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拜见君子 > 第094章 一言问住天下人(求推荐票)
    谷中。

    雾气很快就散去。

    封青岩静坐一阵后,便将六品琴小心装回琴囊中,斜背在身后。

    此琴为周天下最为普遍的夫尼式,琴首为常见的方首,琴颈、肩处内收一斜下的圆弧,腰部内收一方条。

    除此之外,别有变化。

    整体简洁大方,弧度有圆有方,颇具儒家处世之道。

    传言此形制为至圣夫尼所制,因而世人称为夫尼式,为周天下流传最广,使用最普遍的两种形制之一。

    夫尼式七弦琴,造型简洁朴素,声音清雅纯正。

    且音域宽广,余音悠远。

    一直深受琴者喜爱。

    这时封青岩打量山谷,发现谷中环境清幽,又远离人烟,就打算日后在此练琴,不怕被人打扰到。

    片刻后,便让九歌送他回去。

    这时的九歌,一身鲜艳的大红袍,还涂上厚厚的胭脂水粉,显得艳丽而妖娆,如同风尘女子般。

    小小年纪,却是一身风尘俗气。

    “九歌,你这身装扮太过艳红俗气了。”

    回到木屋后,封青岩实在有些忍不住了,道:“淡雅些不好?你这是跟谁学的?”

    “可是九歌喜欢……”

    九歌顿时耸拉着脑袋说。

    “……你喜欢就好。”

    封青岩沉默一下说,他不能连穿衣打扮也要管上。

    这时,他把六品琴从琴囊中取出,放于价值不菲的琴盒中,并小心挂在墙上便去洗漱。

    “郎君,早膳来了。”

    不久,木屋外传来陈娘子的恭敬喊声。

    封青岩用完早膳就来到讲经堂,待经课结束便来到藏书楼,查阅关于鬼商和《招魂》的文献。

    可惜藏书楼中,关于两者的记载不多。

    “传言圣曲《招魂》共有九段,每段又分为九节……”

    藏书楼中,封青岩放下琴谱思索起来,努力去回忆自己为何会对《招魂》有熟悉感。

    或许是因自己听过。

    他的记忆,始于出现在葬山山顶的那一刻,但从出现在葬山到子雅琴来到亳城前几天,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听说过《招魂》。

    那么熟悉感,有可能来自前世。

    更有可能,是来自自己醒来的那一刻……

    但从黑暗中醒来,到出现在葬山的那一段记忆,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十分好奇。

    醒来,招魂……

    这时,封青岩的身子微微一颤,难道自己就是因为《招魂》而醒来?

    可是,又是谁在为自己弹奏《招魂》?

    他想到出现在葬山那一刻,恶鬼披麻跪拜……

    难道是恶鬼?

    他立即否定,恶鬼怎么可能懂得《招魂》?且,恶鬼披麻跪拜,明明就是恶意满满的送葬……

    他摇摇头便离开藏书楼。

    “九歌,你可知我是如何出现葬山?”

    封青岩回到木屋就询问九歌,可惜九歌不知道,让他颇有些失望。夜间让九歌送他到葬山顶,一站便是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现。

    眨眼间数天过去了。

    封青岩渐渐陷于《招魂》之中,整个人变得有些魂不守舍。

    “青岩,身体可是有不适?”

    在诗经堂上,老教谕见封青岩一连几天,皆是浑浑噩噩,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忍不住出声询问。

    这几天来,众学子也发现封三鼎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但他们以为封三鼎是在悟道,便没有太过在意。

    “身体倒是没有不适。”

    封青岩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陷入这种诡异的状态,想要清醒过来,却无法清醒过来。

    “先生可知招魂?”

    他迟疑一下问。

    “天下十大圣曲之招魂,谁人不知?但已经失传了。”老教谕愣了一下,便道:“你是在为公子琴寻找圣曲招魂?怕是……”

    毕竟公子琴花了大代价,用了十年时间,也没有寻到。

    “吾知已失传。”

    封青岩点点头,迟疑一下便道:“但吾总感觉,圣曲招魂并没有真正失传,而是以某种吾等不知的形式,一直存在于天地之间。”

    “以某种形式存在于天地间?”

    老教谕顿时怔住。

    讲经堂里的学子,亦被封青岩的话问住,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此种情况。

    十大圣曲皆蕴藏着神秘的伟力,说不定还真如此呢?

    “先生,有没有存在此种可能?”

    牧雨压制着内心的激动,充满期待问着老教谕。

    天下琴者,谁不期待失传的圣曲,能够重现世间?且,不少琴者一直在为此努力……

    “天下无不可能。”

    老教谕被问住了,思索一阵便道,“但吾无法给出确切的解答,这需要诸位去寻找答案。”

    “以某种形式存在于天地间……”

    众学子皆思索起来。

    当经课结束后,封青岩的话立即传遍整座书院,且所有人都被问住了。

    学子:“先生,封三鼎之言,可谓真?”

    教谕:“吾无法解答。”

    学子:“先生,封三鼎之言,可谓真?”

    教习:“吾无法解答。”

    学子:“先生,封三鼎之言……”

    教谕:“吾无法解答。”

    学子:“先生……”

    教习:“吾无法解答。”

    一天之间,书院所有的教谕和教习,都被学子问了一遍又一遍,似乎就是为了听那一句“吾无法解答”。

    学子的恶趣味,教谕和教习自然知道,但偏偏又无法回答出来。

    “先生……”

    书院中,刚有学子向教谕请教问题。

    “吾无法解答。”

    在学子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时,教谕就扔下一句话不见了。

    “哈哈,所有先生都被封三鼎一言问住了。”这时有学子忍不住大笑,难得见到书院的先生被学子难住。

    众教谕聚在一起,皆是无奈苦笑。

    他们还真被问住了。

    “院主,青岩之言可有理?”

    老教谕跑去问院主。

    “有理。”

    安修早已经听闻,亦思索过此问题。

    “那圣曲招魂,真有可能以某种形式,存在于天地之间?”老教谕蹙着眉头问,他内心比较认可,却无法证实。

    “吾,无法解答。”

    安修沉吟一下道,虽然他认可,但一样无法证实。

    封青岩之言迅速传向八十书院,皆问住了书院的先生以及学子,以及引发他们来自灵魂的深思。

    不管是认可,还不认可,皆需要论证。

    不久后,又传向天下。

    于是封青岩之言,又问住天下人……

    在百花谷里,子雅琴听到封青岩之言后,整个人无法控制颤抖起来,嘴里喃着:“招魂并没有真正失传,而是以某种吾等不知的形式,一直存在于天地之间……”

    ……

    欢迎诸位加入君子企鹅群:739-75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