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三十九章 该死的一切如常
    “……有希酱……走吧,快跟不上了。”

    在炫目的彩灯下对视良久,苏醒首先出言打破了默契一般的沉寂。

    的确,sos团的大部队似乎已经停下来等了他们很久了……大概有三分钟左右吧。

    “……”

    有希默默地点了点头,拉着苏醒的衣角身子一转就钻到了后面,迅速地把脸庞藏了起来。

    这个是不是表示她已经学会害羞了呢……希望如此吧。苏醒自然地露出笑容,右手像是在爱抚小动物一样抚摸着有希的脑袋。

    “啧……你还是把有希给拐跑了啊。”

    春日有些酸溜溜地踱过来踱过去,突然伸出双手揉捏着毫无表情的少女脸蛋。

    “如果敢欺负有希的话就死刑!sos团就是她的娘家!”

    “不,在下也是这个娘家的人啊!请不要区别对待啊!”

    苏醒一边吐槽着,一边伸出右手,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轻轻搂住了有希的肩膀。

    “能真正攻陷长门,苏醒同学你还真不简单呢。”

    古泉露出彬彬有礼的阳光笑容,似乎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一样竖起了大拇指。

    事实上,现在你应该才真正相信了吧……嘛,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沉重的事情暂时先不想了。

    苏醒仰起面庞,只凭感觉跟着sos团走着。春日和朝比奈一起去捞金鱼了,大队伍里除了自己和有希只剩下阿虚和古泉,不过倒是意外地没有电灯泡的感觉,或许是已经很熟悉了——当然更可能是由于阿虚暂时安静了下来,没有一直吐不完的槽。

    现在才晚上七点多,还没有到各色烟花一齐升起来的时候,高而远的夜色是清楚地渗成了深蓝紫色的轻纱。平日里就不算多的星星因为盂兰盆会的人造光线而不太容易找到,然而或明亮或昏黄的淡淡温暖已经包裹了这附近的每一条人来人往的街道,给眼里的迷蒙染上了安宁而幸福的颜色。

    如果就这样这样一辈子,似乎也不错啊。

    ……在下开玩笑的。少年轻笑着摇摇头,像是要甩掉什么一样。

    “咦?有希酱,喜欢那个吗?”

    发现少女一直盯着一个地方,苏醒抬头望去。是祭典面具的摊位啊。

    虎头面具、奥特曼面具、西瓜熊面具、火鸡面具、呱太面具……

    有希没有回答,只是反常地轻快小跑到摊位边,一言不发地盯着。天蓝色的浴衣在摊位明亮的深黄色灯光前一动不动。

    “啊,是这个吗?在下来买吧……”

    是这个奥特曼面具?该不会是因为都是宇宙人的原因而萌发了什么奇怪的同伴意识吧,不过8星云和资讯统合思念体比起来果然还是差太远了……

    苏醒尝试着拿起来晃了晃,有希的脑袋随之极小幅度地左右晃动。

    苏醒摇晃的幅度大了点。

    有希的脑袋继续追随。

    苏醒甩着手腕转了一圈。

    有希的脑袋敏捷地跟随着急速转动。

    ……该死,不要这么可爱啊!在下的定力并不好的。

    “……八百日元吗……好,就这个了,谢谢。有希酱,抬一下头。唔,很合适嘛。”

    难得有希明确喜欢什么东西。苏醒把奥特曼面具斜斜地挂在了有希的脑袋上,定睛端详了一下。

    “——很美哦。”

    如此特意重复了一遍。当然说的不是面具。

    而被赞美的少女只是一如既往地站在十几厘米外的地方,安静地注视着少年,无机质的眸子好像不会动的精致娃娃。

    像女孩子一样轻柔的凉凉空气。被远处梦幻般明亮又朦胧的灯光侧映的白皙脸庞。就是在这种如同泡影般的幸福里,少年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和陌生感。似乎是害怕着失去,是失去什么呢?因为太过美好,到头来不想要离开吗?

    真的……不想结束啊。可恶。

    ————————————————————————————————————————————————————

    几分钟之后,似乎是托词捞金鱼刻意消失的春日和朝比奈就一前一后拉拉扯扯地回来了。从善解人意这点上来说,阿虚和古泉还真是不够呢……

    “捞了好多条!”春日一手叉着腰,像是第六天魔王一样哈哈大笑。“实玖瑠也一样!只是最后因为不需要那么多就只留下一条了。”

    红色的小金鱼在鼓涨涨的透明水袋里拼命游动,一定也是感受到这种邪恶的气场了吧。

    “啊咧?有希,你头上的面具是哪里来的?”

    春日一转头,很奇怪地询问。

    “买的。”

    和以往一样简洁的回答。有希紧紧贴在苏醒身旁,似乎是有些怕凉。

    “是吗……”春日似乎也没有多关心的样子,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就继续元气满满地挥手,“接下来向下一个摊位进发!”

    于是接下来,sos团众一起吃过了棉花糖和不算正宗的鲷鱼烧,用手从水里小心翼翼地提起外皮异乎寻常薄的彩球做奖品,在**的摊位获得了大丰收(有希似乎不太明白**的使用方法,把枪尾朝前来回摆弄),在飞镖打靶的摊位成功射到了老板……

    然而,做的事情越多,苏醒就越有种急迫感。

    每一件事好像都做过了。好像有改变,又好像无济于事。这样暧昧的感觉清清楚楚地重复了一万两千四百五十次,简直让人绝望得想要发疯。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应该是完全没有听过电磁学然后考试前夕通宵拼命翻书,祈祷自己看的几部分刚好考到(并且明知道即使都考到也不一定能及格)的绝望感吧?

    说到底,在下对于凉宫春日了解还是太少了。这方面的事情,明明应该找专业人士来完成才对。……这样的解答应该是正确的吧?

    以前总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一切的事情,现在也只有依靠不能信任的别人了——抱着这样自嘲的想法,苏醒找到了阿虚。

    “阿虚,你……”

    ps:不小心把这本书的内容发到在下另一本天才国术少女上了qaq好丢人qaq

    于是就断更了不多的几天(捂脸)应该不多吧……盂兰盆会和烟火大会放在一起了,事实上是岔开的,不过这种事没人会在意吧(笑)。“物哀”在日本文学中还算常见,这里不深写,毕竟离题太远,算个伏笔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