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召唤师 > 《仙界召唤师》正文 第二十五章 山村
    ps:看《仙界召唤师》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任平生正想起身出门看看自己究竟在何处,却是全身一阵剧痛,身子不由得一软,已经是完全使不上力了。

    “小子,你还是好好躺着吧,吸入了这么多血色迷雾,一身修为都已经被压制住了,现在又恢复到凡人的水平了,看样子,没有十天半个月的休养恐怕连练气一层都是没有办法恢复了。”天琅仙尊惋惜道,不过马上又是点点头,又笑道:“不过,幸好,你现在暂时逃脱了那百里青的追杀,而且看样子,那百里青还暂时找不上来。”

    既然天琅仙尊都是如此说了,任平生也就略微地放下心来。

    任平生苏醒大概一炷香之后,只听见“嘎吱”的一声,房门被轻轻地推开开了。

    进来一个面容黢黑,一脸沧桑的老农,手里提着一个水壶,带着关怀之色望向任平生。

    “少年郎,你的身体好些了么?”农夫原本是想轻轻推门,给任平生倒上一杯水的,见任平生已经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原本的小心翼翼也变得大方起来了。

    任平生虽然有些难受,但还是强撑着点点头,笑道:“谢谢老人家了。”

    老农纯朴的脸上露出善意的微笑,道:“你没有事就好,哎,当时在林子里看你一身鲜血的样子,可把我吓坏了。万幸还有一口气,并且身体逐渐好了起来,也幸亏你现在年轻,身子骨硬朗,倒也能够坚持下来。如果像我这个年纪遇到你这么严重的伤,可是万万坚持不下来的……”

    也幸好,老人家却是没有询问任平生为何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只是一直在边上夸赞其身子骨健朗。这也让任平生略微松口气,少了一些麻烦,不用编造一些理由去解释为什么突然受如此重伤。

    “对了,少年郎,你刚刚醒来,还是先喝一点水吧。”随即就将刚刚提来的水壶放在桌子上,又拿过一个大碗,提起水壶就将热水倒了进去。

    任平生有伤在身,接过大碗,却是发现自己不大方便直接用大碗喝水,不由得眉头轻轻扬起。

    老农看到任平生轻扬眉毛,却是误会了,尴尬地笑道:“看你穿着打扮,家境想必不差,用着大碗喝水不大习惯吧。呵呵,给你换的衣服和其他什么的也都不大好,现在你也只能先将就将就了。”

    见老农误会自己嫌弃大碗,任平生连道:“老人家,你别误会,只是我才醒过了,动作有些不大方便,并没有半点嫌弃的意思。我的家境本来也不富裕,只是这两年家父做生意赚取了一点小钱,才稍微好了一些,你可不要误会了。”

    其实老农倒不是真的相信任平生的这番话,但见到这么一个家境不错的俊俏小哥怕自己误会,能向自己解释,并没有自己脑子里那种不通情理的无知少年的一点特征,对任平生的好感瞬间增加了不少,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挂着笑容,连道:“呵呵,倒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了,既然你现在不大适合用大碗,我再去拿一个小碗来吧。等一下让我老伴再煮点稀粥,给你备着。”

    放下碗,老农便笑着离开了。

    又过了不久,老农的老伴就带了一个小碗和稀粥过来。见到任平生确实一重伤难愈的模样,便主动提出喂任平生。任平生原本是拒绝的,但自己端碗的时候发现还是全身阵痛,的的确确有些勉强,在阿婆的坚持下,也就不好意思的笑着答应了。

    阿婆动作喂任平生的动作略微有些慢,但这种速度对于目前的身负重伤任平生来说可能刚刚合适。

    阿婆那细心的动作让任平生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生病时,母亲也是如此喂自己吃药,渐渐地,眼前的情景与自己记忆中那个模糊的记忆片段重叠。

    有多久没有见到自己母亲了?

    任平生的眼眶微微泛红,渐渐湿润了,这种温暖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再感受到了。

    阿婆有些惊讶,不解道:“小伙子,是不是烫着你了?”然后就将左手放在碗上方,试了一下温度,觉得并不是太烫,不由得又摇了摇头。

    任平生擦擦眼角,强笑道:“不是不是,只是风太大,迷了眼睛。”

    窗外狂风呼啸,漫天的落叶。

    但在老农出去的时候,就因为担心加重任平生的伤势,早已经细心的关掉了窗子。外面的风再大,哪里又会迷了任平生的眼睛?

    阿婆毕竟也有丰富的生活阅历,见任平生不愿多说,自然也不戳破,含笑将一碗粥一点一点的喂给任平生。

    ……见任平生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天琅仙尊也就沉睡起来了。任平生除了养伤也没有其他事,伤势太重,就连修行也是不行。除了睡觉以及偶尔老人夫妇陪他聊聊天,他好像也是的确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在床上躺了四五天的样子,任平生才感到渐渐有了行动的能力。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一直躺在床上养伤无疑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所以,任平生能够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出房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屋外不一样的空气。

    这时候,正是傍晚时分。太阳落至西边,天际一片火红的晚霞,煞是好看。整个山村陷入一片宁静之中,只是随着人们的归来,渐渐传来了一声声犬吠,搅乱了这一片宁静。

    老农夫妇也荷锄归来,见任平生站在门前,不由得又喜又惊,老农连忙道:“伤好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语气中透露出真真切切的关心!

    任平生心中不由得一暖,笑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其实任平生体内的伤势还差得远,目前仍然被那诡秘的血色雾气压制着修为,但目前行动却是没有了太大的问题,之所以说自己好了,更主要的是安慰老农夫妇二人。

    只见老农夫妇二人一听任平生好得差不多了,脸上立马露出喜色,竟然是比任平生还要高兴几分的样子。

    但阿婆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劝道:“才刚好就跑出来干嘛,赶紧回去再躺着,可不要出什么意外,还是等再好一些再说吧。”

    “阿婆,你让我再去床上呆着,就算身上的伤势好了,难免也得逼出病来,你还是就让我在村子里走一走吧。”“天都已经快黑了,还是明天在出去吧。”阿婆不放心道。“没事儿的,支出去一小会儿,明天就回来。”任平生坚持道。见任平生如此坚持,夫妇二人细细思索一会儿,也就勉强同意了。得到老农夫妇二人允许,任平生竟然如同孩子一般喜不自胜,不顾刚刚才恢复些元气的身子,兴奋地跑了出去。天色渐暗,小山村又逐渐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晚归的村民家中点起灯火,炊烟袅袅升起,与天色渐渐融合成一幅美丽画卷。静谧、美丽。这种山村晚景任平生还是第一次见着,他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