回幽都。”
    游巡王道。
    “我教中弟子犯错,自有我教来处罚,就无需游巡王了。”大义主道,身上迸发出浩浩荡荡的浩然气息。
    “大义主,莫要欺人太甚了。”
    游巡王沉着脸道。
    “欺人太甚?”
    大义主冷哼,冷冷道:“是谁欺人太甚?明知封青岩乃我教三斗圣才,更是名满天下的三鼎君子,却要置于死地!难道我儒教不知?天下人不知?倘若不是汝幽都要置我门下弟子于死地,会引下圣道法则?这是汝幽都自找的,哼!”
    “大义主莫要信口雌黄!”
    游巡王自然不会承认,道:“封青岩乃是我幽都之罪人,更是天下之罪人,今日我必定要带走,谁亦拦不了。即使汝,亦不行!”
    “游巡王,莫要以为联合其他人,便可压得了我儒教。”大义主身上迸发出恐怖的气息,眼睛中如射出电光般,道:“莫要痴心妄想了。”
    “封青岩何在。”
    大义主没有理会游巡王,转身道。
    “弟子在。”
    这时,封青岩从百花谷里走出来,朝天空上的魁梧老者行礼,道:“葬山书院学子封青岩,拜见大义主。”
    大义主点点头,打量一下便道:“虽然幽都之行,错不在于你,但亦因你而对幽都造成一定的损失,因而教主罚你前往万里长亭,镇守黄泉鬼地,十年不得南下一步,可有异议?”
    “弟子没有。”
    封青岩有些意义,想不到只是罚十年。
    其他人听到,皆松了口气,特别是书院的教谕,这个处罚真不算什么。虽然是十年不得南下,但是万里长亭里,不知有多少的儒教的弟子,况且还有大义主亲自坐镇……
    “哈哈,十年?”
    游巡王怒极而笑,质问道:“大义主,这便是汝儒教的处罚?放出恶鬼,只是罚其镇守万里长亭十年?”
    “不错,这便是我儒教的处罚,可有异议?”
    大义主道。
    “既然如此,便让汝见见我幽都的威力!”游巡王冷冷声,随之朝大义主攻击上去。
    “来得好!”
    大义主迎身而上。
    而在此时,书院的不少学子往百花谷涌来,如牧雨、周昌、颜山、赫连山等。
    “诸位,好久不见了。”
    封青岩微笑道,接着一礼,“让诸位担心了。”
    “封兄没事便好。”
    周昌微笑道。
    “封兄,此事错不在于你,而是在于幽都,在于他人。”赫连山叹息道,对其他教派实在太过失望了。
    “师兄。”
    牧雨走上来,道:“雨愿陪师兄北上,镇守黄泉鬼地。”
    众人一听,皆愣了一下。
    封青岩摇摇头,道:“犯错的是我,何须女郎跟着青岩受罪?”
    尽管封青岩依然认为自已没有错,但是摧毁了幽都城,以及灭掉数百万的阴兵,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是他早已经知道的结果。
    不过他没有想到,教主只是罚他镇守黄泉鬼地十年。
    这个处罚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此时有大义主挡住,游巡王根本就拿封青岩没有办法,不由怒道:“封青岩毁我幽都,即使去了天涯海角,吾幽都亦不会放过,此事不会如此罢休!”
    “你试试?”
    大义主冷冷道。
    两道恐怖的身影,不断在天空上碰撞,迸发出令人惊叹的力量,见到无数的空间在破碎。
    但是,葬山书院却不受丝毫的波及。
    “封青岩立即收拾行囊,随吾前往万里长亭。”天空上,大义主道,再次拦下朝封青岩冲去的游巡王。
    而众人听到,不由再次松了口气。
    倘若由大义主亲自护送,那么幽都根本就拿封青岩没有办法……
    封青岩闻言,朝众人一礼,便立即回甲字院收拾行囊,不过是换洗的衣物,以及书籍而已。
    片刻后,封青岩便收拾好。
    这时,安修出现在甲字院,周昌、牧雨、赫连山等学子连忙行礼,安修点点头后便对封青岩道:“功课不可落下,吾会随时北上检查功课。”
    “弟子不会。”
    封青岩道,接着对众人道:“诸位,十年后再见。”
    “封兄,无需十年,三年后,吾等便可再见。”周昌不由一笑道,“凡是书院弟子,三年后必定北上镇守万里长亭,镇守黄泉鬼地一两年。”
    “不错。”
    有人点点头。
    “已经不用三年了,只需两年余便可再见。”赫连山道。
    封青岩愣了一下便大笑,道:“那两余年后再见,各位莫要被我拉得太远了。”
    “封兄太小看吾等了。”
    周昌笑道。
    “不错,封兄莫要小看吾等,三年后,吾等必定是文士,甚至是文师。”有学子高声道。
    “诸位再见!”
    封青岩见到甲字院,涌来越来越多的学子,一礼道。
    “走吧。”
    安修看了看天空道。
    “哈哈,封兄难道忘了我?”
    这时,子雅琴走出甲字院道,早已经收拾好行囊,“封兄先去,吾随后。”
    “子雅兄这是?”
    封青岩有些诧异,子雅琴跟着万里长亭干什么?
    “虽然我子雅琴,走遍了大半个周天下,但还没有去过万里长亭,还没有见识过黄泉鬼地,自然少不走一趟,不过是顺路而已。”
    子雅琴微笑道。
    封青岩没有多说什么。
    “封兄,一路平安。”
    “君子,一路平安。”
    在封青岩走出甲字院时,不少学子朝他招手道。
    这时,封青岩背着六品琴,手中提着一个行囊跟在安修身后,眨眼间便走出书院,朝极北之而去。
    虽然说,由大义主亲自护送,但是现在大义主被游巡王缠住。
    根本就无法脱身,只好由安修亲自护送一段路。
    安修一步跨过山岳,一步跨过大河。
    封青岩见次惊叹不已。
    “心中可是怪我儒教,无法保护好你?”
