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八三章 袭杀
    这就好像带着部落战士在山林中打猎一般,猎物总不会按照自己人的意愿自己落入陷阱之中。此时便需要给它们用一些手段,逼着他们按照既定的路线走,直至落入陷阱或者包围圈中。此刻也是如此,耶律材不肯行动,便给他喂些诱饵,逼着他走。
    那诱饵便是针对渡口的猛烈攻击。完颜阿古大分出五万骑兵奔袭渡河的辽军,闹得声势浩大。明明可以碾压击溃渡过河的那三万辽骑,但完颜阿古大却告诉领军去袭击的将领,不许速战速决,必须要装作有进有退,对方一旦不支便给他们希望,不能让他们崩溃。要保证让他们有胜利的希望,似乎再加一把劲便会守住渡口的感觉,那样他们才会求援。
    他们求援的对象不可能是在河岸以北的兵马,而只能是向耶律材求援。除非耶律材不理不睬,否则他只能迅速率军往渡口靠拢支援。耶律材恐怕也会认为自己的全部兵马都在攻击渡口,他也想不到女真骑兵可以在明月之下的旷野之中潜伏的毫无踪迹。在通向渡口的旷野里,便是为他们挖好的陷阱。
    ……
    耶律材是个谨慎小心的人,他能成为大辽北方兵马的统率,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大皇子的身份。而且也是得益于目前大辽的局面。
    大辽进入了纷乱的局面,国中人心惶惶,各部落首领也有蠢蠢欲动的迹象。女真人的叛乱让整个大辽局面震动不安,在这种情况下,辽国大军的领军之权是不能随便给任何人的。除了南方的兵马可以交给足可以信任,且有联姻关系的韩德遂统帅之外,北方的兵马则由耶律宗元交到了他的两个儿子的手里。这是最为稳妥安全的作法,这时候除了自己的儿子和绝对的亲信之外,耶律宗元不可能会信任任何人。军队落入不良之人手中,那便加速大辽的灭亡。
    耶律材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北枢密院枢密使是怎么当上的,他也明白自己的能力如何。所以当他率军抵达战场之后,他便告诉自己,不要想着去独自立功,去主动攻击女真人。自己要做的事很简单,不要冒险,和耶律春的骑兵会师,以优势兵力进攻女真人取得胜利,解兴中府之危便可。做到这一点,自己便立了功,而不要去想着什么独自歼灭女真大军这种不切实际之事。
    正因为如此,他才在距离女真大军三十里外驻扎了下来,并下令严加防范,提前预警。他甚至没有选择连夜赶往三十里外的渡口处和耶律春的渡河兵马汇合。因为他不想冒任何的风险。
    然而,当渡口被女真人攻击的消息传来时,耶律材却不能坐视不管了。虽然他很想这么做,但是父皇的严令他是不敢违抗的。耶律宗元在给耶律材和耶律春两兄弟的命令中已经明确告诉他们必须相互协调合作,互相支撑救援。绝对不允许出现见死不救的情形,否则将杀无赦。两兄弟知道父皇的脾气,他说杀,那是绝对不会饶了的。在这一点上,耶律材和耶律春心里都清楚的很。
    所以渡口被袭击,自己只在三十里外,若不救援,事后必被父皇怪罪。父皇可不是能随便得罪的,那几乎等同于死路一条。所以,耶律材就这么被迫无奈的率军踏上了前往渡口的征程。
    耶律材也派出了兵马探路,但是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倒不是斥候们没本事,隐藏的再好,也会有破绽,也会被近处的人发觉。只不过,当这些斥候骑兵发现有异时,他们已经回不去了,因为他们已经在猛虎的嘴边了。所有的斥候骑兵都被全部宰杀,一个也没能回去报信。耶律材派出了数拨斥候,近三百余名侦察骑兵,尽数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耶律材虽然纳闷,但是他却无法因为这种情形而停下脚步。总不能因为斥候骑兵没有回来禀报消息便按兵不动吧,这个理由也说不过去。而渡河方向,冲天的求救焰火此起彼落升上天空,看样子已经到了很紧迫的时候了,他没法在这件事上纠结,只能下令兵马加速向渡口方向挺进。
    前二十里平安无事,渡口在望,喊杀声和火光都已经隐约可闻。十里的距离,在骑兵眼中那根本不算长距离。尽管是在夜间行军,但有朗月当空,地面又非崎岖的地形,小半个时辰肯定会抵达。所以,耶律材心中的担心顾虑也尽皆消除。
