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二十二章 升起的拉莱耶
    “过分……”

    某个隐秘的下水道里,名为龙之介的红发少年看着被rider循迹而来破坏殆尽的【收藏品】,不敢相信地颓然跪倒在地上,像是毕生心血被毁掉的人那样呜咽。

    “他们根本不懂得欣赏艺术!!”

    罐子里精心喂养的人彘被烧成了焦炭。刚刚雕刻到一半的人体盆景被斩断随意丢弃。骨头堆成的狞恶雕像只剩下燃烧殆尽的灰白色粉末,在地上飘洒了薄薄一层。

    “龙之介,懂得欣赏艺术的人终究是少数。”

    他肩膀上多了一只像是野兽爪子般的大手,泛着浓郁的死青色。

    “……不过……是不是因为我们太过享受乐趣,遭受到神的惩罚了——”

    龙之介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随口说着——

    “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龙之介。”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捏住他的身子,把龙之介整个调转过来,caster金鱼般大得失衡的双眼像是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瞪着:

    “神是不会惩罚人类的,他只是在玩弄人类!”

    “老……老爷?”

    裹在宽大黑袍里的caster仰起头,面对着极高处难得透进来的一点点微光,面无表情地喃喃自语,声音古怪如同老鸹。

    “我曾经……做过世界上恐怕是最为忤逆渎神的种种罪孽,然而无论怎样作恶,神都不曾降罪于我。直到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在探寻邪恶的道路上被放任了八年……就算这样,最后置我于死地的也不是什么神灵,而是人类的贪欲。教会和国王以正义之名处死我,也只是为了我的财富和领土。制止我的不是什么制裁,而是**裸的掠夺!”

    龙之介觉得哪里不妥。他仰起脑袋,试探地对着自己的从者说道:

    “那个……老爷。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有神存在吧?”

    “为何没有信仰、也不曾见过神迹的你会这样想,龙之介?”

    “因为啊,”龙之介借助caster的力量站了起来,“这个世界虽然看起来都是些无聊的东西,但只要我用心去寻找的话,就会发现好多有趣的事情。很早以前我就想过了,这个到处都被安排了各种有趣事情的世界,简直是个过于完美的作品。真要享受其中的乐趣的时候,就会发现没有什么娱乐能比得过这个世界本身。”

    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龙之介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一定是哪个艺术家在写这本登场人物五十多亿人的长篇小说,要真给那种人加上一个称呼的话,除了【神】意外也没什么其他合适的叫法了吧!”

    caster垂下了头颅,硕大的双眼直直盯着龙之介。

    “那么龙之介,你认为神是爱着人类的吗?”

    “那是当然了!没有爱怎么可能一刻不停地写着这个五十多亿人的剧本呢?没有爱怎么可能写得下去,肯定是写得乐此不疲吧!”

    龙之介得意洋洋地叉着腰。

    “享受着自己创作的作品,神既然那么喜欢勇气啊希望啊之类的人类赞歌,自然也同样喜欢流血、哀嚎和绝望,不然生物内脏也不可能花花绿绿地充满色彩。所以老爷,这个世界一定是充满着【神之爱】的呀!”

    沉默了几秒,caster的扭曲脸庞上逐渐流露出近似感动的欣喜。

    “在民众已经丧失了信仰,从政者也丧失了神意的今天,竟然有如此崭新而生机勃勃的信仰在生根发芽……我对你心服口服,我的ster!”

    魔术师右手抚胸弯腰深深鞠躬,龙之介手忙脚乱地扶起,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

    “——不过,龙之介,依照你的理论,之前我所做的都是令人发笑的无用功了?”

    “没有啊,就算是丑角也要演好来引人发笑,这样才是一流的艺术家。”龙之介摊开了手掌,像是在布道,“对于老爷您犀利的吐槽,神也一定会非常高兴地以装傻来回应的!”

    “呼呼呼……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

    caster垂低了身体,像是在暗暗发笑。猛地,他仰天长啸,须发皆张。

    “渎神也好,礼赞也罢,在你的眼里都是同一种崇拜吗?——啊,龙之介,您的哲学观还真是深刻!高高在上俯视人间的神,本身居然也是个小丑啊!”

    似哭又似笑,他双手平伸,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像个疯子一样瞪大眼睛,源源不断地吐着兴奋的呓语。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他丑恶的兴趣也可以理解。——很好,那就用更加鲜艳的绝望和痛苦来装点神的庭院吧!”

    他扬起头颅,对着比极高处微光还要高,充满着白亮光芒之上的天空高声呐喊着诅咒似的宣言:

    “得告诉天上的表演家,并不是只有神懂得什么叫娱乐——!”

    “老爷,您又准备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啊!ol————,ol——————————!!!”

    疯狂着,扭曲着,就这样兴奋地狂呼着冲向地狱。

    ——————————————————————————————————————————————

    已经是第二天傍晚。这里是冬木市大桥边的小楼,临着横穿冬木的江水。天边的火烧云席卷了视线所能及的所有颜色,天上的红黄交织的颜色柔和地倒映在江上,很是**地混同起来,让极远处原本就不甚清楚的豆丁似的建筑变得模模糊糊,无足轻重。

    在江水的中央,一个因为距离太远已经很难看见的身影正踩在水面上,只有那身黑袍很好辨认。

    “老——爷——!”

    龙之介在小楼的平台边上倚着栏杆,身体都探出了大半,拼命地摇着手臂高喊。

    “就拜托你来一个让神也大吃一惊的吐槽吧——!”他双手圈成喇叭状尽力呐喊,“老——爷——!”

    位于江中心的caster露出欣喜的神色,他摊开双手,向着远方高喊:

    “敬请期待,龙之介,来欣赏这最ol——————的表演吧——!”

    “真的?我会——期——待——的——!”

    caster满足地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神情实在不太好看。然后他收敛了表情,翻开了手中的人皮魔道书《螺湮城教本》。几天几夜注入的魔力瞬时激发,让这本魔道书整体泛起了淡淡的紫色。

    “ahfrhonothgn……”

    咕哝出几个难以理解的音节,caster身边半径近一公里的江水都开始渐渐翻腾起来,像是这一片区域的水都被煮得沸腾了一样;整条江流都在颤抖,水面在橘红色的夕阳中被打碎打散,不成形状。

    强烈的魔力波动释放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