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四章 天师七星步
    今天的一更……嘛嘛,不考试的时候就会更新,这就是所谓的节操吧╮(╯_╰)╭

    还有,上一章在下头昏了otz,应该是7月19日……尼萌不在意对吧!一定不在意对吧!!

    还没有看到那里的米娜没有看到这个更正……捂脸

    ——————————————————————————————————————————————————————

    回到自己的房间,苏醒五年来第一次有点睡不着。

    剧情,开始了。《魔法禁书目录》的世界观中,充满着随随便便就可以毁灭世界的人物,而且都有一些千奇百怪的能力。

    对上第一位的矢量操控,自己有所准备都不敢说稳赢了……那么,对上后方之水、右方之火、最接近魔神的男人奥莱尔斯甚或是亚雷斯塔·克劳利、萝拉·斯图亚特、天使艾华斯呢?

    虽然已经做了五年的准备,苏醒依然有些紧张。

    而且,还有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由于穿越前只看了《魔法禁书目录》而且看得很不仔细,苏醒只是知道一些著名的事件,却并不清楚那些关键事件所发生的具体时间。

    “啧……无论如何,禁书目录的那一刀一定要避免……还有当麻的失忆,御坂的绝对能力者计划以及芙兰达的死……悲剧是一个接一个的啊,只能一点一点尽量地救了。”

    苏醒双手摊开躺在床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窗帘没有拉,银白色的柔和月光径直射进来,照在苏醒的脸上。他的眼神宁静而明亮。

    “不管发生什么,只有‘幸福’本身是不会变的。”

    “就让在下,试着去做做吧。”

    轻声的呢喃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然而苏醒已然微笑着入眠。

    万籁俱静,星稀月明。

    ——————————————————————————————————————————————————————

    翌日清晨。

    “呀————————————!”

    “啊————!不幸啊!”

    听着隔壁上条家清晰可闻的羞怒声和惨叫声,苏醒慢悠悠地摘下眼镜,仔细擦拭着每一个地方。

    真是幸运啊,今天,白色的修女就和少年相遇了。

    你们的缘分,就由在下来守护吧,当麻。这就是所谓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今天就申请早退好了,肚子痛是个好用的理由。可惜,刚进入学园都市,还没有测试能力。不过,亚雷斯塔给自己的身份是“原石”。

    这意思是想让在下把魔术当做超能力来评定等级么……倒是个无法质疑的理由,原石的能力本就是特殊而无法理解的,偶尔存在ai场无法探测的,也不是不可能啊,对吧,亚雷斯塔。

    苏醒擦拭完了眼镜,重新戴上。光芒在镜片上一闪而逝,像极了幕后黑手的打扮,或者是搞笑演员。

    是哪个,就从现在开始证明吧。

    苏醒轻轻勾起了嘴角。

    戴着眼镜的他,此刻又是一副平凡认真优等生的样子了。

    ………………

    黄昏。

    血一样红的夕阳下,白衣的修女在慌不择路地逃跑。

    然而她已经无路可逃。本来当麻的房间就在四层楼,楼道又不算宽阔,不知什么原因周围也空荡荡的。不擅运动的娇小修女被追击者堵住了所有的退路,只剩下跳楼一途。

    面前,一个长发马尾,腰间佩刀的高挑女子和一个身高两米的红头发混混神父正用难言的眼神看着少女做着无谓的挣扎。

    就像看着笼中绝望的野兽一样。

    “……呐,神裂,动手吧。”

    神父终于把嘴上叼着的香烟拿了下来,状似不耐烦地对同伴说道。

    “如果那孩子再跳过去的话,找起来又要花几天功夫了。”

    “……”

    神裂没有说话,只是拔出了腰间的令刀。

    那是日本民间祈雨时,常用的祭祀用具。虽然说是刀的形状,但是由于过长的刀身理应只能作为装饰,不能实战才对。

    然而眼前凛然的丽人还是轻松地拔出了它——名为七天七刀的秘宝,然后,就要一刀斩下。

    (……!)

