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32章 番外二:母亲节特辑-寸草春晖
    自从林越安接管子璇的管教之职后,对子璇虽说疼爱有加,但在学业上也约束甚严,冯容和身为母亲心疼女儿,父亲管的紧了,母亲这里就适时放松了一些,跟随父亲读书的这几年里,子璇没少挨爹爹的戒尺和巴掌,但母亲几乎没动过女儿一指头。除了有一次子璇去后院池子里摘菱角被母亲发现,狠狠挨了一顿打。

    对于孩子淘气这件事,林越安管的倒没有冯容和这么紧。林越安总觉得孩子爱玩不是什么大错,调皮的孩子往往更聪明,所以不管是对林枫还是子璇,只要不闯祸不误事,在家里顽皮一些,林越安一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这次子璇下池子玩水被下人报给林越安知道后,他只是叮嘱子璇别贪玩生病了,但这件事给冯容和知道后,做母亲的却是生了好大一场气。

    “娘有没有嘱咐过你不许去池子里玩的“冯容和等女儿收拾干净后将孩子叫来自己房内,沉着脸看着女儿。

    “娘您说过,可是咱们家里的池子不深的,我下去的时候欢欢她们都在一边看着,不会让女儿出事的。”子璇低着头小声辩解道。

    “有人看着也不行,“冯容和见女儿还不知错,有些生气,拉过她伸手在她手心上打了一巴掌“池子里淤泥又厚又滑,摔一跤可不是玩儿的,平日里有些事情娘都纵着你,想让你自在一些,可你自己也要有分寸,不能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知道吗?“

    子璇心道女儿哪里有这么笨,下个池子还能摔到泥里去,再说自己又不是不会水,真摔了爬起来就是了,但是看见娘亲眼里满满的担心,再加上自己确实答应过母亲不去池子里玩水理亏在前,便老老实实的低下头跟母亲认错:“娘,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冯容和见女儿认错,口气缓和了下来,拉过女儿跟她细细的讲道理:“子璇,娘不是不许你去玩,娘是真的担心你怕你出事,姑娘家在闺中要守的规矩很多,娘不忍心你时时刻刻都被约束着,所以你偶尔顽皮,娘都由着你,可是这次的事娘不能姑息你,娘方才问你知错了没有,你说知错了,那知错了以后,应该怎么办?“

    子璇见母亲这么说,一时心里害怕起来,期期艾艾地结巴起来:“我,我我我……“

    冯容和硬下心肠,指了一个子璇身边的丫鬟欢欢吩咐:“去老爷书房里,把姑娘的那把戒尺取过来。”

    子璇小脸一下子红了,欢欢瞄了子璇一眼转身退下,不多时,那柄戒尺就被握在冯容和手上。

    “娘……我,我下次不敢了,不打好不好……”子璇可怜兮兮的看着母亲,红了眼眶。冯容和控制自己不去看女儿的眼睛,挥手示意侍女们都下去,只留她和子璇两个人。母亲两手握着戒尺,望着孩子,狠下心说:“子璇,你不要怨娘心狠,今天娘必须要罚你。你就当给自己长一个教训,以后再淘气的时候想想娘今天跟你说的话。”

    子璇心里惧怕不已,可见母亲沉下脸色又不敢在惹娘亲生气,只好一步一蹭的走到床边,委屈的看了母亲一眼。

    “平日你父亲怎么管教你,就按你父亲的规矩来。”

    子璇见母亲认真要罚,不敢拖延,弯腰趴在床上,伸手褪去自己的长裤和亵裤,撩起裙子,圆圆软软的小屁股就翘在床边。虽然只有母亲一个人在房间里,子璇还是脸红了,趴在床上又羞又怕,把头埋在床上不吭声。

    冯容和坐到床边,一手按住女儿的腰,一手扬起戒尺重重打了下去,“啪“的一声,女儿细嫩的皮肤凹陷下去,泛起了一条淡淡的红痕。

    “唔……痛……”子璇没想到母亲打的这么重,一下子哭叫出来。“不许乱动,趴好。”冯容和硬着心按紧女儿,扬起手保持着方才的力道一连打了十下,分散在左右两瓣圆鼓鼓的屁股上,把整个屁股打了个遍。子璇咬着牙忍着不叫出声,眼泪却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

    “知道疼了是不是?“冯容和用戒尺轻轻拍了拍女儿。子璇小屁股缩了缩,委屈的点点头。

    “知道疼了,那娘也不多罚,就在打十下,子璇,娘很久没有这样打过你,这次罚你娘希望是最后一次,下次如果还敢这么淘气,娘会更重的罚你。”说罢冯容和狠下心按着女儿的腰接着要打,却不想子璇挣开了她的手,用手挡在屁股上。

    “娘,痛……不打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你是还想在加罚是不是?“冷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子璇吓得缩回手,怯怯的望着母亲结结巴巴的说,“娘,我错了,我忘了,对不起,我,我……“

