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三十八章 苏醒堂堂正正的战斗
    “berserker退场。”

    苏醒的眉头动了一下,眼前顽强燃烧的熏香同一刻终于烧到了尽头,无力地溅起几粒火星,吐出最后一缕青烟。

    这里是苏醒所构建魔术工房的最深处摆放香案的房间,阴凉不透光。他背着身子,声音平淡。贞德跪坐在旁边。

    “他已经做到了我们想要的,现在退场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只是不知道他是被哪名从者杀掉的。”

    贞德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利用berserker的计划有一大半是贞德策划的,目标如前所说,就是把水搅浑、找替罪羊。事实上,两人都不关心是否能嫁祸成功——鉴于berserker对saber的情感,无论成功与否,都能起到混淆视听和转移仇恨的效果。现在的成果,几乎可以说完美,贞德作为谋士也不禁有些自得。

    “余下的从者除了我方,按照难对付的顺序分别是archer、saber、lancer。按照在下的判断,小手段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剩下的就是收拾残局了——第一个是lancer。打倒lancer之后,爱丽斯菲尔体内将会有五个从者,身为小圣杯容器的职能将压倒她身为人类的外壳。这样,saber本人也多了一个拖累——尽管在下不准备用爱丽斯菲尔作为筹码,但是只要以守为攻,等待御主出问题的saber不得不主动找我们决战,就可以拿到战斗的主动权,还可以避免在爱因兹贝伦的魔术工房里战斗。至于archer……他的确很难办,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他在这段时间先来找我们战斗的话,只要注意不要被剩下两个从者捡了便宜,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如果保守些的话,万一那种事发生,我们不战而退也是可以的,拖不起的是爱丽斯菲尔,需要主动的是saber。能把archer留到最后,是最好的状况。”

    苏醒陈述着接下来的细节布置,贞德再次在地图上确认探查到的lancer主从下榻处,保证不会出现低级失误。

    “行动时间今天晚上十点整。在下已经休息完毕,负责警戒,贞德你睡吧,到时候我们都要保持完美状态——通过模仿获得的神秘在从者级别的战斗中恐怕只能使用一次,魔力如果不够的话可就出了大问题了。”

    两人走出了房间,身后燃尽的香旁边,另一支新点上的熏香在四周摇曳的烛火里散着缕缕青烟。

    ——————————————————————

    间桐脏砚从废墟中慢慢爬了出来。

    很难讲他到底还算不算人类,无论是从外表还是内在来说;原本他至少还有个人类的外形,现在大半的皮肤已经撕裂,露出里面蠕动着的密密麻麻的虫子。血管、肌肉、骨头、筋膜……没有什么东西不能用虫子替代的。间桐脏砚,更像是个有意识的虫囊。

    也正因为这样,仅仅在最前端有伤害的誓约胜利之剑只是蒸发了脏砚的一个身体而已。在间桐老宅最深处翻涌着的虫池在一瞬间就生出了他的形状,尽管下一秒几乎整个虫池也被轻易抹平,但脏砚总算是留住了腰部以下的身体。再然后,就是虚弱的恢复。

    尽管己方参战的从者在刚刚已经退场,脏砚却并没有什么懊恼之情。他盯着脚底下平整的坑面看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似的望向不远处一瘸一拐走来的瘦削男人。

    这个男人戴着兜帽,浑身的灰白皮肤已经褶缩,什么东西在里面欢快地来回蠕动;他的双眼已经失去光泽,身体无力地晃荡着,看上去比起人更像个软趴趴的丧尸。

    “雁夜……还真是让老朽看了一场好戏啊……”

    脏砚窃笑着,心满意足地嘲弄着这个失败者。

    “……”

    雁夜很是陌生地望着脏砚,接近于麻木,然后——忽然像是点了一团火——他激动地大叫起来:

    “——”

    他没有说下去,虫子已经开始吃他的声带。他痛苦地弯下腰去,像条大虫子一样弓着身子趴在地上,发出不似人类的嗬嗬声,脸庞在粗糙的沙地来回摩擦,几秒钟就把地上染了一滩淡淡的红色。脏砚欣赏了一会儿,转过身去看着刚刚才从废墟中费力爬起来的另一个人,一个小女孩,他更加注重的苗胎。

    毫无理由地从光炮中存活下来,只能说是万中无一的奇迹。或许是她并没有在虫池里,然而脏砚并不关心,他和煦地呵呵笑着,像个平常的垂暮老人。

    “樱,看到你活下来老朽就放心了。”

    虫池的残余虫子被血腥味吸引,窸窸窣窣地爬行过来。刚刚受到重创,它们饥肠辘辘。脏砚向老宅废墟深处走去,再不回头望一眼。樱有些迷惑而冷淡地望着眼前弓着身子的垂死男人。

    她认识这个男人。一段时间以前,这个男人拉着自己说了些听不懂的话,然后就没怎么看见了。

    现在祖父给自己看这个男人,是想干什么呢?

    虫子们爬上了雁夜的身体,开始享受已经油尽灯枯的美餐。雁夜没有感觉疼痛,只是感到虚弱中一阵超然的恍惚。

    他看见自己牵着葵的手,带着凛和樱一起逃离冬木市,到国外的一座小镇一起生活。没有时臣,没有脏砚,没有魔术师。下午的阳光很暖,很灿烂。

    (葵……)

    他心里想着。

    樱看到虫子开始进食,终于恍然大悟。这个男人如此悲惨,一定是不遵守爷爷的命令才这样的。

    因为不遵守命令而死在虫子里,毫无疑问是爷爷的手笔。这也是爷爷的告诫。

    我明白了,爷爷。

    樱顺从地转过身去,一步步走进了间桐老宅的废墟,留下淹没在虫子堆里几根白森森的骨头。

    寒风凛冽。

    ——————————————

    晚十点,宾馆。

    “出来吧,lancer;出于对你骑士精神的敬意,在下和御主都决定,来一场堂堂正正的战斗。”

    苏醒彬彬有礼地按响了索拉房间的门铃,对里面喊话,

    “不出来的话,在下就要烧房子了。”

    ps:感谢把卡123同学的打赏~虽然在下不过圣诞节,不过大家,圣诞节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