    忽然,一阵危机感袭上神裂的心头。

    就像经历过千百遍一样,女圣人不假思索地一抬手。

    铛——————!

    过了零点几秒,才传来“叮叮当当”落地的声音。

    ——是几枚长钉。上面甚至还带着红色的铁锈,可以看出来是漫不经心地挑选的。

    (!)

    神裂猛地抬头。

    什么人,在附近。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理智告诉自己,两人已经布下了驱逐闲人的术式,不可能有普通人在附近。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自己也特意检查了一番。那么,眼前的神秘人就只能是刚刚才过来的。然而,偏偏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一直都没有动!

    近在咫尺却还是诡异地看不清脸——或者说记不住,加上这种难受的错觉,神裂的心渐渐沉了下来。

    学园都市之中,出现了意外强力的魔术师。

    他,也是来抢夺那孩子的么……

    就在神裂咬紧牙关,准备强行攻击的时候,对面的人挪了挪脚步,踢开了几粒石子。

    苏醒的面容,自然地显露出来。少年粲然一笑:“神裂小姐,马格努斯先生,日安。”

    (……怎么会!)

    这样感到不可思议的想法,同时在神裂和史提尔两人的脑海中浮现。

    (他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道教魔术师而已……为什么会参与到这样的事情?)

    对苏醒身份的疑惑、被同僚背叛的愤怒和对茵蒂克丝被伤害的痛苦,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唰——”

    神裂收刀入鞘。

    并非是收敛了敌意,只是为了在必要时更方便地使用必杀,行使必要之恶。

    “苏醒,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解释的话,我不会留情的。说吧,你插手那孩子相关事情的原委——否则,我就要念出魔法名了。”

    神裂的声音很冷。虽然有些人可能会为这种完全可以说是冷艳的声线而迷醉,但显然,苏醒并不是那样的人。

    “想这样做,就去做了啊。这需要——什么解释么?”

    就像是故意挑衅似的,苏醒悠然地拉长了声线。

    “你……!敢对那孩子出手,这样的恶质魔术师,我绝不原谅!”

    神裂眉头立了起来。

    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术师,就算是有些小花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想着,神裂的声音开始变得低沉。

    “史提尔。这场战斗就交给我了,你看好那孩子就好。”

    然后,转向苏醒。

    “至于你……心术不正的外来人,就乖乖在我的刀下忏悔吧!salvare000!!!!”

    神裂一瞬间似乎消失在了原地。然而那不是魔术,只是单纯的肉体速度加上步伐,使得整个人如同缩地一般,出现在苏醒的身前。

    “七闪!!!!”

    这样叫喊着,神裂以一个无可挑剔的姿势、力量和速度拔出了腰间的令刀。

    应该说,只是一道白光——即使是以苏醒的目力,也只能堪堪捕捉到——刀刃就划过了苏醒身体所在的地方。

    应该还没死,只是重伤而已——就在神裂准备查看情况的时候,苏醒又缓缓地出现了。不,应该说,他一直都在那里,好像没有动过一样。

    “……”

    神裂瞳孔一缩,身体猛地绷紧了。

    这是什么?是超高速移动么……不对,正常人类的体型是躲不开铺设的透明钢丝的……那么,这个感觉,没错了,是魔术。

    但是,没有用。一直到现在,那个少年都没有任何使用魔术的迹象。无论是仪式,道具,咏唱,符文,一点端倪都没有。如果说是在行为中体现魔术的概念——那么,方式却又太多了。一举手一投足,仅仅按照自己所属的天草式就可以编出数十种不同的魔术。如果按照所属的教派来思考……道教,应该是重视仪式和符文比较多些……但是,并没有听说有哪个术式在无声无息之间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可恶……

    神裂咬紧了嘴唇。这样的话,就试试最强一击好了。

    无论什么魔术,只要是防御性质的,都有一个上限。就让我来斩碎这个界限……

    “唯闪!!!!!!!”