    “你父亲的规矩是怎么样的,用手挡了要怎么办?”冯容和硬着心看着女儿,淡淡地问。

    “要……要加罚,娘对不起……“

    “是哪只手去挡的?”冯容和不理会女儿的哀求,继续问她。子璇怯生生的把右手伸出来递给母亲,接着小手被冯容和一把抓住用戒尺朝着手心狠狠打了一下。打手心比打屁股更疼,子璇没忍住,一下子哭了出来。

    见女儿疼的厉害,冯容和心里不忍,松开她的手不再难为她,按着女儿的腰用戒尺拍着她绷得紧紧的小屁股,“这次先放过你,加罚就不加了,还有十下,你老老实实趴好,在挡一下你试试看。”

    子璇不敢在乱动,只是委屈的把头往母亲的方向挪了挪,伸手抱住了母亲的腰。冯容和被女儿搂着心早就软了,咬着牙强忍着心疼扬起手又打去十下尺子,期间子璇痛的受不住从床上扑到她怀里,冯容和也没有推开她,按着女儿打完剩下的戒尺后,顺势拖着她的胳膊把她抱着趴在腿上,拍着女儿的后背忍住心疼等她自己止住啼哭。

    子璇抽抽噎噎的哭了一会儿,平静下来,半晌没说话,心里委屈不已,抬头看见母亲眼里含着泪伸手一下一下抚着自己的头发,鼻头一酸,趴在母亲膝头张口小声说了一句:“娘,我知道错了。”

    冯容和叹口气,再也狠不下心,伸手给女儿揉着红肿的伤处,见孩子屁股红了一圈心痛不已:“你呀,下次在不许这么让人不省心了。”一面说,一面去给她擦眼泪哄她,“我听说你下池子是去摘菱角是不是?是你自己想吃了?下次想吃什么想要什么,你就过来跟娘说,别自己在下面胡闹。”

    “乖,好孩子不哭了,你要是想吃,明天娘就叫人去外头买给你,好不好。“

    子璇趴在床上把头蹭进母亲怀里,伸手搂住冯容和的腰:“不是我想吃,是娘你要吃一些,菱角吃了对您身体好。“

    冯容和察觉女儿话语里的意思,拍拍她的头问道:“怎么,你去捞的那些菱角是要送给娘的?“见女儿肯定的点了点头不由失笑,“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给娘送菱角了?”

    “之前我听娘一直有些咳嗽,爹爹说娘亲最近肺火有些旺,我是想摘些菱角给您润润肺。”子璇期期艾艾的说,“娘,其实我一开始不是想下去玩水的,我想把菱角摘出来送给您,但我没想到会让您担心,您别生气了嘛。”

    ----------------------------------------------------------------------------------------------------------------------

    冯容和责罚了子璇的事情林越安很快就知晓了,弄明白事情来龙去脉后,林越安有些错愕,问了问子璇那里没什么大碍后,便起身去了冯容和住的院落。

    林越安走进内室的时候,就看见妻子正坐在床边悄悄低头抹泪,旁边还放着那把戒尺。冯容和见丈夫进来,抬头勉强笑了笑,伸手把眼泪擦掉,林越安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去把戒尺拿开,拍拍冯容和的肩膀,坐到妻子身边。

    “您方才从哪儿过来的?吓了我一跳。“

    “刚和枫儿在前院说了会儿话,“林越安打量妻子的神色,温声问她,“还在担心璇儿?她在自己屋子里,现在大概正在歇着。”

    “她……怎么样了,没事吧?是不是还在哭呢?“

    “没事,“林越安低声安抚妻子,”叫她娘亲打了几下尺子,能有什么事。”一面说林越安伸臂搂妻子入怀温言抚慰,“怎么,心疼了?从前我管教她,你这个当娘的看着心疼也还说得过去;现在你自己动手管教,我这个当爹的还没说什么,你就先心疼了,你呀,怎么样你都心疼。”

    其实林越安自己也心疼,不过父亲的感情比较深沉,没有母亲流露的这么明显而已。

    “是我脾气太急躁,我该多问她两句在罚的,差一点辜负了孩子的一片好意,”冯容和叹了口气,有些心疼也有些自责,“她去摘菱角是要送给我,我知道,我倒不是后悔这次管教她,女孩子下池子玩这么危险到底不应该,咱们家里难道还要孩子来做这些杂事不成?我就是心里难受,也老是惦记着放不下。”

    “不瞒你说,这次我虽然硬下心罚了她,可还是怕她心里难过,怕她埋怨我,总担心这次把她打重了,”容和伸手抹了抹眼泪,推推丈夫,“孩子一向跟你亲,你替我去看看,要是她跟我怄气,你帮去我哄一哄,安慰安慰她,让她别在伤心了,啊”

    林越安无奈,搂着妻子劝慰道:“什么叫她跟我亲,从小到大我管过她那么多次,哪次你不是暗地里护着的,她难道就不亲近你这个做娘的了孩子从小到大我罚过她多少次,你看她什么时候不亲近我了?你这个当娘的也太操心了。要是担心,我陪你去看看,或者我去把她叫过来,让她给你好好认个错好不好?”

