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拜见君子 > 第069章 天降乱石(求推荐票)
    漆黑的风雪夜里。

    低沉而诡异的哭丧,从四面八方响起,密麻得令人头皮发麻。

    此时,刘凌、朱雁等学子,头皮就阵阵发麻,一股寒气从足底直蹿脑门,让人心中骇然。

    诡异的黑暗中,一双双邪恶的眼睛,盯得他们心中发慌。

    刘凌和朱雁持着的火把,竟然有些颤抖起来。

    恶鬼太多了。

    他们没有想到,出师如此的不利,一出场就被数百上千,甚至更多的恶鬼包围了。

    “牧雨持琴镇前方,方忘持琴守后方。”

    赫连山脸色大变后,很快就冷静下来,立即开始布置,下令道:“速弹奏战曲《大雨》,以琴音之刃斩杀恶鬼。”

    牧雨和方忘没有多言,立即一前一后盘坐下来。

    他们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双手迅速拨弄琴弦。

    铮铮——

    蓦然间。

    铮铮有如铁戈之声的琴音响起,充满杀伐气息。

    这时,封青岩只见从牧雨指间发出的琴音,猛然化为一片片白光般的锋利刀刃,如雨般朝前方黑暗中的恶鬼飞射而去。

    噗噗——

    诡异的黑暗,掩没了白光音刃。

    封青岩看不见前方发生了什么,但听到音刃发出如穿透血肉般的声音。

    “啊啊——”

    有恶鬼痛苦怒吼。

    琴音急速凌厉,杀气腾腾。

    一片片如白光般的音刃,如同光雨般极速朝前面的黑暗射去,不知穿透了多少的恶鬼。

    此乃琴者的绝技之一,琴音化刃,杀伤力十分恐怖。

    现在牧雨和方忘所弹奏的,乃是名满天下的战曲《大雨》。此曲旋律急速、激昂,充满戈矛杀伐的战斗气息,令人惊心动魄,杀伤力十分恐怖……

    倘若此曲由琴君演奏,琴音则如滂沱大雨落满整个天地。

    恐怖音刃斩杀一切,让大地寸草不留。

    但它有个非常致命的缺点,就是在战场敌我不分……

    赫连山让牧雨和方忘弹奏《大雨》,主要是他们二人的境界,还达不到大雨滂沱的境界。

    且,只要小心些,还不至于伤到己方。

    最主要的,还是威力巨大。

    战曲《大雨》乃是低品琴士,最主要的攻击手段,可一曲走天下……

    此时铮铮琴声响,特别是牧雨展示出来的威力,让虞渊、梅兰等人大为震惊,恐怕连文士亦无法挡下。

    这琴音太恐怖了,前方有一片片恶鬼倒下。

    “嗷——”

    有恶鬼愤怒咆哮。

    但瞬间就被无数的音刃肢解。

    “戎韬、颜山汝二人,以棋盘、纸上谈兵镇守左侧。”

    赫连山站着不动,目光凝视着前方,脸色越来越凝重,又道:“虞渊、傅林、梅兰汝三人,以书画乱石镇守右侧。”

    “棋盘化地!”

    戎韬走到左侧,大喝一声就盘坐下,随之将背着的棋盘射出。

    棋盘迅速放大,似乎与前方的大地融为一体,出现纵横各十九条线段,将大地分成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使天地间弥漫着一股神秘的伟力。

    恶鬼欲要从左侧冲上来,只有三个办法。

    一,在棋盘上击败戎韬。

    二,以力直接踏烂棋盘。

    三,隔着棋盘击杀戎韬。

    这时,戎韬杀气腾腾,眼里燃烧起浓浓的战意,食指和中指从精美的棋罐里,夹出一枚洁白如玉般的白子。

    咻——

    右手一弹,白子飞射出去,落在边角的一个点上。

    轰隆隆——

    一道狼烟从他身后升起,散发着金戈铁马的杀伐气息。

    而棋盘上大雾横,刚落下的那枚白子蓦然活过来,化为一支杀气腾腾的白袍战兵。

    “杀——”

    白袍战兵持戈呐喊,身上散漫着浓烈的杀气。

    此时,一枚枚白子飞落在大地上,化为一片片战意高昂的白袍战兵,似形成铜墙铁壁般,挡住了欲要冲上来的恶鬼。

    不少恶鬼冲上棋盘,但一一被白袍战兵斩杀。

    亦有不少战兵,死在恶鬼的利爪下。

    虽然倒下的战兵越来越多,但是他们一步不退,死死守住脚下的战阵。

    对于白袍战兵来说,退即是死!

    随着倒下的战兵越来越,戎韬的脸色有些发白起来,已经满头冷汗了。恶鬼进攻得太快了,让他无法使棋子连成一片,不断被恶鬼蚕食“气”。

    战兵无“气”则死,有“气”则生。

    他为八品棋士,所化的战兵乃是八品战兵,亦不是相当于六品战兵的恶鬼的对手……

    但他眼里的战意更浓了,心中如同燃烧起一团烈火。

    颜山站在一旁,暂时没有出手。

    而右侧,虞渊、梅兰和傅林三人,脸色亦十分凝重,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文房四宝。

    梅兰就地迅速作画,速度快到让人看不到。

    这时,封青岩看见是一片片乱墨,暂时看不出什么。

    轰轰——

    正在他奇怪时,就见一块块石头从天下砸落。

    “啊——”

    数只冲上来的狰狞恶鬼,顿时被一块块三尺余大的石头砸倒,接着又有一片乱石从夜空上砸落。

    那数只恶鬼,怕是被砸成肉酱了。

    乱石落地后,就慢慢淡化。

    虞渊和傅林则写下“乱石”二字,只见有朵朵的白花从笔下生出……

    笔下生花,乃是入品的标志。

    “落!”

    虞渊写完大喝一声。

    此时只见夜空上,又传来阵阵的轰隆乱石声。

    封青岩抬头,又见到一片片三尺余大的石头,从夜空中极速砸下来,威力似乎变得更大了。

    噗——

    恶鬼纷纷被砸成肉酱。

    此乃画士的绝技之一,天降乱石。

    它与琴道战曲《大雨》般,同样是名闻天下,乃是画士的主要攻击手段之一。

    倘若由画君作《天降乱石》,砸落的就不是石头了。

    而是石山。

    虞渊和傅林两个书士写“乱石”,是为增强《天降乱石》的威力。当然,《天降乱石》并不是可以无限增强,一般只能增加三人的威力……

    轰轰——

    乱石如雨般落下。

    隐藏在诡异黑暗中的恶鬼,传出阵阵的愤怒咆哮声。

    这时不知有多少恶鬼,被天降乱石砸成肉酱。

    封青岩看到心头震惊不已,想不如此琴棋书画的威力如此恐怖,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况且,这只是低品的琴棋书画四士而已。

    倘若是琴棋书画四君级别,又是何等的恐怖?怪不得天下一直有琴棋书画四君,一人灭一国的传说……

    即使是强势的诸侯,亦不敢轻易得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