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绝品狂尊 > 第1033章 通天巨柱?
    在赵岩和江谷发生战斗的同时,在皇都的外城,已经被那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损毁。

    那些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堪拉星强者,在封印被破之后,很快的恢复。

    不过,在他们恢复的过程中,君良施已经带领这他手下的战士杀了进来,他们出手很快,短短几十息的时间,便杀掉了数千名的堪拉星强者。

    然而,也只有这几十息的时间,几十息过后,那些稍微恢复了一些力量的堪拉星强者,便已经足够与君良施手下的人抗衡了。

    因为他们身上的皇器盔甲,抵抗力非常之强,他们不需要耗费力量去抵抗攻击,只需要以为的反击就好了。

    几十息之后的外城,变成了一场屠杀。

    事实上,这是一场反转,几十息之前是颜率星的人屠杀堪拉星的人,而几十息之后,却是堪拉星的人屠杀颜率星的人。

    颜率星的人本来就弱于堪拉星的强者,如今他们逐渐恢复,他们怎么可能回事对手。

    “哈哈哈哈!”这时候,众多的堪拉星的强者中间,传来了一声狂笑。

    这是堪拉星皇子的声音。

    狂笑过后,那堪拉星皇子无比嚣张的说道:“君常乐,你不杀本皇子就是你最大的错误,现在,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本皇子屠杀你的战士,奴役你的百姓吧!”

    压抑之后的爆发,实在是可怕,其实,根本不用堪拉星皇子说,那些堪拉星的战士在经历了之前的屈辱之后,杀将起来愈加的残忍。

    君良施带领的数千名战士顷刻间便被斩杀的就剩下十几名。

    君良施带领这十几名颜率星的战士被堪拉星的战士们围在了中间。

    这时候,堪拉星的皇子走了过来,用戏谑的目光看着君良施以及他身边的战士们说道:“你们能够让本皇子看着失去,也是一种荣幸了!”

    说到这里,堪拉星的皇子朝着身边的人说道:“去本皇子的兵器来,本皇子要大开杀戒了!”

    他自然是要动手的,仅仅说几句狠话,还不足以释放他之前因屈辱积攒下的怨气。

    他的手下毫不犹疑的去除一柄长刀交给他。

    那长刀也是一柄皇器,银白色的光芒从那长刀之上释放,阵阵寒意充斥着十几名颜率星战士的心。

    在之前的战斗中,君良施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此时他却看着面前的十几名战士说道:“儿郎们,你们后悔吗?”

    “不后悔!”战士咬着牙说道。

    “你们怕不怕死?”

    “不怕!”

    即便是心中恐惧,他们口中仍然如是说。

    其实,英雄是什么?英雄怕不怕死?

    前一句不好回答,但是后一句却是可以回答的。

    谁不怕死?不怕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只有畏惧和敬畏死亡,才能更好的活着。

    英雄们自然也是怕死的,只不过,相对于死亡,他们心中有更高的信仰,为了那个信仰,他们能够坦然面对死亡。

    这十几名颜率星的战士仅仅只是王者,在面对那些身着皇器的堪拉星王者的时候,他们没有是选择退缩,而是选择面对。

    他们或许无法成为英雄,但是他们绝对是可以称得上是勇士。

    “呦呦呦!”那堪拉星的皇子用一种蔑视的语气说道:“还视死如归了?好像你们不想死也不行吧?”

    “即便是投降也要是,因此,你们此时用这种言语为自己打气,亦或是为自己毫无意义的死去粉饰品格,有意思吗?”

    那堪拉星皇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前走着,他手中的长刀不断地挥舞,好似已经开始庆祝自己的胜利。

    也就在此时,更多的堪拉星强者在此地越聚越多。

    后来者都是来自上界的堪拉星强者,他们来到这里也不说话,就这么冷眼旁观着堪拉星皇子要做的事情。

    这些人虽然是江谷的手下,但是他们首先是堪拉星的人,他们的二皇子要杀人,他们自然只能旁观。

    至于江谷要做什么?或者说要奴役堪拉星的人,这与他们关系不大,他们这些人最终还是要回到堪拉星的,遗传你,在他们的心里,江谷是外来者,皇子才是自己人。

    “噗噗噗……”然而,在那堪拉星皇子将要来到君良施身前的动手的时候,在堪拉星大军的后方,传来的兵器入体破体的声音。

    “啊啊啊啊……”

    堪拉星大军的后方,不断的传来惨叫声。

    正准备动手的堪拉星皇子立即听了下来,其他人也都转身看向身后。

    之间君常乐,凌云宗宗主,玄武宗宗主以及白胜门门主,四人手中挥舞着兵器,正在屠杀后方的堪拉星强者。

    “杀,杀,杀!快给我将他们杀了!”堪拉星皇子一看到君常乐的到来,不知为何,心中突生恐惧。

    “杀!”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的虚空之中也传来的一个喊杀声。

    是白流璋!

