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伯府庶出 > 第154章:世子夫人来了
    “小姐,奴婢去大厨房领膳食没领到,大厨房的人说,客妈妈那边开口,要亲自给您送晚膳,让奴婢回来等着。”杏儿看向李清蓉开口。

    说话间有些担心。

    毕竟之前折腾了客妈妈,取膳食的事情,就变成了客妈妈亲自送,怎么看,都不像好事。

    “小姐,这膳食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杏儿忍不住对着李清蓉开口:“不会直接不给我们吃的了吧。”

    李清蓉倒是不紧张:“不给吃的倒不会,就是这吃的东西,估计不会太好。”

    永宁伯府那几套,她再熟悉不过。

    折腾人,也就是让人吃不好,住不好,顺便将月例给去掉大半,让人过的拮据阴郁,再加上没银子打赏丫鬟,日子滚雪球一样,越过越不好过而已。

    这苦头她都尝过。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上一世的她能有影响,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却不是大事。

    那时候她是没银子,这会又银子怕什么。

    永宁伯府也是有好处的,因为缺银子,许多东西自己花银子都能办到,比如膳食就是。

    没好的吃的,自己买就是了,

    她带了江南制造的绢花,回头等京城绢花出了问题,突然涨价,到时候卖了,就能赚一笔,再加上回来的时候,母亲就塞过银子给她,所以这都不是问题。

    她如今可不是上一世那样的穷光蛋。

    所以对于这些东西,她压根不怕。

    杏儿听到李清蓉的话,忍不住担心:“客妈妈应该不会太过分吧,最多就是饭菜相比之前简陋一点吧?”

    几乎是杏儿刚问完,外面便传来小丫鬟的声音:“七姑娘,客妈妈亲自过来给送晚膳来了。”

    李清蓉看向杏儿。

    杏儿便快步开门,将客妈妈和客妈妈的丫鬟迎进来。

    客妈妈看着李清蓉笑起:“七姑娘,夫人叮嘱老奴照料你,所以老奴便想着,您这膳食,也应该仔细照料,便特地亲自带着下面的人给你送过来,并亲自盯着人伺候您用膳了。”

    客妈妈说着看向:“桃儿,还不快将七姑娘的晚膳都取出来,放到桌子上吧。”

    桃儿应了一声,快速将食盒里的晚膳取出,一一放到桌子上。

    杏儿看着桃儿端出来的第一道菜,脸色便变了。

    因为第一道菜是水煮白菜,这水煮丝毫油腥都没有也就罢了,关键是这白菜看起来还是烂了的叶子做的。

    这样的菜如何能吃。

    以为第一道很差了,没想到后面更过分。

    第二道,竟是咸菜,一看就是放了不少时间了,甚至都有些味道了。

    第三道,则是一道汤,只是这汤里什么都没有,还有点污色浮物,这哪里是烫,分明是刷锅水。

    最后上上来的主食也不是昨日的白米饭,而是馒头。

    关联是,这馒头还爬了霉斑。

    “这,这东西怎么能吃!”杏儿已经想到这次的膳食会不好,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状态,一时间忍不住看向李清蓉。

    李清蓉也有些惊讶,按照她推测的状况。

    客妈妈确实会在膳食上做手脚,弄些不好的,但是以客妈妈的性子,即便是取了不好的菜过来,也不会这么过分才是。

    至少发霉的馒头应该是不会送来的。

    毕竟别的好辩解,这东西出现,闹起来就不好说了。

    果然,客妈妈看到这最后的摆出来的东西也有些惊讶,这白菜和汤是她要求换的,别的还真不是她弄的。

    几乎是抬眼,客妈妈便见桃儿满脸讨好的模样。

    显然这后面的菜是桃儿给换掉的,就是为了讨好客妈妈,替客妈妈教训李清蓉。

    而客妈妈看到桃儿,显然也明白是么状况了,不过对于这样的变化没表态。

    毕竟就是主食换的更差了,逼着李清蓉吃更能出气。

    李清蓉将一切看在眼中,眼睛微微眯起。

    打量一眼给客妈妈打下手的小丫鬟。

    也是个有印象的人。

    而她能有印象的人,要么就是最后结局不错,要么就是最后结局不好的人。

    这桃儿,恰好是后者。

    印象中,这个小丫鬟一心一意往上爬,上一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讨好了客妈妈,通过客妈妈,去了六姑娘身边伺候。

