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十一章 偷袭 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夹着脖子把切嗣的身体拖到了某条小巷深处之后,苏醒终于松了一口气,默默地注视着他手背上的令咒图案悄无声息地消失,标志着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亡。

    在英灵面前,切嗣的战斗力基本可以忽略。真正需要担心的是切嗣不顾攻击直接召回saber。虽然这种情况下让贞德配合自己在爱丽斯菲尔那边声东击西甚至暗度陈仓在兵法上是更为明智、收益更大的选择,不过一来直到目前一个从者都没有死去,杀掉爱丽斯菲尔也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多一个拖累的尸体;二来……也是不希望贞德的手上沾无辜的血。

    虽然知道贞德在伊幽的时候身为【谋士】肯定干过类似的事情,不过苏醒就是不想让她继续那样做。在身为谋士之前,她首先是个女孩子。

    也许有点大男子主义——这种违反道义的事情就交给自己做好啦。

    “嗯……”

    放松地嘟囔了一声,苏醒就要开始搜刮战利品,想了一想,却是直接扛起了切嗣,用资讯能力堵住了伤口防止继续流血,几个纵跃向着一公里外的一家民居行去。

    ……

    爱丽斯菲尔苍白而悲哀地望着saber,saber毫不退缩地回望着。

    十几秒钟前,这个女人的丈夫,这个剑士的御主已经在圣杯战争中阵亡。saber的魔力标志性地失去了供应急需新的御主签订契约,否则就会以灵体的姿态消散在人世间。

    “好,我答应你,saber。”

    爱丽斯菲尔如是说。事实上,身为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她也只是放纵自己的情感犹豫了几秒钟。

    切嗣死后,就由她来继续战斗。

    简短的重新契约,拥有爱因兹贝伦家人造人提供魔力,不列颠的骑士王再次登场。

    “敌人十分果断,看来是英灵出手。能够瞬杀拥有固有时制御的切嗣,让他连使用令咒呼唤我都来不及……而且,现在夫人和我已经摆到了明面上,不同于之前的诱敌之计,现在我们可是真真正正地变成靶子了。”

    saber明显有些迟疑。苏醒只是顺手为之的一招釜底抽薪,已经明显看到了效果……

    “暗处还有舞弥。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正在赶来,在我死后接替我参战,一直到saber你退场或是我们取得圣杯为止。”

    似乎一瞬间就冷静了许多,爱丽斯菲尔收敛了悲伤,有条不紊地梳理着头绪。以及……

    “现在,带着我过去吧,saber……”

    她的声音一瞬间低沉了下来。

    “到切嗣死去的地方,切块,剁碎,刀砍,火烧,把那个从者从我面前彻彻底底地抹去。”

    “您的意愿,ster。”

    洁白的手背上,三条鲜红如血的衔尾蛇像是刻在骨子里一样刺眼。

    ——————————————————————————————————————————

    “如果力量足够的话……”

    一公里外一间民居的二楼,感受着毫不掩饰飞速接近的从者气息,苏醒坐在栏杆上有些不满地摆着脚,咬了一口苹果。

    这是他暂时的瞭望台。这家人都已经熟睡了,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到来,让他做事也方便了很多。

    就像他说的,如果力量足够的话,显然可以抓住敌人怒火攻心失去理智而saber又被封印了对城宝具的好机会,一举干掉她们。就算不像之前和贞德在两边攻击切嗣和爱丽斯菲尔,让saber首尾不能顾甚至“半渡而击之”这样出色的战术,白白浪费这么一个好机会也未免让人觉得可惜。

    不过,也并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熬夜会长不高的……”

    打了个哈欠,苏醒起身进了阳台,仔细抚平了水手服裙子的皱褶,咬了最后一口苹果,然后在耳麦里通知等待已久的贞德:

    “行动成功。”

    千变万化的资讯模拟从者可能不行,模拟从者的气息倒是不错。巧合的是,苏醒手头正好有一块狂战士的血肉算是最好的标本。

    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巧合,不是吗?

    放松地长吁一口气,苏醒遥遥望向一公里外因为之间的楼宇遮挡已经看不清楚的酒店废墟。火光依旧在零星地燃烧,被微微照亮的昏暗夜空里有浓浓淡淡的烟高高飘起,渐至不可察觉。

    他知道,在那儿的某处小巷里,有个女人在蹲着哀嚎,在哭泣,在吐出复仇的宣言,为了她连尸首都找不到的丈夫。

    而那个从者应该默默地站在她身边,安静地回答:“您的意愿,ster。”

    她们永远都不会察觉自己是罪魁祸首,而会把怒火转移到明显有嫌疑,之前还曾经毫无理由攻击过她们的狂战士身上,一直到这怒火把其中一方——或许是两方——都烧尽。

    苏醒并不感到任何成就感,相反有些意兴阑珊——虽然这不会干扰他的决定。

    “这就是战争。”

    他喃喃着,坐上之前大价钱买的摩托车在冷清的街道上狂飙。

    ……

    小木屋里,苏醒把切嗣的尸体从摩托车后座搬了进来。

    现在是搜刮战利品的时间。

    “贞德,这个你可以用。”

    把一杆枪支递给了旁边的贞德,苏醒示意了一下,又摸出一小盒金灿灿的子弹。

    “还有这个,是配套的起源弹,不过因为子弹型号的原因你的枪恐怕没有办法通用了。”

    苏醒数了一下,还剩下二十三枚起源弹,应该足够了——作为后备力量,贞德出场的时候不会太多。

    “可惜他的狙击枪没有带在身上,否则那个应该更加实用。”

    摇了摇头,苏醒继续搜查,却发现除了这些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当初通话的手机也被怕被定位到的苏醒一把销毁——虽然他不知道现在的科技能否做到定位具体位置。

    拍拍贞德,苏醒拖着切嗣的尸体走到了屋外。

    “不要跟过来,接下来的场景不适合女孩子看。”

    如果一根肋骨就可以做六十六枚起源弹的话,二十三根肋骨能做多少枚呢?

    再进一步,全身的骨头呢?

    虽然不知道死人的可不可以,不过总要试一试。

    “抱歉了,切嗣……”

    ps:似乎是巧合,狂战士不会说话(远目)。你们信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