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849 亚丝娜的决定
    接下来,罗真便向优纪询问了〈沉睡骑士〉的成员们目前所在的医院及医疗设施的地址,并向优纪承诺,会先把他们身上的病都治好,再离开这里,出去避避风头。

    优纪显然也事先都在网络上询问过〈沉睡骑士〉的众人的意见和地址了,知无不言的告诉了罗真,并代表〈沉睡骑士〉的众人向罗真道谢。

    桐人和直叶倒是针对罗真要离开的事情说了好一番话,但两人也理解罗真目前的问题,加上罗真仅是离开几个月而已,两人确实没想太多,就是有些舍不得。

    反倒是亚丝娜,话语少了很多,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然,包括亚丝娜在内,众人都对罗真宣泄了不满。

    只因为,罗真跟众人说过,离开以后,他的手机会直接关机,不会接任何人的联系,也不会告诉众人他要去哪里,更不会登入游戏,让众人怎么可能不会不满呢?

    但罗真也解释了。

    “这样别人如果追问起我的行踪,你们就可以直接回答不知道,谨慎一点总没问题。”

    要是有了通话记录及详细地址,那离开就没意义了。

    即使众人也表示,他们可以不跟任何人提起,但罗真也是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说法,让众人只能无奈接受。

    这不算欺骗,只是罗真真的不想让众人知道自己的事情而已。

    要是暴露了神秘,众人的三观必定会受到很重要的冲击,因此,即便是亚丝娜,罗真都不打算提起这些事情,只想让亚丝娜等人好好的过平凡的日子,而不是被卷入一个不能理解的莫名其妙的世界中,那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至于以后该不该说出来,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于是,众人就在优纪的病房里待到了傍晚,方才一起离开医院。

    “那我们就先回去做饭了。”

    “青禾哥就和明日奈一起去逛逛吧。”

    之后,桐人和直叶很识趣的这么说着,并麻利的离开了。

    显然,两人是想给罗真和亚丝娜单独相处,好好说说私房话的机会。

    罗真也没有辜负弟弟和妹妹留给自己的机会,带着亚丝娜,前往了附近的公园。

    只是,一路上,两人并没有怎么对话,均都沉默的走动着而已,唯有两只手一直都紧紧的握着。

    夕阳西下,让晚霞都照耀在罗真及亚丝娜的身上,令得两人的影子越拉越长。

    两人就一起走进了公园,在里面逛了起来。

    不久以后...

    “优纪有托我向你说一声抱歉。”

    亚丝娜打破了沉默,率先开口了。

    罗真没有感到意外。

    “她应该是觉得,都是为了救她们,我才得离开这里,到外面去避风头,觉得过意不去,才托你带话的吧?”

    罗真撇嘴笑着,直接猜中了个中的缘由。

    “那种药,到底是从哪里获取的啊?”

    亚丝娜终究还是忍不住做出这样的询问。

    包治百病的灵药,这种东西出现在罗真的身上,国家会觉得罗真再一次的变得更加的神秘,而亚丝娜却只觉得疑惑,不知道罗真为什么能够拿出这种不可思议的药来。

    但亚丝娜会把疑惑忍到现在才提出来,不仅仅是因为有耐心,更是因为对罗真的信任。

    罗真自然很清楚这一点。

    “那是我制作出来的。”

    罗真直接承认了这个真相。

    “你做出来的?”

    亚丝娜屏住了呼吸。

    “你想问我怎么制作出来的对吧?”罗真看着亚丝娜,笑了笑,这般道:“放心,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没错。

    以后亚丝娜就会知道了。

    作为罗真的未婚妻,亚丝娜迟早都还是会知道罗真的秘密的。

    到时候,亚丝娜就会明白了。

    而目前的话,暂时这样就够了。

    “你只需要平平凡凡的生活,获得你应该获得的幸福,那我就满足了。”

    罗真摸了摸亚丝娜的脑袋,看向亚丝娜的目光异常温柔。

    感受着罗真的温柔,亚丝娜眼眸泛动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状况,可亚丝娜很清楚,罗真不告诉自己,不是想隐瞒,只是为了她好。

    也许罗真的身上的确有不少的秘密,但罗真的态度告诉亚丝娜,他不会一直隐瞒她,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让她知道的。

    而当那天到来时,亚丝娜的人生将遭到惊人的改变。

    罗真就想在那之前,让亚丝娜平平凡凡的生活,这就是亚丝娜最想要的东西。

    既然如此...

    “其实,从老家回来的那一天,妈妈找我谈了一件事。”

    亚丝娜低着头,突然提及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是吗?”

    罗真眉头一挑,却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

    罗真本来就知道,从老家回来以后,亚丝娜的心中就出现了一些心事。

    正是因为这些心事,亚丝娜的状态变得不是那么的好,导致罗真后来将亚丝娜推向优纪,与〈沉睡骑士〉结缘。

    如今,亚丝娜终于选择将这件事说出来了。

    “妈妈跟我说了,说既然你不愿意转学的话,那就让我自己一个人转学也行,让我去填转学申请书。”

    亚丝娜低声告诉了罗真缘由。

    “果然...”

    罗真眯起了眼睛。

    他也有想过,亚丝娜之所以会状态不好,心情不佳,原因是出在结城家,亦或者说,就是出在结城京子的身上。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管不了我这个乖僻的未来女婿,却不代表着她管不了你这个亲女儿,即使我“不思进取”好了,那就让你自己转学过去也可以,对吗?”

    罗真淡淡的这么说着。

    亚丝娜终究还是结城京子的女儿,还不是罗真的太太,京子可以不理会罗真,却不会放任亚丝娜。

    “我想,她应该有想过,只要让你转学过去,那我为了你,最终还是得转学过去,如果我不愿跟着你一起转学,也好让你看看我对你的感情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真不愧是靠唇枪舌剑和狠辣的政治手段出名的教授。”

    罗真无喜无悲的评价着。

    但这不重要。

    京子怎么想的,罗真并不是很在乎。

    罗真在乎的仅是亚丝娜的想法。

    “你打算怎么做呢?”

    罗真这般询问着。

    亚丝娜顿时深吸了一口气。

    “我想跟妈妈摊牌。”

    亚丝娜如此决定了。

    “我是不会转学的。”

    这就是亚丝娜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