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四十五章 我要用设定砸死你!
    吉尔伽美什怒目圆睁的人头滚落在地上,滴溜溜转了一圈,渐渐化成了金色的粉末消失在现世。

    “演技迫真,加把劲就可以去好莱坞了。”

    从加快涌出的黑泥间接确认了最后一名敌人的死亡,苏醒的心情很好,连带着毫不吝啬地夸奖了身边女孩子的表演天赋。

    “喂,你这无礼之徒,我可是真的在替你担心啊!”

    像是被侮辱了一样,贞德白皙的脸庞上立刻泛起了恼怒的粉红色。

    “以前你没这么容易炸毛的……该说果然是法国人吗?直率大胆的本性还是没怎么变化。”

    苏醒小声说了一句,贞德立刻发起犀利的还击。

    “你那种刻板印象就像英国人必然抽烟斗戴礼帽,美国人必然大大咧咧,俄罗斯人必然酗酒一样……可怕的文化隔膜,真是愚蠢的男性。”

    咳……无所谓了。

    钉头七箭书、月时计和斩仙飞刀的组合,是一早就决定好的。利用斩仙飞刀的必杀和阻断复活的效果,无论出了什么岔子都没问题——实际上,苏醒还有些以防万一的布置没有用上,正好用到下一步。

    “boss看样子来得比想象中还要快一点。”

    轻飘飘带过尴尬,苏醒一指城堡废墟之上。贞德抬头望去。

    裸露出来的金色杯子孤零零地悬浮在城堡顶上,向外安静地流淌着似乎永无穷尽的黑泥。大半个城堡废墟不知不觉间已经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黑色。

    “检查下之前埋好的防护装置。”

    “……好,没有什么问题。”

    不多时,贞德已经转了一圈检查完毕。

    在八方预先深埋的阵法的枢纽。这些是苏醒花了几天的时间做好的,为此消耗了不少资讯,实力有所下降。

    如果苏醒失手没有立刻杀死吉尔伽美什,这些枢纽组成的阵法就会自然启动,抵御ea挥动之后紧接着切断攻击的大洪水(吉尔伽美什史诗中灭绝人类的洪水)。同时,这也是用来遏制此世所有之恶的围墙。

    “那就好。贞德,你退后吧,一会儿我护不住你。”

    苏醒手一拂,贞德身体向后一飘,不由自主地退出了阵法笼罩的范围。

    望空虚踏,像是在无形的阶梯上行走。不多时,苏醒已经到了小圣杯的旁边。

    他的目光从小圣杯转移到了虚空中的【孔】。现在,那个【孔】已经散发出极其强烈的存在感,哪怕是普通人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里的不对劲……可惜这里只有苏醒一个人能感受到这种奇异的情况。

    像是要遮蔽住当头的太阳一样。

    没有捷径了。

    几乎是瞬间,苏醒就作出了判断。

    之所以说小圣杯是钥匙,是因为六名从者退场后会返回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所谓的孔,就是这个短暂过程中现世到世界外侧的通道。圣杯系统本质上就是将客人邀请过来,然后乘着宴会结束,客人回家开门的一瞬间跟在后面偷偷溜进去,同时用什么东西(大圣杯的魔力)堵住门不让它关上而已。

    所以原著中saber破坏小圣杯也无济于事。从者不可能滞留在现世,就像把客人邀请过来结果主人家被打得一塌糊涂,对客人们回自己家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烧毁孔的手段,或许saber的光炮或是吉尔伽美什的ea能做到,但苏醒恰巧缺少那种简单暴力的输出能力,贞德更不用提。而净化圣杯,或者说净化大圣杯中受污染的魔力……以苏醒身为caster的水准还是力有未逮。他并不是神代的魔法师,本身的定位也相当模糊。

    如果就放着这个烂摊子不管,几分钟后圣杯也会自动解放。到时候,此世所有之恶将会更难解决。大海一样的黑泥会直接毁掉冬木市,顺带把苏醒和贞德二人一起毁掉。

    那就让我看看吧……全人类的恶意,到底有多厉害。

    远远望了一眼贞德,苏醒将手按在了圣杯上。

    ————————————————

    “欢迎欢迎。”

    轻轻鼓掌,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

    微微显出了吃惊之色,苏醒随手五火球就砸了过去:

    “日安。”

    “……”

    接住火球,沉默了一下,那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你躲在圣杯几十年,不会就等着和我玩大眼瞪小眼吧?”

