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召唤师 > 《仙界召唤师》正文 第二十八章 爆发
    ps:看《仙界召唤师》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生死关头,只听见“嗖”的一声之后,又是利箭刺入身体的声音,伴随着一声痛呼,一个山贼倒在了地上。紧接着,又倒下第二个、第三个。刀疤男子手上动作不由得一缓,任平生乘此机会,向左边一翻身,躲过了这来势极为凶猛的一刀。

    刀疤男子脸色铁青,加上之前吴老三他们三个,自己的兄弟们已经折损了六个。在他原本的想法之中,屠杀这帮村民自然是杀鸡用牛刀,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一众山贼也是怒不可遏,齐齐转身向后看去,这才注意到赶来的数十村民,多数人都拿着锄头等农具,其中数个强壮高大的中年汉子手持铁弓,很明显,射杀自己兄弟的正是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山贼们不等刀疤男子吩咐,就提刀向村民冲去。

    这正是听到王林报信急急赶回来的村里的青壮年们,但他们一回来就见村里已经遍地是尸体,再也不管是否拼得过山贼,立刻就含恨出手。手中的铁弓原本是担心在干活时遇到猛兽袭击,现在,立刻用到了这些禽兽不如的人渣身上。

    山贼们也是满眼恨意,在他们的心中,再多的村民也都不过是蝼蚁罢了,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兄弟?

    在冲锋时,又有两个山贼一不小心被箭射中,倒了下去。但当山贼们冲到村民面前时,形势立马转变。毕竟,平时都是锄地种田的农民哪里比得上刀口上讨生活的山贼?即便有几个战斗力还要高过一般山贼的猎户,但在一群山贼们围攻下,自然也是岌岌可危起来了。不一会儿,就有五六个村民倒在了山贼的屠刀之下。

    任平生亲眼看见原本熟悉可亲的村民如同入魔一般不顾死活的与山贼拼杀,一个个倒下,内心涌起一种无言的痛楚,以及极度的愤怒,也不再管自己身上的伤势,咬着牙就冲上去与刀疤男子以命博命起来了。

    刀疤男子也是一急,就想速战速决之后再去屠杀村民,以免自己再折损几个兄弟,手上弯刀也舞得更凶狠了几分。

    两人再度交手的第一招,就见刀疤男子胸前被划破,这是他的第一次受伤!紧接着,刀疤男子反手便是一刀,实实地砍在任平生的肩头,任平生不由得一沉,只感觉左肩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一般,但上面却又传来清晰的痛楚。

    刀疤男子一击功成之下,又使出数记快刀,将任平生逼得不断后退,再次陷入了生死攸关的地步!

    不远处村民被杀时传来的惨呼更是让任平生心痛。他手将刀柄捏的很紧,对于目前的绝境感到无比愤恨,几乎都要到了怒发冲冠的地步。

    生死一线,任平生识海内原本停滞的灵气在这一瞬间猛然加速流动起来,竟然比平时还快几分的模样。赫然是在死亡的危机之下,原本被压制的修为猛然爆发出来。

    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掌握力量的快感,之前凶悍无比的刀疤男子在厉害能比得上修为恢复了的任平生么?

    鲜血仍然直淌,但任平生这一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刻,他已经有了改变整个战局的能力!

    左手一扬,刀疤男子手中的狭长弯刀便已经到了自己手上。一瞬间,便使得局势逆转。

    在刀疤男子无比惊愕的眼神中,任平生便是一拍灵兽袋,将黑水玄蛇放了出来,略微吩咐几句,黑水玄蛇便奔山贼与村民的方向而去。

    “修真者,你……你竟然是修真者?”