    依旧是为了震慑对方的大吼,神裂再次出刀。

    抛弃钢丝这种无聊的小把戏,专注全力在刀上,心、体、技合一的必杀一击,划过了长空。

    这一次,神裂全力激发了圣痕。

    她不留情了。

    “……”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那个少年依然站在那里,保持着讨人厌的微笑,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破掉。

    神裂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这下,事情开始变得麻烦了啊……完全没有头绪,这是最坏的状况。

    就在这时候,仿佛猜中了神裂的心思。苏醒说话了。

    “神裂小姐哟,你是什么时候产生了……我没有发动魔术的错觉的?”

    这,这是什么意思……发动魔术的话,用身体自然就是纹身和衣服……

    ——等等,衣服都没有破掉……

    说起来,苏醒今天穿的也是一件道袍。按理来说,从学校回来的他应该是穿校服才对。

    这样说的话,发动魔术的仪式,他应该早就准备好了。而且,就在周围。

    看到神裂露出有些恍然的表情,苏醒点点头,眯着眼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说起来,神裂小姐,让你冷静下来还真难呢。”

    “……抱歉,我之前——不过,能不能告诉我你具体是怎么做到那种程度的?”

    神裂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到一半的时候有些慌张地转开了话题。

    她大概很不习惯道歉吧,还是在公共场合。

    嘛嘛,随便啦。

    “——当然,毕竟是同僚啊。况且,这也不是什么绝密的魔术,看个两三次神裂小姐自己也就明白了。”

    苏醒半倚在护栏上,露出了笑容。

    “神裂小姐想必听说过中国远古时期的夏禹吧。《洞神八帝元变经·禹步致灵》有言:禹步者,盖是夏禹所为术,召役神灵之行步,以为万术之根源,玄机之要旨。昔大禹治水,……届南海之滨,见鸟禁咒,能令大石翻动。禹遂模写其行,令之入术。梓兹以还,术无不验。因禹制作。故曰禹步。”

    “禹步是道教礼仪中的基本步法,有着很多种走法。然而很多人忽视掉的,是禹步本来的作用——记载在《抱朴子内篇·登涉》上的,‘往山林中,当以左手取青龙上草,折半置逢星下,历明堂入太阴中,禹步而行’,可辟‘百邪虎狼’。”

    “在道教发展后的观念中,从佛教引进了天魔外道的说法。这其中,相对传统的神仙,天使以及基督教的神也属于广义的‘外道邪祟’。那么,拥有与神相似形体的‘圣人’,自然也在辟易的范畴了。所以,神裂小姐下次可以试试哦,如果马格努斯先生直接上来攻击,也许在下就会被轻易击败呢。”

    说着,苏醒微笑着耸了耸肩。

    “在下可不擅长格斗技呢,也只是能和没有超能力的人打平的程度。”

    金次的hss还有现在的亚里亚,应该不算超能力……吧?

    “……我明白了。那么,你又是因为什么,挡在我们……‘回收’那孩子的路上呢?”

    神裂的脸色重新变得苦涩起来。

    而苏醒好像没看见一样。

    有些时候,忽略才是更好的体贴。

    “倒不是说要挡路……三天时间,可以宽限吧?毕竟,现在禁书目录的房东可是在下的……”

    苏醒犹豫了一会儿。

    “……朋友啊。”

    虽然还不能完全看清,姑且先这么认为好了。

    ——————————————————————————————————————————————————————

    嘛……今天的更新……四千字啊!四千字,久违!在下已经当了多久2k党了,这是节操满满的一章啊!o(n_n)o~

    尼萌都要投推荐啊……推荐涨得越快,在下就越有动力,指不定哪一天想不开就五更了啊!(这句删掉)

    总之在下已经告诉父上大人和母上大人在下在写小说的事情了……想给他们看的时候书的成绩好一点……qaq

    所以,尼萌来帮在下吧~

    ps:文中禹步的知识是完全真实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