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双天纪 > 《双天纪》正文 第二章 吉莉安
    在最初与特铃兰人接触的两年里,常青除了与荷斯一家的交往之外,在他能够勉强与人对话交流之后,便一直随着村里唯一会读写的长者麦斯老人学习。当然,这种学习并不是免费的,常青每个月都要带一瓶酒给老麦斯。

    多年来,常青做过许多携带物品穿梭的实验,毕竟每次穿梭他都没有如终结者般**裸的出现过,身上的衣物和饰品都能够随着自己一起穿梭过来。但有一次,他拿着装有三只苍蝇的小瓶穿梭之后,却发现苍蝇虽然表面完好,但却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之后的试验中,穿梭之前还活蹦乱跳的小老鼠,在随他一步跨越世界之后,也同样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哪怕他再度穿梭回去,也无法让死亡的生物复活。由此可见,他除了自己,并不能带任何形式的生命体穿梭于世界之间。这让一直担心自己会带回特铃兰细菌病毒,导致自己的世界人类灭绝的常青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有着些许的失落,这意味着他无法与任何人分享这样的旅程。

    虽然有生命的个体无法随他一起旅行,但无生命的物品穿梭后却不会失去自己的特性。常青做过很多次的尝试,最终确定了自己能够携带穿梭的物品界限。无论是什么样的物体,无关材质,只要重量不超过七千三百四十五克,他就能够携带着一同穿梭。当然,这个重量不包括自己的体重,却包括着自己身上衣物的重量。数年来,自己的体重增加了几十公斤,但负重的上限没有丝毫减少,反而有一百三十几克的增加。这个重量是他多次试验,并用自己房中的电子秤精确称量出来的。如果负重超过这个数值,他便无法成功跨越世界的界限。

    每次去往特铃兰,常青总是会带上一些食物,供自己一天食用,有时还会多带一些与荷斯一家分享。他所带去的美味食品,总是能够让荷斯一家像过节一般的欢喜。当然,每个月他也会从自己涨到每月五百元的零花钱中专门留出一部分,用来买一些烟酒。虽然老麦斯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他的了,但他依然会带酒给老麦斯。至于香烟,则是他用来贿赂村里最厉害的武者伯里斯的利器。有了这东西,他才能从伯里斯那里学到剑术与格斗术。

    除了食物,他还会带一些书本和纸笔。如今的他,之所以被赛纳村的村民们称为“贤者的弟子”,这个称呼的起因,是他为自己编出来的身世来历。他并不在村里居住,而是在离村不远的树林中搭建的一间帐篷中住宿。这个帐篷是他攒了很久的钱,才买来的一顶高级行军帐篷。帐篷本身很重,他还是分几次才将所有帐篷零件运了过来。当村里人问起他的来历时,他告诉村民们,他是一个孤儿,跟随着自己的贤者老师,从很遥远的东方国度来到这里。他的老师性格怪异孤僻,不愿意与人往来,自己住在树林的深处。但他却不反对自己的弟子与村民们交往,只要村民们不打扰他的宁静就好。

    村民们相信了他的说法,因为他的容貌很明显的与当地人大不相同。而且,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中,他展露了自己的数学功底,帮村民们解决了一个生产中的难题。从那次事件之后,便有很多村民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他这里来学习数学。“贤者的弟子”这个称呼,也在村中不胫而走。以至于后来整个村的孩子都成了他的学生,他也便按照自己学习的经历,将一些数学知识,和简单的物理概念,以及初步的哲学思想,对这些孩子们进行传授。

    闲暇之时,他也会做一些实验,验证这个世界的物理现象与他的故乡地球世界有多少差异。或许是两个世界足够相似,一些基础的物理现象都吻合得很好,就连重力加速度也都只有小数点后两位的些许差异,当然,这种差异可以归结为地理位置的不同。这样的相似程度,虽然令常青困惑,却也让他的教学活动简单了许多。至少他不用费尽心机去修改物理常数,或者去重建数学定理和定律。但将教科书翻译成特铃兰语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在翻译和教授的过程中,他也不得不去思考这些知识的源流与本质。正所谓教学相长,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知识水平也同样的水涨船高,如今的他,甚至能够将一些诗歌翻译成特铃兰语而不失其优美与韵律。这种接近大师级的语文功力,令曾作为他读写老师的老麦斯也望尘莫及。

