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二十章 信念之争!
    说归说,苏醒并不认为自己所论会有太大作用,最终还是要用力量来解决。自己之所以说这些,也只是出于强烈的不认同而已。

    不认同他们所说的【道】。直白地说,他们就是鸡同鸭讲,满口胡言!只有驳倒念头才能通达。

    这也是……某种程度的坚持。

    “本王……不认同。”

    英雄王冷冷地望着苏醒,手中的金杯一点一点被握得扭曲扁瘪。

    当!已经看不出原样的杯子狠狠掷在了地板上,酒水四溅。

    “国家那种东西,就是本王的所有物。本王想要怎么样,还轮不到外人插嘴,无论是辉煌还是衰落,都是本王的作为。——caster,你叫什么名字?”

    苏醒若有所思地回望着吉尔伽美什。有一会儿,他没有答话;而吉尔伽美什一反往常的性子,竟也耐心地等着。

    “……将国家这种东西也视为个人的财产,通过力量来保证绝对统治地位么……但是你应该明白的,随着生产力进步,民智开启和历史发展,这种畸形的权力欲只会让你越来越孤立,站到你的国家的对立面上。如果保持现在的情况,人民不够强壮、安乐和富足,无论是诸神的小小算计还是某些历史的偶然,甚至只是冰河期的来临或是某条河流突然改道这样气候上不值一提的小事,都足以将你的国家毁于一旦。就算是每一次你都能补救,你力量滔天,无人能挡……但你的国家已经变成了你的附庸,没有潜力、没有进取心,存在完全建立在你的力量之上的、离开你就活不下去的可怜虫。哪怕你能带着人类的种子移民外星球,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如果是普通的昏庸君主,最严重的后果也只是王朝倾覆而已,但你不同。你的力量能够包容着看起来并不严重的错误前行,一直走下去有一天你不在了的话……对于国家就是末日。”

    吉尔伽美什静静地听着,他从没有露出这样平和的神情,尽管苏醒正在直斥他的谬误。就连苏醒自己也有一点点意外。

    “吉尔伽美什,你的气量还是不够大啊……”

    “——caster,你为什么不治理国家呢?”

    很是突兀地,rider打断了苏醒。

    “因为在下做不到啊。”苏醒坦诚地摇着头,“在下的性子可不是君主型的,更接近于依靠自身力量来逾越禁律的游侠儿。封建制度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在资本占据主导地位的现在,在下是没耐心和复杂的金钱打交道的——只要通过力量让自己成为特权阶级就好了,兼济天下还是交给适合的人吧。”

    “你倒是实在。”

    吉尔伽美什一挥手,从身后王之财宝的漩涡中又取出了一只金杯,慢慢地斟满。

    “再问一遍,caster,你叫什么名字?”

    “苏醒,复苏的苏,清醒的醒。”

    苏醒终于举起面前未曾动过的金酒杯,对着面前的英雄王示意。

    “借花献佛。”

    咕咚!

    像是能听到这样的声音,然而两人依然保持着无声无息的默契。各自仰头,苏醒和吉尔伽美什把杯中美酒一口喝干。

    苏醒的脸颊上已经带着些微微的红晕。不论是立华奏还是苏醒自己都不是好酒之徒,仅仅一小樽好酒,苏醒就感觉快要到极限——酒精过敏体质吗?之前完全没有发现啊,居然这么快……

    “苏醒,吗……你和本王的一个旧识很像。”

    吉尔伽美什正视着苏醒,像是要从他眼中找出和谁相似的痕迹。然后他垂下头,自顾自地又斟满了一樽酒,满盈到了边缘马上就要溢出来的地步——不过任谁也知道,在场随便挑出一个人来也不会让酒液洒出一星半点。

    “她是本王唯一瞧得上的挚友。”

    像是忽然兴味索然似的,吉尔伽美什轻轻摇晃着酒杯,凝视着颤颤巍巍晃动的酒液表面被杯口牵扯着,微微鼓了出来。

    “当本王最终发现长生不老药被蛇吞食的时候,本王就明白她是对的……你是对的。”

    一时哑然。

    “——不过,那又怎么样?”

    他如同红宝石的鲜红双瞳陡然凌厉了起来,手中的金酒杯随意向高悬夜空的明月抛起,透明的琼浆玉液刹那间飞散拉长不成形状,在空中映射着月亮的光芒。

    “本王所想的,本王所做的,所有一切都是本王的——!功绩由王来享用,罪孽由王来承受,本王就是【一切超越者之完成型】——————!”

    “虽然是在这种‘一切早已注定’的世界里,不过你的执念也未免太重了些。”

    苏醒手中的金樽同样抛起,翻滚着和吉尔伽美什的金酒杯在空中交会,碰撞出了清脆的丁丁金石之音,透明晶莹的酒水和精致的金樽一起把分外皎洁的明月遮住了大半,在深深黑暗渺远的夜空中看起来分外动人。

    “像是疯了一样,对在下来说倒是没差。你的酒不错,可惜在下不胜酒力,他日再见就是厮杀了。”

    “本王可不会留手。”

    “固所愿也。”

    rider豪迈地大笑了起来,像是整个艾因兹贝伦城堡都为之震动。

    “痛快!你们两个家伙,足以做我伊斯坎达尔的对手……无论正道还是阴谋,尽管使出来,毫无顾忌地厮杀到只剩一人——像美酒一样的浓烈杀气,也让我掺上一份!”

    “阿尔托利亚·潘杜拉贡,参战!无论你们有多少无用的争论,我依旧会取得圣杯!”

    似乎重拾了信念的saber昂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无形宝剑直指高悬在夜空的明月,在强烈的飓风扭曲着空气中那宝剑已然现出了实体,金光灿灿寒芒闪烁,剑刃如雪如霜,光可鉴人;名为——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给亚瑟王带来荣耀和胜利的宝剑!

    这是信念之争,是每个英灵之所以为英灵的根本!

    当!当!

    rider和saber同样举酒一饮而尽,把金樽摔在了地上,盘膝而坐的四人同时立起,每一个都是在史册上有大笔墨的人物,或是英雄,或是旅者,或是帝王……

    月世界最古老的英雄王;

    开疆拓土的亚历山大大帝;

    被凯尔特人尊奉为英雄,拔出了石中剑的亚瑟王;

    以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念动则法随,能力近乎神明的思念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