    白流璋带领着一些修士将皇都的百姓疏散之后,立即赶回,却不想看到了如此血腥的一面,他毫不犹豫的喊出杀声。

    “杀!”

    “杀!”

    “杀!”

    ……

    白流璋手下干将,以及那些跟随着白流璋回归的皇者和王者们,也都喊杀这冲了过来。

    一时间,堪拉星的人居然被两面夹击。

    虽然夹击他们的人数和他们的大军比起来少的可怜,但是这些人的战斗力却比之前的人强大很多。

    尤其是那白流璋,他手执方天画戟,一扫就是一大片。

    即便是那些王者身穿皇器,却仍然挡不住白流璋的方天画戟,一个个被扫中的堪拉星王者,不是死就是重伤,令堪拉星的战士们心中胆寒。

    其实,对于眼前的白流璋,这些堪拉星的战士们并不陌生,包括那些来自上界的上界战士。

    堪拉星几千年无数次的侵略颜率星,多数都是被白流璋赶走的。

    在堪拉星的必杀名单上,白流璋的名字甚至高于君常乐的名字。

    只因为白流璋斩杀的堪拉星方的强者,要比君常乐还要多。

    因此,不用战斗,仅仅是看到白流璋,听到白流璋的声音,这些堪拉星的人就本能的恐惧。

    而另一边的君常乐等人,杀起人来也毫不含糊。

    君常乐的宝剑之前在劈砍那庞然大物的时候折断了,此刻他利用自身的力量凝结成一柄长剑,那长剑以及他自己周身被剑意缭绕,人话没有接触到那些堪拉星的强者,那些堪拉星的强者就已经被剑意所伤,纷纷后退。

    凌云宗宗主等人也不含糊,每一个人都拿出自己的看下本领,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一时间,场中的局势再次逆转,被屠杀的对象再次变成了堪拉星的强者。

    而得之君常乐和白流璋回归的君良施,此时也是信心倍增,他高举手中之剑,朗声说道:“儿郎们,陛下和大将军来了,我们要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随本将军一起,杀!”

    左右两边,再加上中间,三个面同时对堪拉星的强者法器反击,使得堪拉星皇子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

    混战,此时此刻这里就是一场混战,双方的战士们,只要看到盔甲不一样的,就是一道看下去,根本来不及看清对方的长相。

    观望着现场一个个被斩杀倒在血泊当中的堪拉星战士,堪拉星的这位皇子殿下竟然慌了。

    这和第一次来到颜率星时候的自信与高冷相去甚远,也和在此之前的嚣张跋扈大相径庭。

    他根本不想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能够独自完成任务的人。

    至于他的战斗力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出过手。

    不过,从他此刻的表现来看,他的真是战斗力,可能并不像它表现出来的那般强大。

    正如之前江谷在上界说的一样,皇子殿下的强大只表现在他的那张嘴上,要是一张嘴能够完成掌控颜率星的任务的话,他绝对能够完成任务。

    “怎么会?连江谷的人都来了,还是不行吗?”

    “江谷,江谷在哪?江谷呢?”

    皇子殿下不去与人战斗,却在这里高喊要找江谷。

    他却不知道,此时正在战斗中的君常乐已经将他视作下一个目标了。

    似乎是有所感,堪拉星的皇子殿下忍不住回头,朝着之前君常乐所在的位置忘了一眼,却吃惊的发现,君常乐不见了。

    然而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脑传来一阵刺痛。

    他还没有来的及开口询问,或者转身确认是什么刺痛了自己,却从他的背后传来了君常乐的声音:“下令,住手!”

    “啊……”皇子殿下在听到君常乐声音的时候,口中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不用他下令,那些堪拉星的战士听到了皇子殿下大的惊叫,便立即停下了战斗,全都朝着惊叫的位置看过来。

    呃……

    尴尬了,数万人对数千人,他们的皇子居然被抓了。

    “住手,都住手……”后知后觉的皇子殿下这才下令住手。

    在他喊完了这句话的时候,君常乐已经再次出手,将皇子殿下的全身经脉封住,让他无法使用任何的力量反抗。

    然后他放开了皇子,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眼说道:“或许你们拥有这强大的军队,而且实力超强。”

    “不过现在你们的皇子在朕的手中,若不想他有事,全都给朕退出去!”

