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拜见君子 > 第125章 鬼伯娶亲(求推荐票)
    蜀道上阴风阵阵,弥漫着阴森而恐怖的气息。

    方圆数里内的鸟兽鱼虫,皆不敢动弹半分,生怕触怒了幽都鬼差,惹来杀身之祸。

    这时牛妖、女鬼等,见到似拿着锁链扑上来的阴冷影子,顿时惶恐得连连后退躲避。

    封青岩站着不动,皱着眉头看着冲上来的阴兵。

    他身后的鬼门又浮现了。

    一时之间,蜀道上更加阴冷可怕了,甚至让幽都的鬼差都愕然不已,疑惑看着四周的黑暗。

    “找死!”

    子雅琴则勃然大怒起来。

    他伸手往胸前一扫,虚空中便瞬间凝出七弦琴,右手猛然拂出。

    一串串凌厉的音刃迸射而出,散发着令人灵魂颤抖的恐怖气息。但是,如雨般射出的音刃,却扑了个空,让他愣了愣,阴兵呢?

    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跑了?

    子雅琴紧皱着眉头,扫视四周的黑暗,并没有发现阴兵的影子,似乎幽都鬼差真的跑了。他再次确认就冷哼一声,散去身前的七弦琴,冷冷道:“想不到跑得如此快,竟然连我的音刃也追不上。”

    “的确挺快的。”

    这时封青岩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他没有想到背后的鬼门,灭阴兵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快到让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阴兵就没了。

    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子雅琴也没有觉察到端倪。

    他左手无力扶着额头,满脸的无奈,这怎么办?

    倘若进入了幽都城,身后的鬼门还是如此,走到哪里,鬼门就灭到哪里,该怎么办?

    他陪子雅琴来幽都是求人的,不是来灭门的。

    虽然不知为何,心里不喜幽都,甚至有莫名的敌意,但是人家并非所有人都招惹你,也并非所有的鬼差都十恶不赦……

    封青岩想到此就满脸的愁容。

    内心越来越好奇和疑惑,为何鬼门一见幽都鬼差就要灭掉?明面上,是幽都鬼差冲撞了他。

    但实际情况呢?

    的确是这样。

    但,为何呢?

    为何幽都鬼差冲撞了他,鬼门就要灭了它呢?

    难道大家就不能坐下来讲道理吗?

    他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他心中不解。

    难道鬼门和幽都天生就是敌人?

    鬼门是他从前世的世界带来,若要在这方世界立足,的确需要把幽都灭掉才行。

    一山不容二虎。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说得通。

    此时,封青岩有些诧异起来,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他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

    “哼,算他们走运!”

    子雅琴的怒火依然未消。

    实在想不到幽都的鬼差,比传闻中还要嚣张跋扈,接着他就叹息一声,摇摇头道:“一叶落知天下秋,这去幽都怕是……”

    “不过是几个小鬼而已,一概而论。”

    封青岩沉默片刻道。

    “希望如此吧。”

    子雅琴有些失落道,面朝悬崖坐了下来。

    青牛、女鬼等见幽都鬼差走了,终于松口气,但还不时警惕盯着四周,以防幽都鬼差悄然而至。

    这时,九歌悄悄靠过来,低声问:“先生?”

    “没事,不用担心。”

    封青岩有些明白九歌的意思,就拍了拍他的脑袋道。虽然九歌并没有见到,但是他猜测到了。

    一夜再无事发生。

    天色刚亮时,封青岩就寻了一处山峰,面朝东方而诵诗。

    在险峻的蜀道上,又快赶慢赶数天,终于到了天下有名的蜀中要塞剑门关。

    因其山峭壁中断,两崖相,如门之辟,如剑之植,故名剑门。只见剑门山两侧,群峰雄伟,山势险峻,壁立千仞,穷地之险,极路之峻。

    此为扼入蜀的咽喉。

    由于它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牛车驶在上面令人心惊胆战,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风吹下万丈深渊。

    “此便是大名鼎鼎的剑门关楼。”

    在牛车驶至剑门关前时,封青岩、子雅琴走下牛车远远观看,见到雄伟的关楼上,有不少气质不凡的白衣背剑青年。

    远远看着如若一柄出鞘的利剑般。

    “这些便是剑阁的弟子。”

    子雅琴打量白衣背剑青年道。

    “这些剑阁的弟子,看着倒是不凡。”封青岩有些诧异,接着感叹道:“此处真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啊。”

    “传闻剑门关由蜀国和剑国共同镇守,看来的确如此了。”

    子雅琴点点头,一边走一边道:“入剑门关后,有两条路,一是向南,是入蜀;二是向西,是入剑国。”

    “不过入剑国,在大剑山和小剑山之间,有一条上百里长的栈道。群峰如剑,连山耸立,削壁中断如门,形成天然要塞,且由剑阁的弟子镇守,根本无法闯……”

    “传闻剑国人人习剑,人人乃武者,若不是急着去幽都,真想到剑国看看……”

    子雅琴说着剑国的一些传闻。

    封青岩同样好奇不已,想不到周天下还有不修圣道,只修武道的剑国……

    一阵后,封青岩和子雅琴便排队入关。

    “子雅君艺?”

    “封三鼎?”

    在过关时,封青岩和子雅琴之名,立即轰动整座剑门关。

    即使是一向自持高傲的剑阁弟子,亦跑来围观,对封青岩和子雅琴两人指指点点。

    不过亦有剑阁弟子不屑一顾。

    其实,这是封青岩和子雅琴有意为之,让人知道他们来蜀了。

    入关后便一路向南而去。

    剑门南是一片开阔的坡地,两边临溪,一边靠山,与剑门关遥遥相望。向南行,走翠云廊林荫大道,只见翠云廊古柏参天,尤为茂密,隐隐有人烟……

    走着走着,便迷路了。

    这让封青岩等人实在无语。

    从葬山行至蜀中,至少有三四万里,不见迷路,但刚刚入蜀就迷路了。

    “天色快黑了,还是寻个地方休息一晚。”

    封青岩道。

    “先生,前面有个村子,吾等可以去投宿。”九歌道。

    “子雅兄如何?”

    “好。”

    片刻后,牛车便来到一个不小的村子,村民的穿着和周天下相差不算大。

    因有牛车的到来,不少村民探头围观。

    “敢问老丈,可否借宿一晚?”

    封青岩走到隐隐为首的老人前行礼道。

    疑似为族老的老人,持着拐杖打量着封青岩等人,摇摇头道:“汝等还是走吧,今晚最不要在此投宿……”

    “为何?”

    封青岩诧异问。

    “走吧,走吧。”

    老人摇摇头,挥手道。

    “不好,夭夭小娘子跑了。”

    有人跑来焦急喊道。

    村民闻言大惊,顿时慌张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