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二十五章 对昏睡的巨乳少女下手 笑
    对于这个轻率得近乎儿戏的答案,春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怀疑,倒是阿虚表示了合乎情理的担心。

    “……我说,你们搞什么啊!”

    阿虚悄悄压低声音,对着施施然转身走回来的苏醒恶狠狠地质问。

    “如你所见,拯救世界。”

    不等阿虚做出反应,苏醒转过头,对有希说:“张开手。”

    有希听话地张开左手。

    “不是这只,是另外一只,抓天线的那只。”

    苏醒抓起有希的手臂,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放心地轻叹一声。

    白净无瑕,没有任何焦痕。

    看来防护措施生效了啊……通过【时间】的调整降低激光的频率到安全的值。如果完全没有防护的话,有希的手一定会被贯通吧……毕竟她是依照人类这种脆弱的有机生命体来构建身体的,会受伤也是自然的吧。

    “这个……你们?”

    阿虚有些尴尬地插嘴。

    虽然身为正常的日本男高中生还是懂得看气氛的,之前在公园的目击也知道了眼前的苏醒和长门应该是恋人关系,但是果然还是世界比较重要。

    而且这种奇怪的气氛下,自己简直有如芒刺在背的电灯泡啊……这且不说,那边的春日和朝比奈学姐看样子已经要放弃寻找站起来了啊!如果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清楚啊!这里可不是欧洲古典城堡的什么地方让你们幽会!

    “没什么,只是刚刚防止了激光煮沸你的脑浆而已。”

    苏醒温和地笑了笑。

    (不不,一点也不温和吧!不如说是鬼畜吧!你这个鬼畜眼镜!)

    阿虚心中警铃大作。

    然而看到苏醒似乎没有解释的意思,阿虚也只得讪讪地转过头去。

    至少地球君没事了……大概。

    “……刚刚你的行动是多余的。”

    确认阿虚没有注意这边之后,有希退后一步到苏醒身边,淡淡地叙述。依旧是那种听三秒钟后就会忘记的毫无起伏的声线,仰着脑袋,双眼和苏醒对视着,面庞毫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重要吗?”

    苏醒笑了笑。

    “耗费大量资讯。我可以通过吸收大气中逸散的资讯进行有机质的修补,在攻击行为进行时干预的效率极为低下……”

    苏醒的食指压在有希的唇上,打断了她的话。而有希也没有继续发言,只是用琥珀色的漂亮眼睛安静地看着苏醒。

    “嘛,在下可是在女孩子前面表现欲很强的那种男生哦。做这些只是为了刷好感度罢了。这样做也许能得到青睐也说不定?撒,谁知道呢。”

    苏醒耸了耸肩,随意地回答……或者说自言自语。

    他还不确定自己的心意,不过基于负责任的态度……随便撩拨女性显然并非有德之举。因此苏醒选择了自认为会降低好感度的发言,带点玩笑态度地说了出来。

    “会的。”

    并没又期待什么回答。然而回答出现了,简洁到让苏醒甚至不确定是眼前的洋娃娃发出的声音。

    “有希酱,刚刚是你在说话吗?”

    “会有女孩子青睐的。”

    只是留下这样淡淡的一句话,有希就走开了,并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啊喂……

    苏醒无意识地推了推眼镜。

    她是生气了吗……但是回答不像啊,会有女孩子青睐……什么意思?是疏远的意思。还是……不对不对!这难道又是长门式玩笑么?

    真是的,女孩子的心思好难猜啊……

    苏醒正若有所思地想着,继续围观着重新开始的拍摄。

    这个镜头是朝比奈的独角戏,拍摄的全都是生活画面什么的。于是体力苦手的朝比奈就只能很可怜地被春日呼来喝去,一会儿在这里弯腰拿起野花作轻嗅状,一会儿去另一边扑蝴蝶。这样的拍摄大概不间断地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出于某种恶趣味的报复心理,苏醒并没有给出任何关于休息的建议。

    ——顺便一提,因为山的背景很奇怪所以春日最后决定生活画面回到市内第二天再拍摄,所有工作都白费了。

    ——————————————————————————————————————————————————————

    “请请请请问你们要干什么?!”

    墙上和床上全都是洋娃娃,房间装饰成了完全的粉红色系。昏黄的灯光和卡通贴纸。天真女孩子的风格。

    夜晚,朝比奈的房间闯进了两位不速之客。

    她们的名字是长门有希和苏醒。

    苏醒优雅地微微欠身,权且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歉意:

    “抱歉,朝比奈同学,没有敲门。”

    (根本不是那种问题啊!)

    朝比奈瞬间判断了局势。面对神一样的有希和不知深浅的苏醒,她完全没有任何战斗的资本。

    不管是什么先跑掉再说——

    砰。

    刚要逃跑,朝比奈就被不知什么时候移动到背后的苏醒一棒子敲晕了过去。

    “虽然不想对女孩子动粗,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呢,呀咧呀咧。”

    苏醒把棒子随手一丢,捂着嘴轻笑。有希跟着上前,把昏晕的朝比奈右手手腕抬起,张口轻轻咬在上面。

    过了十几秒,有希松开了口,站起来。手腕上只有两个细小的齿痕。

    “完毕。”

    “好的……清理下,我们要走了。”

    苏醒指了指周围的打斗痕迹(虽然最大的也只是一根资讯构成的棒子),自己在朝比奈身体前蹲下。

    “好。”

    房间的一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而苏醒则只是碰了碰刚刚有希咬出来的齿痕。

    “走吧。”

    苏醒和有希再度从这个女孩子气息浓厚的房间消失,就像从没来过一样。

    夜色浓重。

    ……

    第二日清晨。

    “——对不起,来晚了……”

    反常地,穿着白色轻飘飘女仆装的朝比奈竟然是到得最晚的一个。她并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因为苏醒以防万一把她的记忆消除掉了……虽然记得也没关系,不过谨慎些好,顺便还可以通过观察她的行为来判断她有没有能够干涉记忆的东西。

    未来人这种东西在设定上就满是大洞,无论怎么防范都不过分……虽然目前她一无是处。

    顺带一提,在场的人多加了一个鹤屋。自称是古泉的朋友,高一级的学姐。墨绿长发的大嗓门元气少女,似乎擅长鹤屋流古武术,是鹤屋家下一代继承人……

    不过再怎么厉害和有钱也只是围观群众而已。

    “朝比奈同学,看样子你昨天晚上休息得不是很好啊。”

    苏醒不顾阿虚绝望的目光凑近了朝比奈,友善地笑了笑。

    “嗯……不知道为什么,头痛欲裂……”

    朝比奈迷茫地回答。

    这一记闷棍的晕眩是不是点得太高了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