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三成本源之力
    “都知道?”

    “嗯……”

    “能不能给我讲讲?”

    王升这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自己啥时候也这么冒失了,他忙道:“我并非是有意探听当年之事,只是觉得不太理解……

    而且,霖渊长老似乎很忌讳此事,掌门也觉得是霖渊长老做了亏心事。”

    离裳目光中流露出淡淡的无奈,她在白云上走向前两步,坐在了王升身侧不远。

    下方是一重重划过的山岳丛林,头顶则是闪耀的星辰,隐隐能见到如山岳一般的凶兽填满山谷,此时却在沉睡。

    这里确实是一个凶险之地,但在王升和离裳此时所走的路径,却又是一个景色绮丽的观景之地……

    离裳轻轻的一叹,声音有些幽远:

    “我们这一族,不知是遭了什么劫难,自上古至今族人接连逝去,哪怕长生金仙也会遭遇这样那样的劫难。

    按母亲的倾诉,我们似乎是上古犯了某种禁忌,遭了天威示警,最终被大道所弃,终将不免消逝在无尽星空之中……”

    天威示警?大道所弃?

    王升对此却是不得不问,“副掌门你说的这个天威示警,有什么记忆流传吗?”

    “似乎是有,”离裳道,“母亲传给我的记忆中,有几幅模糊的画面,那似乎是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们。”

    王升顿时心底一凛,苦笑道:“那双天威之眼,我见了两次了。”

    “嗯?”离裳顿时有些错愕,“你如何会触犯天威?”

    “修道脑洞开太大了……不提也罢,还好我还有一次机会,”王升苦笑道,“你继续说吧,我这是第一次听闻被大道所弃的例子。”

    离裳关切的说了句:“族地内应该有详细的记载,稍后我帮你查阅如何避免此事。”

    随后,离裳便说起了当年之事。

    被大道所弃,娲皇一族渐渐凋零,他们这一支一直生活在东天域,族地按伏羲卦象不断变化方位。

    为了自救,最后的一批族人分别离开了族地,探寻能让他们一族活下去的可能。

    大概三万年前,离裳父母去往了仙界,探寻他们一族的故友,想寻求故友的帮助。

    能做娲皇一族的故友,少说也是金仙、太乙之流的大神通者。

    但他们尝试了许多办法,始终没能为他们接续族运。

    为大道所弃者,终不免凋零。

    而他们一族被大道所弃,哪怕族内金仙众多,也不免最后的消逝命运。

    宇宙苍宇皆在道中,万物化生皆循道理。

    但那位故友也帮了他们一事,炼制的灵丹赠给了离裳母亲,在离裳父亲的努力下,离裳母亲终于有了身孕。

    他们在仙界中避世隐居,运起三千年,离裳的蛋终于被生下来。

    但劫难就此而来,离裳的父亲就那场劫难中陨落,但总算护住了她们娘俩。

    她母亲忍着悲痛将她暗中带回了族地,想将离裳孵化,但离裳却也不知何时受了暗伤,无法破壳而出。

    “于是母亲耗费了上万年,不断为我输送血脉,”离裳双手捂住了肩膀,目光中满是无奈,低声喃喃着,“我能活下来,纯粹是母亲近乎牺牲了自身,但灾祸依然不断而来……

    母亲为了救我,修为境界不断下滑,她本来站在金仙巅峰,向前半步便是太乙金仙境,但境界甚至从金仙境跌落。

    而当我终于能够破壳,一直无比隐秘的族地,却来了一些不速之客。

    本来,他们是无法靠近我跟母亲藏身的地方,但母亲当时却做了一个选择……”

    王升皱眉道:“放他们进来?”

    “嗯,”离裳苦笑着,“母亲当时对我的叮嘱,我至今还记得。

    她会考验闯入者的心性,将我托付给其中一人,让我借人族之运,看能否逆转身上注定的劫难。

    后来那六人闯入了禁地,发现了母亲和我,当时我在壳中,却记得很清楚,人族修士的贪婪面孔是那般可怖。

    他们直接攻向了母亲,要杀了母亲占据禁地内的诸多宝物,而也就这时,只有师父站了出来,他想护住我跟母亲,劝服那些人,说我们是人族圣母之后,不该受如此对待。

    结果,可想而知,那五人出手将霖渊师父也要打杀……”

    王升长长的叹了口气,“结果呢?”

    “母亲出手将那五人格杀,哪怕母亲境界滑落,但本领却也非天仙修士可比,但母亲也受了重伤,将师父和我送出了族地,便将禁地封禁。”

    离裳双眼有些泛红,扭头看着王升,不自觉有一滴眼泪划过嘴角。

    “师父以此事为自责,他从未对我提起过这事,也将我带回了星海门,将他能给我的修道资源全给了我。

    母亲在族地中,选择用自己的性命施展了偷天换日之法,将我身上背负的劫难挪到了她身上,我虽未曾回来过,却看到了母亲早已在暗中布置此法。

    皮长老……

    王升你说,我是不是个阴险卑鄙之人?”

