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208、新的喜讯!
    因为这些新闻,在少年包青天播出后几个月,公众才知道,宁远又有新作品了,竟然还是电影。

    虽然宁远现在的号召力不行,但铁杆还是有一些的,可当她们去影院,询问这部电影的时候,却被告知: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

    这些人于是就抓狂了。

    在论坛里,关于宁远的讨论帖中,就有东北几省和西南的一些网友,得意的说自己看过这部电影,而且还近距离的跟宁远见过面,引得那些不在服务区的铁杆非常气闷。

    “为什么我们浙省没有啊啊啊,我好想看呜呜呜……”

    “怎么了这是,还区别对待吗?”

    “大不了我飞过去看,有什么了不起的。”

    “哇撒,这里有个有钱人,羡慕……”

    因为关注的多了,其他省市那些之前没兴趣的院线,突然又有兴趣了,然后联系韩平和康健民。

    但他们的回复也是:不好意思,已经卖断给北方和太平洋两家。

    回复的时候,两人都有种莫名的爽快,如果这时候有那句话的话,他们心里肯定会冒出来:曾经的你对我爱理不理,现在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当然,如果不是卖断的话,还是可以攀登一下的,谁特么跟钱过不去啊。

    但是真的卖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后悔也晚了。

    包括国内的票房,也跟他们没有关系,唯有霓虹国不断高涨的票房,给了心里最后的安慰。

    多亏了宁远,守住最后一块阵地。

    牛哔了小伙砸!

    回京当天,韩平摆酒庆祝,同时给宁远他们接风洗尘。

    席间以韩平为首,毕竟现在的他已经是华影集团副董,比康健民又高了一级。

    在他左右,坐着康健民和宁远。

    虽然一开始宁远尽力推辞,说应该华影的办公室主任,或者京影的一位副厂长坐,在他们都推辞后,宁远又让藤汝俊坐,直言自己还是晚辈。

    但藤汝俊看得清楚,哪会这么没有眼色。

    于是,藤汝俊自己动手,把宁远按下去,宁远只能哭笑不得,也没再矫情起身推辞。

    “听你叫我三叔,如果我真有你这么个侄子该有多好。”韩平对宁远的欣赏不加掩饰。

    之前韩平还不觉得宁远拿一成怎么样,因为那时候连霓虹国都没去,根本不看好。

    但宁远当时的做派,让韩平对宁远的魄力有了深刻的认识——

    赔了是宁远的,但赚了,他只拿一成。

    如果真赔了,也顶多夸宁远一句有魄力,但赚了就另当别论了——除了显示他的眼光和能力,更显示出宁远的会做人。

    关键还这么年轻。

    “我也想。”康健民呵呵笑道。

    从拍戏开始,宁远能吃苦的认真敬业,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然,首先是从他说出两万的片酬,宁远根本没任何异议就有了好感。

    尽管在当时,连还珠都没播,宁远拿那个价也不算什么,但现在看,那价格就太少了。

    宁远哑然失笑:“本来就在叫你们叔呀,关键你们有没有拿我当侄子。”

    韩平一愣,看了康健民一眼:“好像也对哈。”

    说完后,他就跟康健民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众人,不管是不是被逗笑了,也跟着一起笑。

    今天在场的不仅有他们电影剧组的人,也有原来京影厂的,还有一个华影集团的办公室主任。

    此时此刻,跟着笑的他们,看着跟韩平他俩谈笑风生的宁远,心里羡慕之余,也不得不服。

    难怪年纪轻轻就有现在的成就,换做他们,在韩平面前说笑都放不开。

    更何况,他们也知道了,这次宁远立了大功,昨天霓虹国的票房再创新高,突破三十五万霓虹币。

    而截止到现在,总票房也超过四千万,换算成华夏币也将近三百万了。

    扣除各项分账后,到手也将近一百万。

    再加上卖断给北方和太平洋两家院线的收入,刚好两百二十万,当初的制片成本就这么多,而且因为宁远他们的敬业和专业,大部分都是一条过,最后还省下点钱!

    不过,这样一来,这部电影已经回本了,接下来的每一分票房,都是净利润。

    虽说之前有冯晓刚的贺岁三部曲带来上亿票房,分成后也有三千多万的利润,但《那山那人那狗》将在霓虹国上映半年,谁知道接下来又会拿到多少票房?

    最重要的是,那三部电影再火,也是在国内,包括之前的华夏电影,除了寥寥几部,诸如《霸王别姬》这些在国外扬威外,很少有这种在国外也爆卖的电影。

    但看岩波影院现在的势头,很可能又是一部新的记录。

    要知道,这只是在一家影院的票房,如果其他影院也能上映呢?

    毕竟在霓虹国可不是卖断,而是分账,完全有这个可能。

    霓虹国可比华夏发达多了,影院更多,价格也更贵,如果……单是想想,就让他们激动不已。

    而他们还只是想想,宁远却在回来前,就接到松岗功的电话,说已经有不少院线注意到这部电影,包括大阪、京都、神户这些城市,都有意洽谈。

    松岗功询问宁远的意思,宁远当然乐于成见。

    这就是松岗功的策略,先把口碑做出来,有了口碑有了人气,其他也就水到渠成。

    而现在,也验证了这一点,比前世那一版来得更快——当初是在岩波影院上映几个月后,才达到现在的热度,然后引起其他院线的青睐。

    作为老发行人,又执掌这么大的公司,松岗功的眼界和经验都非常老道,而现在的韩平,无论经历还是大局观都比不上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否则也不会有之前的想不明白。

    当然,也跟两国的文化和人情差异有关,要放十来年后,韩平对这些肯定不在话下。

    酒到正酣的时候,宁远不失时机的把这个消息放了出来。

    当时,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咣当!”

    京影那位副厂长手里的酒杯落到盘子上,发出一声脆响,才把众人拉回神,但看向宁远的目光,都掩饰不住的羡慕,还有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