    见到任平生这般手段,刀疤男子立马惊呼而出,脸上表情瞬间变得阴晴不定起来。毫不犹豫的,在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一丝一毫胜利机会的情况下,他马上“咚”的一声跪倒在地,求饶起来。

    “饶命啊,仙师,我……我实在是不知道你……你……”原本还是一脸狠戾之色的刀疤男子一脸惊惧,连连讨饶起来。

    “哼,原本不知道我竟然是一名修真者对吧?难道弱小的人你杀千百个都不会有一丝悔意?遇到一个比你强的人你就立马跪地求饶了,就知道生命的可贵了?当你执掌别人生死权力时,你考虑过他人是如何爱惜自己生命的么?”狂风将任平生的长发吹得飘扬起来,这一刻,他如同疯魔。

    刀疤男子知道眼前的修真者是不会放过自己了,连忙伏倒在地上等待任平生上前,就要暴起伤人。但此刻的任平生就算再疯狂,神识一放之下,对于刀疤男子的举动自然一清二楚。单手一掷,就将刀疤男子贯穿。

    刀疤男子仰面倒下,眼睛睁大,一脸骇然,一代山匪头子就此死在一个无名的村庄。

    此时,在村民那边,黑水玄蛇大展神威,将大部分山贼统统击杀,剩下的数个山贼惊骇之下,就向四面八方逃逸而去,黑水玄蛇正想追上去,却是被任平生阻止了。

    见到帮自己的黑蛇是任平生的宠物,村民们放下内心的惊惧,一股怒气喷涌而出,就向逃散的山贼们追去了。任平生知道,此时仅有的几个山贼已经吓破胆了,倒也不会再对村民造成什么威胁,就任由村民们去了。

    任平生单手提这狭长弯刀,跟在跑的最快的一个山贼后面。那山贼见到追自己的人竟然是这个原本看似清秀,实则无比凶残的青年,大骇之下,脚上速度又是加快了几分。看到前方有一匹自己留下的骏马,立马骑了上去,慌不择路的纵马狂奔。

    乌云如墨,不断翻涌,将整个天空的渲染成一色!

    突然间,天地陡然一道亮光闪逝,在过片刻,一道惊雷响彻天地,一场豪雨就要急急落下。

    任平生紧紧跟在那狂奔的一人一马后面,脚下虽然看似不快,但却是没有慢上前方人马一步,一直保持着与开始一般的距离。

    大雨倾盆而下!

    逃跑的山贼都已经急得快哭了,马速越快,任平生也就越快,自己根本就逃不掉!这种想法一旦在其脑海里浮现,便是再也挥之不去了,一种无比绝望的情绪弥漫在心头,将其逼得几乎快要崩溃。

    “啊!啊!我和你拼了!”山贼一拉马缰,陡然停下,翻身下马,举着大刀就向任平生狂奔而来,状如疯魔。

    任平生一脚就将其踢飞出去,丢掉狭长弯刀,一拳就打在山贼身上,让其不由得喷出一口鲜血,接着,任平生又是一拳砸了下去。第三拳、第四拳,一拳接一拳,如同任平生的愤恨,连绵不绝。

    “你有什么资格绝望?你有什么资格疯狂?当你面临那些在你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的老幼妇孺时,你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么?你有一刻的不忍么?”任平生声嘶力竭地大喊,眼泪簌簌而下。而那山贼在其乱拳之下,早已经咽了气,变得面容扭曲了,难以在识别出他以前的面貌了。

    雨滴沿着发梢,夹杂着任平生的泪水滴落在草地上。

    大雨冲刷之下,血水染红了任平生附近的大地,其中,既有任平生自己的,也有再也没有一口气的山贼的。

    不知过了多久,任平生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村子。

    只见村里已经成了真正的传说中的修罗血狱,阎罗死地。一百多具冰冷的尸体在大雨冲刷之下,血流汇河,其中,多少都是任平生见过数面,打过招呼的啊!就这么半天功夫,便已经是天人两隔了!幸存的孩童们伏在自己亲人尸体上大哭,大人们强忍内心的悲痛,一边安慰孩子,一边组织收殓尸体。雨势越来越大,悲痛的人们在暴雨中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