    那些堪拉星的战士意识一个个茫然的相互观望着,却没有一个人动身离开。

    怎么能离开?

    他们是来拿下颜率星的,如今颜率星没有打下来,他们的皇子却被人给捉了?

    讽刺,及其讽刺!

    此刻,就是连他们堪拉星的人也无法相信,那貌似非常强大的皇子殿下,居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捉住了,这如何能不讽刺?

    看着众人不愿意后退,君常乐将手再次放在皇子的脖颈之上,并且对那些堪拉星的人说道:“难道你们真的不怕他死在这里!”

    “退,都给我退下,你们想让本皇子死吗?”堪拉星皇子强忍着脖颈的疼痛,对着周围的堪拉星强者吼叫道。

    这时候,从堪拉星阵营中走出一人,这是一名皇者后期,他看着堪拉星的皇子说道:“皇子殿下,您知道我们此次来到这里的目的。”

    “如今那件东西已经延伸到了仙界,只要那东西启动,颜率星的所有人,都将成为我们的傀儡,你又何必呢?”

    “而如今,因为你的任性造成了如今的局面,我们掌控颜率星的计划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要是那样的话,别说是我们,就是您作为皇子殿下,也难逃被陛下治罪的下场,你说,让我们如何选择?”

    这名皇者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你一个皇子,也没有掌控颜率星重要,要是他们这些战士们因为皇子被抓而停下战斗。

    将来颜率星的行动失败了,他这个皇子也一样是死,那样还会连累他们这些战士。

    可是如果这些战士现在不顾他的生死继续战斗下去,或许死掉的只有皇子一人。

    这皇子殿下有懵了,这是什么意思?不顾他的生死也要拿下这颜率星?

    他可是皇子,是堪拉星皇帝的儿子,而且是十分宠爱的儿子,这次派他来颜率星,就是要他来镀金的,镀金回去之后,他的父皇就有理由给他更高的待遇了,说不定还能够给个封地什么的。

    到时候,自己就成为了拥有封地的土皇帝了,生活何其快哉。

    然而,此刻的他眼看就要死了,这些人准备不管他了?

    不过君常乐却并不是傻子,他看的出,那皇者后期强者并不是真的不管他们的皇子了,他是想让君常乐认为,他手中的这个皇子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即便是他抓住了他,也一样改变不了当前的局势。

    这一点,从周围那些堪拉星战士在听到他说的话时的警察的表情就能够看得出来。

    那些战士在这名皇者后期说出不管皇子的时候,都露出了吃惊的眼神,那意思很明显,他们不认为颜率星的得失比皇子殿下更重要。

    因此,举措农行了判断,此人不是不就皇子,而是在赌,他赌君常乐不会因为一个不重要的皇子而放弃那边赵岩的安慰不顾。

    可惜,皇子殿下不明白。

    “闭嘴,你给我闭嘴,你说什么胡话呢?本皇子乃是万金之躯,如何是一个小小颜率星可比的,快给我退下,让江谷来见本皇子,快去!”

    皇子殿下急了,要是这些人真的不管他了,他不就只剩一死了,死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虽然是皇者,但正是因为自己是皇者,他才更怕死。

    都是皇者了,他还有这无比悠长的生命,他还要享受无数趣味的人生,怎么能就这样死去?

    “回禀皇子殿下,江谷大人正在与人战斗,无暇顾及这里,这里只能交给我们权益行使了!”那皇者说着,就还要动手。

    “住手?”那皇子急了,直接喝止对方,然后他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问道:“他在和谁战斗,这里的最强者不已经在这了吗?”

    在皇子的心目中,君常乐已经是颜率星的最强者了,最强者都在这里,还有谁能够和江谷抗衡?

    他虽然不知道江谷是尊者,但是却知道江谷非常的强大,也正是江谷的强大,他的父皇才将大将军之位给了江谷。

    仅此,颜率星没有人能够和江谷战斗,那这名皇者就那这件事来搪塞自己,他不想救自己。

    “轰……”突然间,内城中心的位置传来一阵轰鸣声。

    所有人抬头看向轰鸣声传来的方向,一个高几百米的通天巨柱已呈现在所有人的眼中。

    那通天巨柱再次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