    十四年的时间,虽然忙碌于两个世界。常青依然自学了初高中以及大学的部分课程,如今的他早已能够熟练运用高等数学来分析问题,微积分方程对于他也不再是神秘的符号组合。虽然他仍是个初中生,但他所教授的学生都已经有了接近初三年级的知识水平。荷斯家的吉莉安是个数学天才,而奥玛则对物理极其着迷。由于两个孩子与他认识最早,在他没有被称为“贤者的弟子”的时候,他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所以只有这两人是到过他帐篷里的村人,也因此他们受到了常青的特别教授。吉莉安已经开始接触高等数学的内容了,奥玛也已经懂得了最原始的电池原理。在同龄人中,他们是与众不同的,学识仅次于常青的名人。

    常青的名字在特铃兰语中很难找到准确的发音,最开始吉莉安把常青的名字叫成查基,但却被常青明确地制止了。开玩笑,“茶几”?那是放满杯具的东西好不好!结果经历了“煽情”、“岔气”甚至“娼妓”等无厘头的叫法之后,常青慎重的为自己选择了符合特铃兰语境发音的名字“康斯廷”。无论如何,这个名字至少没有让人抓狂的联想。

    “康斯廷,你今天晚上会来我家吃饭吗?我妈妈会煮你最爱吃的杂菜锅哦。”吉莉安今年十四岁,一头栗色的头发,淡蓝色的眼眸如同宝石一般清亮,原本满脸的雀斑已经淡了许多,不仔细看的话几乎分辨不出了。当然,这多少得益于常青时不时带给她的祛斑面霜,虽然限于零花钱不足,他买的都是药店有售的非常便宜的产品,但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近段时间,吉莉安的身材也开始发育了,如今的她看起来就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美少女。

    常青从身边摸出一个木制的小瓶,递给吉莉安道:“上次你说面霜快用完了,我又拿了一些过来。”他当然不会傻傻的连面霜的包装一起拿过来,每次送给吉莉安的时候,都是把塑料管里的面霜挤入木制的小瓶里。这种十几元一支的面霜可算得价格便宜量又足,吉莉安用的十分节省,一支面霜她能用上两到三个月,这对常青来说倒不算是什么负担。

    “正好,我带了一些香肠,奥玛最喜欢吃这个,你帮我一起带过去。”常青带给荷斯一家的食物都是一些看不出原料的成品,虽然村子里的人也会饲养一些家畜家禽,但品种还是和地球世界的禽畜类有差别,如果拿一些明显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食材过来,难免会有惊世骇俗的麻烦,所以在这些东西的选择上,常青总是十分慎重的。

    十支精肉风干肠,装在一个布袋子中,递到了吉莉安手里,常青对她笑了笑道:“晚些时候我就过去,这边还有些事要做。”吉莉安很高兴的接过布袋,这种风干肠不但奥玛喜欢,他们全家人都很喜欢。她知道这是康斯廷的老师制作的东西,不知用了什么神奇的配方,能够令食物具有这样的美味。

    “贤者大人好厉害呢,康斯廷能做他的弟子真是太幸运了。”吉莉安这样想着,见常青拿起了一本书慢慢翻看,知道他又开始学习了,便默默地走出了常青的小屋。她很羡慕常青能够看懂那种精美的书籍,虽然常青总是会将书里的内容讲给她听,但她还是期待着能够有一天自己看懂那种精美的书籍。为此她已经开始跟随常青学习那种深奥无比的方块字了,但这种字写起来太难了,想要记住一个字的写法都很不容易,真难为康斯廷能把那种字写得那么好看。回头看了看她和奥玛一起帮手建造的木屋,吉莉安脸上露出了微笑。

    木屋很简陋,如果苛刻一点说,这根本算不上屋子,只能算是一个有四壁的木棚。但木棚非常结实,有了这个木棚,常青那顶军用帐篷在里面支起来就安全了许多,再也不担心会有大风把他的帐篷吹走,或者会有大雨把他的帐篷冲走。吉莉安和奥玛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有空闲的时候就会跑来找常青玩。当然,大多数时候,他们会被常青捉住,教他们一些超过村里教学进度的知识,所以他们在村里的孩子中是学识最为出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