    苏醒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嘴上却步步紧逼。

    因为……对面的这个人,和他本人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很多小动作都完全相同。

    “如你所见,我就是你。”

    “别告诉我,你是什么分身或者第二人格,什么人最难的就是打败自己这种话,这年头早不流行了。”

    苏醒很干脆地又搓了五火球。

    对面的人也很干脆,同样捏了五火球,火球在空中相撞,归于寂灭。

    “我并不是什么圣杯的恶意之类浅薄的东西,我是你的一部分。我给出的证据是:我知道,你曾经在绯弹的亚里亚、魔法禁书目录、凉宫春日三个世界旅行,并干掉了强观察者。这些都是不可能记录在此世的阿卡夏记录里面的,所以理论上能获得你的信息的人除了你自己,只有会读心术/强大分析能力的生命体。而读心术和实时分析等等没办法分析你没有正在想的事情,例如你曾经在与天使的战斗中以耶稣的神性作为伪装外壳等。就算存在‘我’扫描你记忆后哄骗你的可能性,或是我在更高的层次获知了你的情况的可能性,以你曾经干掉强观察者的经历也能察觉到异常。综上所述,我就是你——或者说我们都是一体的这个结论,实用意义上成立。”

    他说话的方式很奇特,没有什么停顿,也没有给苏醒思考的时间……但苏醒却完全没有理解的障碍,这完全就是苏醒自己惯常奉行的思维方式。

    “我承认这个结论。”

    苏醒平静地望着对面的【苏醒】。由于他现在还是以立华奏的外表出现,对面的这个人反而更像是本体。

    “也因此,我认为我对你没有必要进行诸如试探、欺骗、诱导等等无用的策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区别——这里站着的这个人,”【苏醒】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只是苏醒在存在某个念头情况下的表现形式。而你,是另一种表现形式。通俗地说:一个人喜悦的时候和悲伤的时候都是这个人。我们现在处在这种能够互相看见的、类似双重人格的诡异状况,实际上只是托了黑圣杯营造的特殊环境的缘故,让我们的内心通过外化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已。”

    “你直到目前为止的世界观是……”

    “所有世界组合起来是一个不规则形状的松散集群,每个世界都可以被视为一个带有无数属性的点。这个点和一个或多个强观察者双向链接,并同时和大量弱观察者单向链接,以这个点为中心,组成辐射状结构。不同的点之间同样存在薄弱的链接,用天体做形象比喻的话就是疏散星团。宏观来看,这个庞大的群体在某个方向——即是朝向真实世界的方向——的形状应该很特殊,类似凹陷的半球。这是我经过三个世界之后提出的假说。”

    “正确。”

    确认了对面人的身份,苏醒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意外。他只是顺便验证而已。这个假说由于样本不够的缘故十分粗陋,不出预料的话离真实很远。但也正因如此,只有苏醒自己知道这个假说。打个比方,任何人都知道35+45=80,但有一天,小明算这道算术题算错了……除了小明本人,通常情况下没人知道他算的“错误的结果”。

    “于是你想干什么?用嘴炮来挡住我?”

    “都是一个人谈什么挡住,你能想象一个正常人,因为今天高兴,就要让自己永远失去悲伤的能力么……只是单纯的谈谈我这一部分的想法而已。”

    ps:之前答应更新,结果不小心睡过去了……干脆抛点逼格高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