    “怎么会,”王升苦笑道,“当年你不过是颗蛋。”

    “我知师父为何心中愧疚,但始终无法坦然面对于他,”离裳叹道,“我也不知这万年来,我在星海门是如何度过的。

    我知道,当年是爻星子师伯推算出了我们族地的下落,是师父霖渊引路,带去了那些人。

    但也知道,母亲其实也是借此算计了师父,让我能借人族之运,顺利降生。

    母亲间接来说便是因此而死,师父心底万年自责,而我,知道这一切,却又不想去打破让自己舒适无忧的环境。

    这不是卑鄙吗?

    这些都是冥冥中大道降下的责难,没有他们还会有其他劫难,终究不免是将我们一族置于死地!”

    王道长顿时不知这话该怎么接,他刚要说话,元神突然传出一阵疲倦感。

    此前的大战当真是让他透支了太多。

    王升道:“离裳……我有些乏了,先休息一阵。”

    离裳温柔的点点头,王升却是没见到离裳另一侧正在闪耀光亮的手指。

    王升身形缓缓朝着一旁倒下,离裳却连忙伸手扶住,让他靠在了自己身上。

    前方,仿佛这片小天地的尽头,离裳用仙力包裹住王升,让他与自己紧贴着,带着王升缓缓落向了一处如镜面一般的水潭。

    她额头出现了金色的印记,下方的水潭出现了细微的波痕,缓缓裂开了一条通路,能见到里面又是一个宛若世外桃源一般的小世界。

    离裳扶着昏迷不醒的王升落入了此间,水潭裂口立刻闭合。

    一股晦涩的道韵在水潭处缓缓弥漫开来,族地内的那些凶兽纷纷从沉睡中醒来,发出了各异的吼叫声。

    水潭之下的小世界其实十分狭小,这里只有会缓慢变幻天气的天空,有一座座悬浮在空中的岛屿,有一片风景优美的环形陆地,以及那如明珠一般的水潭。

    各处能见仙禽飞舞、灵兽嬉戏,遍地可寻的灵药,但此地元气虽充沛,却无多少大道的痕迹,灵物可无忧生长,却极难踏上修行路。

    那些岛屿上存在一些简单的石殿,规模也不算宏达,却与这里的景色融为一体。

    离裳的目光在各处扫过,扶着王升径直飞去了空中最大的岛屿。

    那颗岛屿上有一颗数千米高的巍峨巨木,大树的树冠笼罩了大半个岛屿,树根在岛屿下方随处可见。

    离裳带着王升到了这处巨木之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很快就在一团花丛中,寻到了一只与离裳面容相近的……玉雕。

    玉雕也是人身蛇尾,它的蛇尾随意伸展着,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靠在巨木的一根突出地面的根茎上,眼睛却紧紧闭着。

    “母亲……”

    离裳咬着嘴唇,将王升放在一旁,向前缓缓叩拜。

    那玉雕似乎是发生了一声轻叹,却在离裳叩拜时,化作了点点光点。

    光点汇成了一只手掌,轻轻在离裳脸颊上摩擦着,但随之就随风消散……

    那声叹息是带着满足的,没了牵挂与遗憾。

    离裳却是盘着蛇尾站在那,抬头看着玉色光点消逝的方向,注视了许久。

    “母亲,无论前路多少艰难险阻,我定会扭转我们一族的命途,延续我们一族血脉。”

    言罢,离裳转身看着王升,目光有些复杂,但很快就变得温柔且平静。

    她将王升抱起,放在了树下,刚才那玉雕所在的位置,而后转身飞入了树下不远处的石殿中。

    少顷,她捧着一只贝壳状的容器,其内则是一团如同流沙般的金色灵药。

    蛇尾化作了一双纤足,跌坐在了王升身旁,让王升隔着裙摆枕着自己的大腿,而后小心翼翼的将那金色流沙,倒入了王升口中。

    那金色流沙顿时化作了一团团流光,在王升体内缓缓流转。

    “我将母亲留给我的本源之力,分了三成于你,如此也算还了你护我这一路的恩情。

    若是给你再多,我怕是今后突破长生境时也不够用了。

    我也算了解你脾性,若你醒着怕是不肯接纳,我也只能将你暂时弄晕了……睡一阵吧,梦中还能与你师姐相会一番。”

    呢喃中,离裳拿了一面玉牌,在其内写入了一行小字:

    【我去石殿内闭关突破天仙,最迟三年可出关,你且在此地修养,灵药宝物可自取用之。】

    随后,离裳低头注视着王升的面庞,手指轻轻沾起了王升嘴角残留的一缕金沙,抹在了自己唇边。

    本源传承,可不能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