    “唉,好好的又要认什么错?“

    冯容和“扑哧”一笑,埋怨地看了丈夫一眼,用手帕擦了擦眼角,低声道:“你不懂,就是因为我平日里护着她,我才更怕她伤心,孩子在懂事,挨过打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再加上她又大了,小姑娘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受了罚总会难为情,这个时候难免委屈难过,不乐意见我也是有的,所以才叫你去看看她。”

    林越安揽着妻子,点头答应她:“好,你放心,子璇这孩子很懂事,不会和你这个做娘的生气的,要是她跟你置气,我去跟她说。”

    “哎,可不是让你教训她啊,“冯容和赶紧拉拉丈夫的衣袖,“我是叫你去哄她。谁家丫头受了父母的罚还不许人家闹几天脾气了?她再懂事今年也没多大,还是个小孩子呢。“

    “好,依你依你。”林越安无奈,“我去哄,你放宽心,啊。“

    -------------------------------------------------------------------------------------------------------------

    那天晚上还没等林越安去找女儿,正好看见子璇站在门口,犹犹豫豫的磨蹭着要不要进去,不由失笑,上前招手将女儿唤过来,搂着她低声问:“过来找你母亲来的?”

    子璇俏生生的偎在父亲怀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你母亲正好在里面,去跟她说说话,“林越安伸手搂了女儿一下,低声逗她,“跟她撒个娇,让她哄哄你,乖啊。“

    子璇靠在父亲胸前,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冲父亲笑了笑,走到内室找母亲去了。

    冯容和正一个人坐在房里出神,见子璇进来,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看着女儿挪到自己身边,拍了拍床边示意她过来坐。

    “娘,我坐不下。”子璇可怜兮兮的望着母亲,扯着冯容和的袖子撒娇,意思是要抱抱。

    “没把你打疼又过来跟娘撒娇是吧?“冯容和虽然还沉着脸色,语气中却充满了心疼和无奈。

    “娘你喝茶。“子璇讨好地端了杯茶放在母亲面前,见母亲再也板不住脸,便大着胆子蹭到了娘亲怀里。

    冯容和伸手把女儿搂住,轻轻戳戳她的脑门:“是不是有事要跟娘说?“

    子璇冲母亲笑了笑,转了个身子搂住冯容和的脖子:“娘,你什么时候让人去买菱角呀?”

    冯容和忍不住噗嗤一乐:“明天就去买。“

    子璇笑的眼睛弯弯的,像只小猫一样蹭到母亲怀里:“那娘可要听爹爹的话多吃一些,爹爹说这个时节吃菱角最好了,清火解暑,比药都管用。“

    冯容和心中一酸,把子璇抱起来,对视着她的眼睛,柔声说:“璇璇,娘知道你去摘菱角是出于一片孝心,娘心里很欣慰,我们子璇是个乖女儿。“

    “可是娘没有问清楚就打了你,错怪了我的乖女儿,你会不会怨恨娘?”

    子璇愣了愣,要说心里一点埋怨都没有也不可能,她望着母亲有些发红的眼眶,鼻子一酸小声说:“娘,那我说实话,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不生气。”冯容和拍拍女儿的后背,“娘就要听你说实话,你就算怨娘是应该的,娘为什么要生气呢?”

    “……我,一开始是有点儿,可是现在没有了,现在真的一点都没了。“子璇连连保证,生怕容和不相信的样子。冯容和心中酸楚,搂紧了子璇,忍着不让孩子看见自己的眼泪,低头亲了亲女儿的额头。

    “那你也答应娘一件事好不好?“

    子璇把头从冯容和怀里钻出来,看着母亲。

    “再也不许去做危险的事情了,“冯容和点点她的脑门,“要是你这次在池子里摔着了,娘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菱角了。“

    子璇小脸一红,搂着母亲的脖子脆生生的答应了。

    “好了好了,跟娘一道去用饭。”冯容和见女儿好好的也放心了,招手让下人进来,吩咐传膳,一面布置着一面问,“老爷和少爷呢?”

    下人回禀说林大人说要和少爷在前院用饭,请夫人和小姐一道用,不必等他们。

    冯容和听闻心里明了,恐怕是丈夫特意留出空间要她们母女独处,正好没了男人在,孩子身上又有伤,冯容和乐得和女儿说几句贴心话,当下叫人将饭送进来,等下人都退出去,只余她们二人也不用避讳,让女儿靠在自己身边挨着她坐,免得碰疼她。

    子璇看着摆上来的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心中被娘亲的关爱填得暖暖的,看着母亲给自己添菜,也讨好的站起身,给母亲盛了满满一碗汤,乖巧地双手递到容和面前。

    “哎,快坐下,又没外人,讲这些虚礼做什么,一站一坐的别把自己弄疼了。”冯容和嗔怪地看女儿一眼,拉她坐在自己身边的软垫上。子璇笑着滚到母亲怀里抱着容和撒娇,冯容和无奈,搂住她哄了一会儿子璇才肯乖乖坐好。

    “再别闹了,快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