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 > 《某苏醒的资讯统合思念体》正文 第二十五章 锦心绣口的贞德 大雾
    于是今天真的睡过去了……三天了啊喂!qaq

    明天就是高考了,祝血炼天同学和所有一同参考的勇士们武运昌隆……在下为你们祈祷o(n_n)o~

    撒,高考完之后三更o(╯□╰)o为了蔚蓝而清净的世界

    其实周六在下要计算概论考试这种事,在下会说吗qaq

    不过嘛,不会断更就是了~毕竟如果断更的节操加上在下惯例的良心补全再加上承诺的三更就是五更了,之前尼萌看到的五更就是那样子……所以说在下多么有节操啊魂淡!断更就会补上两倍的更新!(自豪)

    嘛嘛,今天是山雨欲来之时,就不说什么无节操的求票的话了,让我们一起祈祷吧o(n_n)o~

    ——————————————————————————————————————————————————————

    “今天的风儿也有些喧嚣呢……”

    现在是中午。苏醒坐在强袭科的楼顶,一个人吃着从便利店买来的便当。

    弗拉德被警方秘密带走了,香苗女士的案子也有望复审。理子的十字架也在事后还给了她。

    结果最后,除了一点样品就什么收获都没有了啊……

    苏醒摸了摸腰间的一个小袋子,摇了摇头。

    那里面装着弗拉德的脊椎骨采样和血液采样——之所以不说干细胞采样,是因为苏醒十分干脆地趁弗拉德晕过去的时候把一小节脊椎骨直接抽了下来。

    人死之后所有的因缘罪孽都会被清洗掉,但是死之前就做出自己的贡献吧。

    (明天邮到美国的机构那里分析一下吧……如果能有成果就最好了。)

    (另外,十字架没有任何反应。按理说在下和理子一样都是喜欢隐藏自己和多疑的个性,按照色金寻找相性适合者的原则也应该被承认。然而,唯一的感觉,是一种淡淡的……排斥感?)

    苏醒一只手捂住了额头。

    (真是复杂啊……这就涉及到幻想和现实之间的干涉问题了。首先,在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排斥的感觉,就算是改变剧情,也没有这种特殊的排斥感。那么,说明剧情和‘某物品’是不同的……至少在某一项上不同。那么,色金对于《绯弹的亚里亚》的普通剧情来说最大的不同应该就是……超能力,或者说,不可思议的程度吧。)

    (借用型月的名词,称它为神秘度好了。那么,可以大胆地推测,神秘度越高,对不属于自己这一块资讯统合思念体的资讯——对在下就是人形有机生命体资讯——排斥就越大。至于排斥到一定程度会发生的事情……撒,谁知道呢。虽然建立了一个物理模型,但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检验真伪。或者说,神秘度越高的本土特色,越是能克制在下啊。)

    (唔……规避的方法在下目前只能想到两个了。一,就是通过学习本土的特色来让自己的资讯与本土资讯同化,来使自己获得一定的“原住民”权限;二,就是……改变这个世界的资讯了。也就是,一直寻找的路。)

    (事实上,第一个选择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当在下被完全同化之后,如果还没有找到摆脱观测的方法,由于世界仍然在被观测而自己又不在被观测的意识之中,就只能游离于剧情之外,做一个透明人了。所以,还是要往前走啊。)

    苏醒有些头疼。

    (智慧还是不够啊……假如在下是一只楚轩被某个存在选中去各个世界把妹,或者是一只辰1被坑到幻想乡,事情恐怕会简单很多吧?)

    (这样看来……为了避免bad·end,寻求再次穿越的方法也必须要提上日程了呢。或者说,答案其实很明显了,只有那一次机会。只是要看在下能不能把握住,以及运道如何而已。不成功,则成仁吧。)

    (毕竟……在下,还是希望被记住的啊。)

    苏醒长长叹息了一声,苦笑着。

    打开的便当早已经凉了。

    苏醒摇了摇头,正要下筷子——

    背后的铁门传来“哐当”一声。

    “嗯?贞德?你怎么在这儿?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苏醒转过身去,旋即有些惊喜地站了起来。

    “……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吧。”

    贞德不知为何只是站在门口,没有接近。

    哎?

    说起来,贞德还不知道我的生日是随便填的。苏醒如此想。

    “——啊,是,是!”

    不过,打死也不能认啊。

    “前几天,我看到有讲女性应有品德的书,里面讲了‘锦心绣口’。”

    “嗯嗯,没错,然后呢?”

    “我不理解这句话,于是去翻了被引用的原本和古汉语词典。”

    “嗯……没错……”

    苏醒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妙。

    为什么本来应该查成语词典,却查了古汉语词典?

