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136、签不签?
    虽然卓杰毕业有些年头了,戏也拍了不少,挣得钱比宁远多多了,但花销也大,这辆车就花了他大半的钱。

    卓杰爱车,在未来,他的车可不止这一辆。

    他要是宁大强的儿子,绝对天天要被骂败家子儿,挣一分花两分的东西!

    除了车,就是衣服了,卓杰的衣服虽然不多,但架不住都是上档次的,他比宁远更爱穿,只不过这时候人的审美,让宁远一言难尽。

    所以,现在卓杰的存款估计还没宁远多。

    但现在,除了有一笔巨款进账,以后正装就不用掏钱了。

    代言服装,在公众场合只要你穿这个类型的,就必须得是这个牌子,否则就是违约。

    当然,衣服厂商会提供。

    比如曹如龙,自从代言罗蒙西服后,他的西装就没再买过,甚至可以一个月不穿重样的,一个版型的都可以换着颜色穿一个星期。

    这一点,就让当时剧院里的其他人羡慕不已。

    现在自己也有这种待遇了,爽歪歪呀!

    虽说罗蒙算不上高档品牌,但现阶段在国内也不差,属于中档的范畴,至于知名度,比那些大牌更高。

    而那些高档的、大牌的代言,国内能拿下来的那可都是成名已久的腕儿,比如双周一成,比如张国荣、四大天王,内陆的诸如姜闻、唐果强、陈稻明、陈保国等等。

    再说了,穿自己代言的产品,不掉份,这种级别的代言,可不是谁想要就能有的。

    所以,卓杰自感骄傲。

    宁远也有些唏嘘不已,上辈子,他代言商品倒是挺早,卖鸡蛋灌饼的第三年,就自己给自己代言。

    毕竟宁远的饼能卖火也是靠他这张脸。

    当时火了以后,宁远找广告店把自己的头像印在广告牌上挂在门头,起名帅哥烧饼。

    在这之后,宁远直到进圈子几年后,才接到代言,第一个就是洗衣粉,还是一个小牌子,那都是七八年后了,但价格还不如现在这个。

    所以,宁远同样高兴,只不过没表现出来。

    到了地方,不用说来意,那边的工作人员就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围了过来:

    “哇,尔康!”

    “箫剑,箫剑也来了!”

    “能给我签个名吗,尔康?”

    “箫剑,我特别喜欢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就签衣服上!”

    ……

    两人顿时端了起来,抿嘴微笑,风轻云淡,无限装哔。

    直到人群被主管过来轰散。

    “干什么呢你们,不知道现在在上班吗?”

    带着两人上楼的时候,主管见没人了,顿时呵呵笑道:“我特别喜欢两位,能请你们给我签个名吗?”

    宁远和卓杰对视一眼,原来你也不比她们强啊。

    被带到品牌经理的办公室,她心满意足的告辞了。

    似乎服装公司里,大部分员工,包括管理人员都是女性,这位品牌经理同样也是。

    名叫卓云,年龄三十多岁。

    听到她自我介绍报出名字,宁远和卓杰再次下意识的对视一眼,憋着笑。

    希望《少年包青天》播出的时候,你看到这个名字不会有什么想法。

    而卓云不明所以,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跟卓杰同姓,不由笑道:

    “是不是觉得挺巧的,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呀。”

    卓杰也笑了起来:“那是不是我的价码能比宁远高一些?”

    卓云莞尔一笑:“给你提供的服装尺码,可以比宁远大一些。”

    卓杰一愣,而宁远则哈哈大笑。

    虽然被逗笑了,但宁远也不由佩服起卓云的机智,一个恰如其分的小玩笑,就把卓杰这个不好回答的问题给化解了,关键大家还都乐了。

    能在这个年龄,当上罗蒙集团这样大公司的品牌经理,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两位在还珠格格之后,有什么新的作品吗?”

    宁远笑道:“说来也巧,我们在拍完还珠后,又合作了一部古装剧,《少年包青天》,卓杰演老包,我演公孙策。”

    卓云上下打量他俩,有点不可思议:“你俩?包青天?”

    这时候所有人的记忆里,都是宝岛那部《包青天》:“当当当……开封有个……”

    咦,为什么包青天的片头曲也是当?

    哦对,包青天的当是锣鼓声,人们嘴上弄不出来,只能当当当了。

    因为先入为主的经典形象,再看看两人,一种无厘头的恶搞感觉就涌上心头。

    在这年代,除了香江那位,似乎没人能玩得转这种风格。

    这让卓云心里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她们西服面向的是成功人士,就算现在找青年明星做代言,往下扩展年轻群体,但目标也是有为青年。

    尔康和箫剑的形象当然算,而且还是顶尖的有为青年,所以听到曹如龙的推荐,卓云当时就心动了。

    但现在,听到他们说演了少年的包青天,卓云不得不担心这种恶搞的形象,会让观众有印象误会。

    我们是正装,可不是嘻哈潮装。

    嘻哈尽管是几年后潘玮柏带火的,但实际上,十来年前的开放就让无数国外文化传播进来。

    诸如谢东,和某位后来凉了的歌手,在93年合作的《某某人》专辑,就开始有这种风味。

    当然,它是一张玩票作品,主要因素还是世道变了,兜里没钱,没钱之余还有点骚动——世界上百分之九十青年的烦恼都是这两件事。

    但是发泄完了也就完了,他们也知道说唱在当时没有出路。所以那位胖子毫不犹豫地转型民歌,当上了纤夫,在纤绳上荡悠悠。

    从此以后,变成了阿姨的最爱,热情地和老乡们握手,憨厚地在cctv2当着各种合家欢节目评委,对曾经的嘻哈生涯闭口不谈。

    除此之外,就是老赵和范伟在97春晚的小品《红高粱模特队》,范伟一身花格子衬衫,骚气十足,教本山大叔说唱:

    “火辣辣的心,火辣辣的情,火辣辣的小辣椒它透着心里红!”

    另一位赵老师,也在《如此包装》里,被同样骚气十足的巩汉林教着唱rap: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看谷秀,我春打六九头!”

    这时候的人们,对这种骚气十足的装扮当然不陌生,但这么一来,卓云心里就犹豫了:

    “我签,还是不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