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拜见君子 > 第017章 剑南雪花宣
    云梦神来笔,天壁不老墨,剑南雪花宣和东海龙吟砚。

    乃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文房四宝,每得一物足以让人欣喜若狂。即使身为儒教八十一院主之一的安修,每年亦只有一刀剑南雪花宣的用度,平时如同宝贝收藏着不舍得用。

    当然,这与他个人并不追求有关。

    若他一心想要齐集,以他八十一院主的身份不算难事,只要稍微放出风声,送宝之人可踏破门庭。

    学子用来打赌的雪花宣,乃是众人一页或数页积集而成。

    “一页一金?”

    封青岩心中惊叹不已,想不到雪花宣如此金贵,接着眼前一亮说:“一刀雪花宣,岂不是一百金?”

    “倒不是。”

    周昌笑着摇摇头,说:“主要还是要看品阶,虽然剑南雪花宣名满天下,但是亦有佳品、次品之分。次些的雪花宣,倒是没有那么贵,但是依然一页难求,常人难以买到。”

    “这次,诸位学子拿出来的,基本都是次品雪花宣,倒是没有多少人心痛,拿得十分痛快。”

    周昌一边走一边说。

    “我凑凑热闹,亦拿出了数页,就看谁运气好,得到了山神的青睐。”这时周昌看了看封青岩,一本正经说:“我看封兄福缘深厚,倒有可能得到山神的青睐。”

    “那承周兄吉言。”封青岩一笑说。

    两人走走停停,路上不时遇到一些东张西望的学子,周昌指着一些学子说:“他们都是来山中寻山神的,希望得到山神的机缘。”

    “这样……能寻到?”封青岩不禁愕然。

    “所以,才要说运气啊。”周昌笑说。

    不久,两人就来到书院的西侧,见到四周聚着不少学子。

    一些学子坡上席地交谈,一些学子在断亭中争论,一些学子往地裂处搜查,一些学子登高察四方……

    “周兄,封兄。”

    “昌隆,封兄。”

    众学子见到周昌和封青岩纷纷打招呼。

    “周兄,有人听闻吾等用一刀雪花宣打赌,也欲出一刀雪花宣与吾等打赌,谁先得山神青睐谁得二刀雪花宣,且以三日为限。”

    一个学子颇有些不悦说,毕竟被人趾高气扬插一足。

    “何人?”

    周昌有些惊讶问。

    “就那阁楼上的人。”

    那学子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阁楼,忿忿不平说:“一个个目中无人,待人傲慢无礼,实在是可恶。”

    “我听闻,这些人是随冬官楼船而来,皆是世族子弟。”一十八九岁的学子,微微蹙着眉头略显担忧说,“个个家世不凡,倒是不好惹,我看他们另有深意。”

    “不过是打赌而已,怕什么?”有学子说。

    “不是世族子弟,就能够得到山神的青睐,这要看谁运气的好……”

    众人七嘴八舌说,并没有被世族的身份吓住。

    聚集在周昌身边,主要以士族弟子为主,其中亦有弱势的世族弟子,以及不少有才华的寒门弟子。

    此次世族弟子突然横插一足,就是见到士族弟子渐渐势大,打算压一压士族的气势,让士族弟子知道是谁的书院,是谁的天下。

    也好让士族弟子知道,世族弟子始终压他们一头,有世族弟子在的地方,士族弟子最好俯首帖耳。

    至于封青岩,则袖手旁观。

    这时,一傲气少年从阁楼走下,朝周昌这边高视睨步走来,扫视一眼众人就笑问:“不知道各位,可是思虑得如何?”

    众人都看向周昌。

    “难道拿不出一刀雪花宣?”

    傲气少年一笑,带着些轻视道:“于你们而言,雪花宣倒是珍贵无比,一刀可遇不可求,十刀可望不可即。”

    周昌打量一下傲气少年,就转头问封青岩:“封兄,你认为如何?”

    “可。”

    封青岩沉吟一下说。

    如果得到两刀雪花宣,倒是可以解决他的钱财问题了。

    次等的雪花宣,或许不值一百金,但不会差到哪里去,卖得百余金不难。

    “一刀太少了,我出十刀。”周兄笑了笑,说:“十刀雪花宣,于我而言,随手可得,就不知道兄台了。”

    周昌此言一出,众学子顿时瞠目结舌,一个个被豪言吓到了。

    十刀雪花宣于士族弟子,真的可望不可即,或许整个家族都拿不出十刀。

    较为弱势的世族,咬咬牙倒是能够拿出来,但是伤筋动骨。

    至于寒门弟子,恐怕连一页都拿不出来……

    即使一页次等的雪花宣,都要百余两雪花银,而寒门之家如何拿得出来?

    “周兄,不可!”有学子连忙喊道。

    “昌隆冷静!”又有人道,“不要意气用事,小心中了别人的阴谋诡计。”

    这时,傲气少年同样被周昌的豪语惊到,要他拿十刀雪花宣,肯定拿不出来,他身后的人倒是不难。

    但他不能自作主张。

    “你是认真的?”

    傲气少年皱了一下眉头,并不认为周昌能够拿出十刀雪花宣,道:“十刀雪花宣可不是小数目,不要因一时意气夸下海口,到时若拿不出来,可是贻笑大方。”

    “只要你拿得出,我周昌就能拿得出。”

    周昌瞥了一眼傲气少年,就看向少年身后的阁楼,微笑说:“你且去问问你身后之人,问他可能拿出十刀雪花宣?”

    傲气少年忍不住又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看着说话不看人的周昌,实在太过无礼了。

    但十刀雪花宣,他的确无法作主,只能转身回去“商议”了。

    其实,傲气少年等人,原本想拿出两三刀雪花宣,来压一压士族的气势。在他们的估计中,士族最多能拿出一两刀雪花宣,再多肯定是拿不出来的。

    谁想到,话还没有出口,就反被对方十刀压住了,这让傲气少年心中恼火不已。

    对了,我刚刚被压住了?

    傲气少年一边走一边想,应该没有……

    “周兄,你冲动了,这可是十刀雪花宣,如何能凑得出来?”

    一年纪较大的学子苦恼道,也有些埋怨周昌没有与他们商议,就自作主张出十刀雪花宣,他们如何出得起?

    而寒门弟子,简直是傻眼了。

    至于旁观的封青岩,嗯,这样……挺好的……拿能到二十刀雪花宣,不枉出来做个路人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