    “理子同学教我查的。”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了。

    “词典上说,中国文言文有很多是名词作动用。所以,锦心绣口就指的是把喜欢的人的心脏用锦缎包起来,把嘴用绣花针缝起来。”

    理子,我恨你。

    ……这是什么情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贞德你说这些是想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放心。”

    “什么?”

    “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是这样果然还是太过分了。”

    “呼……还好……”

    “所以理子同学就建议我学习现代文化中贤淑的女性,桂同学、我妻同学、龙宫同学和新垣同学。虽然都是漫画中的人物,但是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呢。”

    “……那个,你都看完了吗?”

    理子,我一定要杀了你。男人的承诺不容玷污。

    “不,还没有,都只看到一半。有什么问题吗?”

    “我推荐你一些吧,不要看那些了。”

    还好,在一半的时候她们都是标准的大和抚子……

    “……嗯。”

    贞德看起来十分不舍,眼里甚至带了些泪光,楚楚可怜地仰面看着苏醒。

    “这样看着我也没用啊……还有,你一直藏在背后的东西,拿出来吧,我都看见了。”

    苏醒有些无奈的说。

    “诶诶诶诶诶诶?”

    贞德发出了可爱的悲鸣。

    “对,就是那个……是超能力搜查研究科的诅咒符文吗?”

    “咦咦咦咦咦?”

    “不是吗?”

    “才不是!”

    贞德一跺脚,嘴巴撅得老高,气鼓鼓地说。整个身体都微微晃动着。

    唔……贞德也长大了啊……

    不行,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不对,没有其他犯的了。

    嗯嗯,所以在下还是君子。

    “咳……贞德?”

    “哼!”

    “贞德?”

    “……”

    贞德干脆扭过身子去不看苏醒了。

    “……”

    “……”

    贞德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回音,四周静悄悄的。

    他是不是走掉了?贞德终于忍不住想要转身。

    然后,就到了苏醒的怀里。

    贞德的头刚好到苏醒的锁骨。她一时间剧烈挣扎,弄得苏醒痒痒的。

    “别闹!别闹!哈哈哈……”

    等两人渐渐平静下来,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谢谢。”

    苏醒没有看贞德,目光有些游移。

    “……能得到我的恩赐是你的荣耀。”

    贞德同样不敢正视苏醒的面庞,一直躲躲闪闪地看着一旁的地面。

    “……”

    “……”

    好尴尬。

    好想死。

    “——啊哈哈,刚刚是开玩笑,不过这个青蛙绣得还真像呢!没想到贞德你也有喜欢像呱太一样的东西的时候啊!”

    苏醒为了打破僵局,故作夸张地笑道。

    “……不,那是蝙蝠。”

    “啊?啊哈、啊哈哈哈哈……”

    苏醒豪爽地笑着,悄悄地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

    一般在动漫和galga里不是只会把鸳鸯做成鸭子,把老虎做成猫的么?蝙蝠变成青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剧本不对啊!

    贞德蹙起眉头。

    “我绣得很像,理子都这么说了。”

    “哈、哈哈,是吗?”

    “当然。”贞德自豪地挺起胸部,“她说,我绣得就像我的画一样栩栩如生。”

    苏醒只能报以苦笑。

    “这一点我非常赞同。贞德,你绣得确实和你的画一样好。”

    绝对没错。我现在还保存着那张弗拉德的画像——或者说门神。

    然而贞德似乎把这当成了直白的赞美。

    “就、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贞德紧张的闭起眼睛,眼皮不断微微颤动。

    仔细看的话,她的身体都因为紧张而在表面出现了几粒冰晶。

    “像我这么高的女孩子,一定不受欢迎——”

    喂喂。这和主题没有一点关系吧。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苏醒还是没有吐槽。

    他只是慢慢地,轻轻地,拉住了贞德的手。

    砰——

    似乎能听见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

    然而那只不过是贞德由于情绪激动而造成的冰晶散了开来。

    苏醒没有低头,贞德也没有抬头。

    苏醒和贞德就这样牵着手一同站在楼顶上。

    四周漫天的冰晶在风中飞翔。

    ——————————————————————————————————————————————————————

    多么有节操……3000字的说……

    虽然略晚……不要吐槽啦/(tot)/~~

    再次祝愿各位武运昌隆!o(n_n)o~

    结尾可以求一下了吧o(≧v≦)o~~

    书评收藏推荐什么的,都是好东西,巨人味,嘎嘣脆o(n_n)o~

    最后谢谢绅士e答应给在下的章推~尼是好人~(发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