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尽位面任我行 > 第四十一章 悄悄进墓,打枪的不要
    武林中人最怕的是什么?不是死,而是赖以威震武林的功夫被废,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害怕!尤其是,武功越厉害,武林名气越大的,越是害怕这一点。

    真正能够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武林中人,真的是太少了!

    面对祝贺诡异莫测的北冥神功,一眨眼的功夫就让李莫愁不见了三成的内力,要是两人接触的时间多一点,她苦修几十载的内力岂不是要付诸东流?

    她李莫愁这些年来在江湖上横行霸道,作恶多端,她实在不敢想象,要是自己内功全失的消息外传,那些仇家会用什么手段对付她?

    再加上她现在被祝贺所擒,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怎么能不低头呢?

    更何况,她李莫愁早已不满师傅的偏心,将古墓派的最高武功传给小龙女,却不肯传给她!这怪人答应,只要带他进古墓,就会将古墓派的《**》相赠。

    种种原因下,李莫愁在祝贺的淫威下屈服了,答应给祝贺指路,带他上终南山,带他进活死人墓。

    不过李莫愁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求祝贺将绑住她的绳子松开。

    面对李莫愁如此合情合理的要求,祝贺面带微笑地拒绝了,很直接地对李莫愁说,“仙子你的蛇蝎心肠是江湖人众所皆知的,我把绑住你的绳子松开了,你是轻松了,但我却得整天提心吊胆的,这不好,太劳神了。还是仙子绑着好,这样我吃得开心,睡得安心,走得放心。呵呵。”

    李莫愁闻言无语。

    祝贺也不以为意,收拾好饭碗锅筷之类的东西,一把手捞起李莫愁,运起凌波微步,在李莫愁的指引下,速度飞快地往终南山方向赶。

    一路上两人专走荒山野岭,昼夜不停。祝贺赶路得累了,会躲去现实世界休整一番,然后再回到神雕世界继续带着李莫愁赶路。偶尔在路上会停下来一小会,却是祝贺从现实世界拿来一些垃圾食品给李莫愁吃。祝贺是不用吃的,他已经在现实世界吃好喝好了。

    李莫愁刚开始是有些抗拒的,但不情不愿地吃了几次后,就迷恋起祝贺带来食品的味道了,尤其是汉堡和炸鸡,每次都是吃得意犹未尽,好像在吃人间美味。

    几日后,祝贺终于到了终南山,凭着祝贺精深的内力,两人避过守山巡山的全真派弟子,无惊无险地来到了活死人墓前。

    只是,在活死人墓前,祝贺却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奇怪,在哪里呢?”

    古墓派就在眼前,而这怪人却止住了脚步,怎不让李莫愁心急,她道,“我已经将阁下带到了古墓派,阁下是否该履行自己的诺言?”

    祝贺闻言,微微一笑,“仙子莫急。”

    说罢便不在多言,抱起李莫愁离开古墓,开始漫山遍野乱逛起来。

    看着祝贺毫无目的般漫山遍野乱走,李莫愁心里更急了,她出言讽刺道,“难道阁下千里迢迢来终南山,就是为了赏花踏青?阁下真是好雅兴!”

    “啪”,祝贺受不了李莫愁的聒噪,伸手在李莫愁丰满有弹性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喝道,“如果不想让我做出扒光衣服的话,就给我老实闭嘴。”

    除了上一次祝贺侵犯过她的圣女峰后,其余时间,祝贺就没有做出僭越的举动。这次突然打了李莫愁的屁股,倒是把她给吓一跳了!她这才想起,自己只是一个阶下囚,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她连忙闭上嘴巴,只是眼睛狠狠地瞪着祝贺,心里谋算着等她脱身后,要如何对付祝贺?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方能报了她这段时间的屈辱!

    李莫愁的心里活动如何,祝贺没心情也没必要关注。李莫愁这个大美人在身边,这段时间祝贺却几乎没有做出任何过份的行为来,就是担心李莫愁一时想不开,苦守了几十年的清白没有给自己最爱的人,却毁于一个怪人之手,然后自尽了,影响了祝贺上古墓的计划。再加上祝贺现在满脑子都是在想着如何解决北冥神功的危机,哪有心情哪有时间来做淫贼的勾当!

    李莫愁安静后,祝贺终于可以认真寻找那处传说中的密道——通往古墓的水潭。因为有原著小说的帮忙,费了一上午的时间,祝贺终于在一处山洞里找到了那个神秘的水潭。

    只见水潭幽深宁静,平静的潭面上,映照着祝贺充满喜悦的表情和李莫愁眉头紧锁的样子。

    “走吧,仙子。”祝贺转投向向李莫愁道。

    “走?去哪里?”李莫愁诧异问道。

    “去古墓呀。”祝贺道。

    “这里去古墓?”李莫愁的眼睛瞪大了,在古墓派这么多年,她从来没听过有这条密道。

    “聪明。”祝贺打了个响结,赞道。

    接着祝贺从神农角空间拿出一整套的潜水装备,这是祝贺用他剩下所有的money购买的。本来以祝贺现在的内力,潜水闭气几十分钟应该没多大问题,奈何他不懂得闭气功夫,不过现代有方便的装备,他不会闭气,但不是还有氧气筒吗?

    祝贺在李莫愁古怪的表情下穿好潜水服,还是一手抱着李莫愁的细腰,就这样跳下水潭。

    在水底潜行了约有一顿饭时间,祝贺终于带着李莫愁进入了古墓。祝贺脱掉潜水服放进神农角空间,而李莫愁则一脸惊讶地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收好潜水服,祝贺换上干爽的衣服,拿出一台手电筒,并给李莫愁解开了脚下捆绑着的绳子后道,“仙子,古墓一游,请。”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知道古墓派的密道?”李莫愁问道,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呵呵。”祝贺微笑不语,只是拖着李莫愁往前走去。

    密道里岔路极多,两人东转西弯,走错了许多次岔道,费了许多功夫,终于来到了重阳遗刻这间石室。

    按照书中记载,《九阴真经》是被王重阳刻在室顶,所以祝贺一进石室,就抬头看头顶。李莫愁在旁边看着,也跟着抬起了头。

    只见室顶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迹符号,最右处写着四个大字,九阴真经。

    “这是什么?”李莫愁看着如痴如醉,问道。

    “王重阳刻的部分《九阴真经》。”祝贺回答的语气也略显兴奋,几番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他拿出笔和纸,开始抄录起经文,遇到有图案的,就拿出照相机,开了闪光灯,给图案拍了照。

    如此折腾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祝贺再三校正抄录字迹,发现没有错误后,满意地将《九阴真经》收起。

    李莫愁的心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这怪人费劲心思看来就是为了得到这部《九阴真经》,如今神功到手,他会对知道他秘密的自己如何处置?

    祝贺把头转向李莫愁,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紧张和害怕,他笑了。

    他的手摸着李莫愁嫩滑的脸蛋,顺着皮肤往下滑,在李莫愁波涛起伏的圣女峰弄捏几下。

    李莫愁一脸羞愤之色,往后退摆脱祝贺的咸猪手,骂道,“你这淫贼,言而无信,不得好死。”

    “我死不死就不关你的事了。”祝贺冷笑道,不过李莫愁说道“死”字倒是激发了他对北冥神功的忧患,思考一番,祝贺决定还是先解决了北冥神功的问题再来考虑下半身的事——要是在嘿咻中一不小心将李莫愁的内力全部吸干,而北冥神功的隐患又刚好发作,那就真的好玩了。再说了,看李莫愁那副烈女样子,要是一时想不开自尽了,那就真的扫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