    三更过半,辽军前队三万骑兵小跑着进入了一片似乎有些崎岖的长草地形之中。周围似乎都是起伏的草坡,中间有几条宽达十几丈的道路平坦的很。骑兵们下意识的选择了这平坦的道路,三万骑兵自动分成六七条纵队,散布在相隔里许的旷野上。突前的一只兵马中,一名辽骑兵的校尉似乎觉得旁边那些起伏的土包有些奇怪,因为他发现这些草皮隆起的似乎甚有规律,像是有些人为的样子。而且,也不是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些草皮土坡似乎子啊微微的颤动。他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为了求证此事,他策马离开队伍来到一旁,伸着脖子瞪着眼探着身子往前方一片隆起的长草处用长刀撩拨草叶。
    忽然间,他张大了嘴巴惊骇的汗毛倒竖,因为他看到了长草之中有一双闪亮的眼睛正朝着自己回瞪。一刹那,吓得他魂飞魄散,张口便大叫起来。
    “啊!”那辽骑校尉大叫了起来,随着他的这声叫喊,但听一声霹雳弓弦作响,一枚白色的羽箭从隆起处射出,正中他的眉心。那校尉的喊叫只有半声便戛然而止,因为那支劲箭直接穿透入脑,带走了他的性命。他的身子仰天而倒,轰然落马。
    “杀!”一声凄厉的呐喊声响起,死去的辽骑马前的草皮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形站在了月光之下。与此同时,他身边的一匹战马嘶鸣着跃起,抖落身上的草皮。那高大的身影纵身一跃,已然上马。
    那校尉好死不死跑去窥伺的那片隆起的位置正是完颜阿古大的藏身之处。完颜阿古大身材高大,和其他女真人比起来像是个异类。此刻横刀立马而起,就像是从地里爬出来的死灵骑士一般,浑身上下漆黑一片,手中的弯月刀都是黑乎乎的。完颜阿古大原本还想再藏匿一会儿,让更多人的辽骑进入伏击范围,但却被那个好事的家伙用长刀拨开草皮,跟他对视了一眼。完颜阿古大这才不得不用短弩射杀了他,现身出来。
    但其实,此刻发动袭击也已经是很好的时机了,对方的三万兵马自然分割,已然全部进入了伏击圈,一切已经很完美了。
    随着完颜阿古大的怒吼声响起,原野上响起了悠长的号角声。在辽骑兵惊骇的目光中,他们的身前身后的草地上,隆起的小丘之中,无数的女真人像是活死人一般从地底下冒出来。尚未等他们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三万辽骑兵已然陷入了女真骑兵的重重包围之中。
    女真人发动了突袭。数倍于敌的女真人口中发出赫赫的怪叫之声,手持形状古怪的弯月刀向着不知所措的被分割成数支队伍的辽骑兵发动了凶横的冲杀。女真人跟辽人不同,辽骑兵遭遇强敌时最先想到的是游走射杀对手,但女真人虽然也属于游牧之族,但是他们的作战风格却跟辽人迥异。那也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所致,女真人为了生存,终日游走在山林之间,面对的是凶猛的山中猎物。一旦发现猎物的踪迹,千钧一发之际,往往便是扑上去的凶狠搏杀。很多女真人都有过跟山林虎豹和熊猪肉搏的经历。女真人某些部落的成人礼甚至是让即将成年的少年和一只抓来的活野猪肉搏并且杀了它。要知道野猪可是不亚于狮虎猛兽的东西,发起疯来像个疯狂的火车头横冲直撞,会要人性命的。女真人正是以此来证明一名少年具备捕捉猎物的能力,具备在山林中遭遇猛兽之后能够与之搏斗的能力。
    辽骑兵虽然强悍,但要看跟谁做比较。和大周兵马相比,辽骑兵便是噩梦一般的存在。然而,跟女真人比起来,辽骑兵却又像是孱弱的病人一般的不堪一击。更何况在被偷袭,被围攻的情形下。就算是正常对战,辽骑兵也绝非数量相当的女真人的对手。辽国立国的时间比大周还长数十年,升平岁月固然是好事,但是久无大战,又学会了大周的各种坏毛病,生活的安逸讲究起来的辽人,早已失去了当初草原上纵横骑射的强悍。数代而下,已然一代不如一代了。这也是完颜阿古大只数千部落勇士起事,三年过去不但没被剿灭,反而壮大如此的原因之一。更是完颜阿古大敢于骑兵争夺天下的底气之一。完颜阿古大清楚的看到了辽兵战斗力的孱弱,他才敢于将野心展露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