    安修一边走一边问。
    “没有。”
    封青岩微笑道,心里的确没有半点怨恨或责怪,“只是处罚十年,已经让弟子十分意见了。这段时间来,我儒教怕是承受不小的压力,才能够让我前往万里长亭,只是镇守十年黄泉鬼地……”
    安修点点头,便道:“你可知,墨法两教,为何要置你于死地?”
    “弟子不知。”
    封青岩摇摇头,虽然心中有所猜测,但是并没有答案。
    “圣术《坐而论道》的第三式,为天地有正气。”安修淡淡道,“因而,他们不愿再见到我儒教,出一位大贤……”
    “他们就认定我他日必成大贤?”
    封青岩有些诧异,想不到墨法两教如此看得起他。
    “未开文宫,便为名满天下的三鼎君子,开文宫便为七品文才,自然可为大贤。”
    安修微笑道。
    不仅是墨法两教如此认为,就连安修,以及大仁主,大义主,甚至是教主,皆如此认为。
    要不然,儒教为何要保下封青岩?
    因为封青岩他日必定是大贤。
    这是一位大贤,哪个教派不眼红?不妒忌?倘若有机会,自然会不惜一切毁去……
    即使是儒教,倘然有这种机会,恐怕亦会落井下石。
    “到了万里长亭,莫要急着斩杀恶鬼,你现在毕竟是文才境。”安修道,“先读书,再斩杀恶鬼,境界越高,力量越强,斩杀的恶鬼便越多,不用急于一时。”
    “弟子知道。”
    封青岩道。
    而在此时,安修脸色微微一变,便停下来了。
    封青岩疑惑之时,便看到前方的山头上,有一黑衣老者盘坐于石头上,似乎化为一个巨大的刑狱般,拦住了安修的去路。
    不论安修如何走,皆是无法走出刑狱。
    那刑狱如同泥潭般,甚至让人渐渐深陷下去……
    “安修见过商先生。”
    安修一礼。
    “人人皆称安知守,乃是大儒之下第一人,不出十年必成大儒,有大贤之才。”那黑衣老者眯着眼睛道,“今日一见,果然是名副其实。”
    “商先生过誉了。”
    安修微笑道。
    “留下他,你走吧。”
    那黑衣老者瞥了一眼封青岩道。
    “商先生亦要拦路?”安修一笑道,“不知何时,连法家大贤,亦做了那拦路抢劫的山贼?”
    “老匹夫!”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天空上传来,便见一个魁梧的身影从天而隆,正是大义主。但是,在大义主的身后,死死缠着一道恐怖的黑影,正是幽都的游巡王。
    大义主还是无法摆脱游巡王。
    而在此时,在另一座山头走出头戴斗笠,短衣草鞋,背着的大剑的壮汉。
    “哈哈——”
    此时大义主大笑不已,道:“想不到汝等亦来了。”
    “大义主何必呢?”
    那背着大剑的壮汉摇摇头道,接着打量封青岩。
    一个小小的文才境,竟然搅得天下大动,连大贤级别的恐怖存在,都出了数位之多……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是放出恶鬼,皆是大罪。”那壮汉瞥了一眼封青岩后,便看向大义主,“该由我圣殿审问,定罪,再交给幽都……”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黑衣老者冷冷道,身上弥漫着诡异的气息,使得天地四周似化为刑狱般。
    “哈哈——”
    大义主狂笑不已,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道:“休想!”
    轰隆隆——
    两道身影掠向大义主,一道掠向封青岩。
    安修立即使出铜山铁壁,但是瞬间就被攻破了,让安修无可奈何。在黑衣老者,欲要抓住封青岩时,一道恐怖的身影射来,怒道:“住手!”
    前来者,乃是大仁主,瞬间便拦下黑衣老者。
    这时,安修趁机带走封青岩。
    而大仁主和大义主联手,生生拦下游巡王,背剑壮汉和黑衣老者,让他们无法脱身去追。
    而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
    皆有些超出了各派各教的控制,让场面变得有些不可收拾起来,特别是儒教的硬撑,以及墨法两教的出手……为了一个小小文才境,竟然连大贤级别都大打出手,让四大教主都看不下去了。
    而且,在各教派的推波助澜之下,对封青岩越来越不利了。
    虽然儒教亦在挽救,但是……
    在安修带着封青岩,还没有走到百万长亭时,便被圣殿之人拦下来。封青岩摧毁幽都城,灭掉百万阴兵之事,是否影响了恶鬼道,由四教和十大派来审问……
    封青岩不禁有些无奈,也有些无语。
    安修面对这种情况,亦只能等待圣殿的审问了,便亲自带着封青岩上到圣殿。
    而圣殿上。
    云台中。
    此时,站已经站满各教各派之人,甚至连幽都的鬼王,以及一些鬼伯,亦在云台外,似乎在等待圣殿的审问。
    “封青岩汝乃天下之罪人!”
    当封青岩刚上到云台,云台中便有不知是哪教派的年轻人,大喊起来。
    “放出恶鬼,人人得而诛之!”
    “封青岩,倘若汝还有半点良心,便皆以死谢罪!”
    “汝可知,因汝摧毁幽都城,幽都不愿再镇守恶鬼道?不管谁对谁错,为了大局,自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