    只是可惜手脚不干净,最后成了六姑娘的替罪羔羊。

    记得当时为了证明这丫鬟的问题,还将她犯的陈年旧账翻了出来。

    这陈年旧账就是这小丫鬟在伺候客妈妈的时候,偷过夫人赏赐给客妈妈的镂空银耳坠。

    算算时间正好是她回来前。

    李清蓉微微眯眼睛看向桃儿。

    桃儿被李清蓉这么一看,竟是有些紧张,总觉得似乎有些什么危险再靠近自己。

    只是桃儿很快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一个没任何靠山的七姑娘看自己一眼,有什么可紧张的。

    这般想着,也不理会杏儿的惊呼,对着客妈妈和李清蓉开口:“客妈妈,七姑娘,饭菜摆好了。”

    客妈妈听到桃儿的话,直接便看向李清蓉:“七姑娘,用膳吧。”

    “您这身量看起来过于瘦了,看来是在柳州府养的不够好,赶紧用了膳,如此也能将身量养好起来。”客妈妈看着李清蓉开口。

    啧啧啧。

    就这破东西,狗吃都嫌弃,到客妈妈嘴里竟然成了不错的东西。

    不愧是永宁伯府里混的风声水起的妈妈,这说话的本事还真是不错。

    不过这饭吗,也要人害怕,才逼的下。

    至于对李清蓉嘛。

    李清蓉直接开口:“我记得我们四房给伯府送回了不少年礼回来,难道这么多年礼送回来,伯府连点好吃的都没有,还闹到吃刷锅水的份上了吗?”

    客妈妈眉头直接皱起,没想到李清蓉不是拒绝,而是这么开口。

    如果是拒绝,她都有话可说,但是这般开口,有条理的说四房做的事情,然后指出永宁伯府的膳食不至于差到这样的状况,可就不好说了。

    下午的事情她还觉得是这七姑娘性子古怪让她吃的亏,如今看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个情况,这七姑娘说不得还是个厉害的。

    不过即便如此又如何,她今日就要逼七姑娘吃这些东西东西。

    让七姑娘知道,在永宁伯府要如何做人。

    客妈妈看向李清蓉:“也是伯府应酬多,花销大,才闹得吃食不如过去,还请七姑娘见谅。”

    杏儿听到这话忍不住想要开口,一天之间伙食能差那么多吗,昨天还不是如此。

    李清蓉却是在杏儿开口前点点头:“这样啊。”

    “我一个主子都要吃那么差的东西了,看来客妈妈你们的伙食更差啊,这样吧,我是个好主子,实在不忍心你吃比我都差的东西,这些东西就省给你们吃吧。”

    李清蓉看着客妈妈便无比认真的开口,那是一脸的我在善待你的表情,说话间,还上前:“客妈妈,坐吧,别客气,在这里就当自己的屋子,吃吧,敞开了吃,我不介意为了你省吃俭用的。”

    客妈妈听到这样的话,简直是一脸的见鬼。

    这反应怎么和她想的差那么多,不应该是满脸屈辱愤怒吗。

    闹脾气也好,她就可以借口教导七姑娘,结果这是什么鬼反应。

    “客妈妈,你怎么不坐下,不用和我客气的,来吃着霉斑馒头。”李清蓉笑眯眯开口。

    客妈妈:“……”

    客妈妈咬牙:“七姑娘,老奴不饿,这些食物是为了你特地准备的,老奴不能为了口腹之欲,吃七姑娘的东西,万一七姑娘您饿着了怎么办?”

    “没事没事,在我回府前,我娘和我说过,咱们永宁伯府的大厨房是可以花银子点菜买饭的,我到时候花点银子给自己再点一份就好了,不能让客妈妈您生活更艰难。”

    客妈妈:“……”

    谁能告诉她,这七姑娘的画风为什么这么不对!

