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二十七章 调教PLAY
    认命地叹息着,苏醒戴上了春日似乎事先准备好的猫耳。

    ——所以说在下都答应了做有希酱的忠犬了为何还一定要做到这么详细而形象的地步啊!

    “如果不是猫耳的话,我这里还有犬耳和狼耳……”

    春日手中晃动着两个毛茸茸的东西。

    “在下要狼耳!”

    毫不犹豫地,苏醒九十度鞠躬吐出了羞耻度满点的台词。

    顺带一提,在日本这种鞠躬方式一般是非常正式的谢罪或是诚意满满的请求的。

    才不要戴着猫耳正坐啊!

    堂堂正正地争取到佩戴狼耳的资格之后,苏醒严肃地把它戴在脑袋上,仔细扶正。

    这就是男子气概口牙!

    “好!这场戏要拍实玖瑠渐渐被逼到绝境的时候,而她的蓝眼光束已经被封住了!”

    不知为何兴奋起来的春日扯着嗓门指挥。

    ……

    “我不会因为这种事就退缩的!邪、邪恶的外星人有希、你赶快快快地离开地球……!那个……对不起。”

    在不由自主猛道歉的朝比奈念完了台词之后,邪恶的外星魔法师说:

    “……是吗?”

    她毫不以为意地点点头,然后按照春日的指示宣读着台词。

    “你才最好从这个时代里消失。他是我们的,他有那种价值。虽然他还没有发现自己拥有的力量,那是非常宝贵的力量。我们要运用那个力量来侵略地球。”

    侵略吧,有希酱……在下一定会举双手叫好的。

    这样恶趣味想着的苏醒双手抱胸站在场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完全忽略了一旁坐着盯着自己嘀嘀咕咕的春日和鹤屋两个人。

    场上,有希配合着春日像指挥者一样挥动着的扩音器,面无表情地用星星天线指着朝比奈的脸。

    啊啊,真想把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画面用相机照下来……要不要开一下月时计呢?

    算了,那样的话总感觉会逐渐滑向道德意义上不可挽回的深渊……

    “——我、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就算赌上我的性命也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纳命来吧!”

    “————卡!”

    春日毫无征兆地大叫一声站了起来,跑到两人中间。

    “你们得营造出那种气氛啊!对对,就是那种感觉,可是请你不要即兴演出哦。还有实玖瑠,你过来一下。”

    趁着导演和女主角密谋的时间,苏醒取出自产的相机悄悄拍了几张有希的样子。

    魔女装又中二气爆表的有希酱……这是独一无二的珍藏啊!

    “……让各位久等了!”

    略快啊。苏醒想着抬眼看去,却发现——

    “真正的高潮就要上场了,大家仔细瞧吧!”

    春日把朝比奈用力一推。她一边眼睛的颜色变了,而且这一次换成了右眼。银色的眼睛充满歉意似地在几人跟地面之间来回游移。

    “那么,实玖瑠,用你神奇实玖瑠之眼发射出不可思议的东西,什么都好,做猛烈的攻击!”

    来不及布置,苏醒只能够在春日的大叫声中动用了最快的速度和几乎所有的储备资讯冲了上去,挡在有希身前。

    啊啊,在下这回还真是要做忠犬了……

    这样苦笑着,一束极细的激光印上了苏醒的胸膛。

    ————————————————————————————————————————————————————————

    “——不错嘛,演得还真像啊。”

    苏醒清醒过来后首先听到的,就是春日的声音。

    模糊的视线晃动着,慢慢清晰浮现的是——二十几厘米外有希的脸庞。

    咦?

    脖子和脑袋好像枕着什么软软的东西。身体应该是在木头材质的东西上。那么,这样说来……

    苏醒一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战战兢兢地偏了下脑袋,苏醒发现……

    是有希水手服的裙子。再往上是有希的水手服上衣。是靠着有希身体的一侧。

    又转了下脑袋,苏醒眼前七八厘米外……就是光洁的大腿和好看的膝盖。似乎是因为坐在长椅上的缘故,有希水手服的裙子被微微往上拉了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这这这这这不是传说中的膝枕吗————————!

    冲击性的事实让苏醒的双眼一时间瞪得溜圆,方寸大失。

    她是有希酱啊!长门有希啊!那个有希啊!

    而有希只是很无辜地歪了歪头,似乎并不明白苏醒为何展现出明显的动摇。

    “对对对对不起!”

    一跃而起,苏醒在空中完成了标准的正坐姿势,“啪”地一声落地,五体投地地道歉。

    如果这里不是公众场合的话,或许苏醒下意识的选择会更加大胆一些……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苏醒完全没有工夫想别的了。

    太羞耻了……

    苏醒完全不习惯在公众场合那个叫什么……秀恩爱。情感是很私密的东西,在公共场合表现出来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卡!”

    喂!这样大叫着的春日跳了出来。

    “明明是好好的镜头为什么做一些奇怪的动作啊!”

    ……原来是在拍戏啊……

    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的苏醒慢慢站起身来。

    刚刚的激光最主要的杀伤体现是穿透力强,如果自己只是平常程度的防护——甚至根本不防护的话其实也不会怎样。但是,那样的话激光就会直接在自己身体里穿过去……依然会伤到有希。

    虽然理智分析修复钢笔粗细的贯穿伤比硬抗完全化解掉一发激光要容易得多,但是果然本能和自己的感性都强烈反对这样做。

    ……因为在下就是这样肤浅的人啊。

    “——啊,实在抱歉……因为太入戏了所以做出了奇怪的动作。”

    不过现在还是就坡下驴比较好。

    春日不知道在想什么,眼光在苏醒和有希之间转来转去,最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嘛,本团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你好了。”

    “实在感——”

    “不过有一个要求。”

    春日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微微眯起了眼睛;一瞬间让苏醒有种“这种程度的妥协是否已经足够不妙”的直觉。

    “你要戴着狼耳——”

    完了完了,寒毛直竖。

    “扮演忠犬在有希身上打滚儿!”

    ——在下才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忠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