    “客妈妈,不要客气,在我这里不用收敛,这么多馒头呢,管饱。”

    说着话,李清蓉将馒头直接递到客妈妈的嘴边了。

    客妈妈脸都绿了。

    “客妈妈,你怎么不吃,难道其实府上伙食没这么差,给我的膳食这么差,是你故意弄来欺负我的?”李清蓉看着客妈妈缓缓开口。

    很多东西都是不能摆到明面的,李清蓉的话,让客妈妈完全没办法回应。

    “七姑娘,您怎么能这么说,客妈妈为了让您好吃好喝,才不用的,毕竟,府中如今状况不好,即便不是如此,府中规矩,也是主子吃完了,才让我们这些当下人的吃的,我们可不敢破坏规矩,”一旁的桃儿突然插口:“若您实在想赏赐给我们用,也得您先用了才成。”

    客妈妈听到这话,笑起来:“桃儿说的是,七姑娘您先用吧,您用完,老奴再用也是一样。”

    到时候将膳食带走,吃不吃,七姑娘知道什么。

    这般想着,客妈妈赞赏的看了一眼桃儿。

    桃儿见讨好了客妈妈,满脸喜意。

    李清蓉看了一眼桃儿,摸了摸袖子:“客妈妈,我听说你有一副夫人赏赐的镂空银耳坠很是好看,不知道如今在哪?”

    李清蓉说着话看着桃儿。

    便见她这话刚出口,桃儿的脸色就变了,李清蓉也就明白状况了。

    前世那些人说桃儿偷过客妈妈东西的事情,并不是为了让桃儿当替罪羔羊编的。

    这就好。

    客妈妈却是皱眉:“七姑娘,你问这个做什么。”

    七姑娘怎么知道夫人给她赏赐过这样东西的。

    说起来,她还挺喜欢那银耳坠的,可惜却是丢了,若不然,她还打算给自己的女儿留着。

    不过客妈妈也就是问了一句,便想起来,这会是过来逼李清蓉吃她特地给李清蓉准备的东西的,可不能被别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

    所以看着李清蓉便想开口。

    只是在客妈妈开口前,李清蓉已经开口:“就是问问,自打知道您是大伯母派来管教我的妈妈之后,我便刻意打听,这才知道客妈妈您在府上原来是如此的受宠,还得过这样好的赏赐。”

    客妈妈听到这话,忍不住有些得意。

    只是看向李清蓉又忍住。

    这会讨好她,来不及了。

    毕竟下午逼着她捏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

    “七姑娘廖赞了,老奴当不得受宠几个字,只想照顾好七姑娘,七姑娘还是赶紧用膳吧。”

    李清蓉也不理会客妈妈的话:“不过正因为打听这个事情,才知道客妈妈对自己低下的人也很好啊。”

    李清蓉说着微微一顿:“那么好的银耳坠竟是说赏给低下的小丫鬟就赏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客妈妈不是将银耳坠赏给桃儿了吗?桃儿姑娘前不久可是对着身边的小姐妹炫耀了一对镂空的银耳坠。”

    而客妈妈听到这话,脸色终于变得不对劲,看向桃儿。

    再看桃儿躲闪的眼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差没呵斥桃儿了,即便如此,看着桃儿的眼神也不善了。

    只是这会在李清蓉这边没发飙,她还记着自己过来是教训李清蓉来的。

    至于桃儿可以回去收拾。

    但是,明显的,等回去,必定会狠狠收拾桃儿。

    而看明白这一点,桃儿脸色也瞬间雪白。

    她怎么也没想到刚回来的七姑娘怎么会知道这个事情。

    最重要的是,前不久客妈妈答应过她,要将她给六姑娘当贴身伺候的丫鬟,跟了主子的丫鬟,以后可就不一样了,即便六姑娘是个庶出。

    而现在,得罪了客妈妈,这个机会哪里还能有。

    别说这个机会明显没了,恐怕接下来的日子都会很不好过,毕竟客妈妈可是厉害不吃亏的人。

    李清蓉将这客妈妈和桃儿的表情看在眼中,笑眯眯。

    她这个人呢,很记仇,什么事情都喜欢当场就报。

    而客妈妈瞪完桃儿后,重新看向李清蓉,只是看着李清蓉的目光又变了些。

    七姑娘比她想的厉害,这么短时间竟能查到她都没查到的事情。

    这样的七姑娘,必须今天收拾好了才成,否则以后怎么管,到时候一起管着,岂不是影响她的威严。

    客妈妈想着看向李清蓉:“七姑娘,用膳吧,不照顾好七姑娘您用膳的事情,老奴如何和世子夫人交代。”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不小的动静,再看,竟是那如今应该不在府上的世子夫人亲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