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 第七十一章 怀疑
    看我傻了,王瑾更加得意了:“杨锐,三天!三天不还钱!咱们法庭上见!噢,对了,我做人绝对不会那么绝,你的医药费,我会付给你的,你这个月的工资,我也会悄悄的补助给你两三千块钱,算起来,我还是亏了!但我就算是亏了,也想要看看你向我求饶的样子!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求饶的,你那么有骨~~气!是吧?要么给我三万美元,要么咱法庭上见。好好养伤别死了,你死了以后这世上就没人敢和我叫嚣了。律师,咱走吧!”

    她们一出去,我的骨头就软了下来,一下子软趴在床上,三万美元,三万美元!还不如要了我的命!王瑾这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万一真把我弄上法庭,难道我就这样……进去牢里?她打爆我的头,我自然也可以告她,可正像她说的一样,有谁看见她打爆我的头?胡珂吗?笑话!胡珂会帮我?再说了,打官司真的是要靠钱靠关系的!就算胡珂良心发现帮我又如何?就怕没把她弄倒自己都已经倒闭了……那我要给她下跪求饶?如果要下跪,我宁愿把她活活掐死!再自己上吊死!不太现实,说出来也是废话。那么只能……借钱来还她?很自然的,想到了那个女人:莎织……当初若是听了莎织的劝,跟她做了那些非法大胆的事,现在也不必落到这般悬崖边的田地,兴许还能真的从她那儿弄来很多钱给父母花花……假如能为父母妹妹留下几百万,我就是死了,那也瞑目了。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一直没有和莎织联系,我也不敢打电话给她了,总觉得自己给她电话是动机不纯……有时候,我觉得一切都是幻觉,莎织的少数民族轻歌曼舞,那是如阳光下蝴蝶翩翩展翅般华丽的幻觉……一切都是幻觉,她们无影无踪的消失得很自然,就像不曾存在于我身旁,只是都是梦,随梦而来踏梦而去,这一切都不是很正常的吗?或许没有人像我这么傻,痴痴的觉得付出就有回报,我对她们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当今世界,这句话如果用来比喻报仇,就很恰当了。

    可是我为什么也会梦莎织?我找不到答案,或许,这都是幻觉,也只不过是一种感觉,只不过似曾相识。或许,是她的神秘吧,就像现在这般神秘,突然的站在病房门口,我揉揉眼睛,我可能被打傻了,眼前这人是护士?是医生?是安澜?是王瑾?都不是。的的确确是莎织!

    我张了张口,却没有挤出一个字,对了,她进来了,真的是她了,每个女人身上的味道都不同,香水味不同体香更不同,我眼睛看不清楚我鼻子却很清楚。

    她漠然看着我,就像从不认识过我,坐在我病床边,她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莎织啊,仪静体闲,****尔雅。我想问她为什么消失这么久,为什么知道我在这,一出现就出现得那么震撼。可我凭什么去问她?

    有时候女人很奇怪,她们明明是和你说话,可是她不看着你,看着前面的空气,对着空气说话:“你是不是就是死了,也不会舍得给我一个电话?”

    我的心一沉,她一直都等着我找她吗?这让我很既惊喜又激动,可我还是掩饰住了自己的兴奋,我不知道,如果我跟了莎织,人生中会有多大的转变,但是我不跟她,难道我就会过得更好吗?我看着她的背,长发卷着双肩,肩若削成,腰若约素。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我轻轻念道。

    她还是淡淡的问道,还是对着空气说话:“既然想我,为何不找我?”见我好半天没说话,她又说道:“既然不喜欢看见我,那我走了。”

    决绝站起来走向门口,这个背影,让我想到了永别,莎织性格刚烈,这一赌气,或许真能像两个斗得要死要活的****一样,赌气慢慢分离,后来,就真的分离了。我跳起来追过去,把她拉了回来。

    看着恍若仙女的她,我的自卑心理开始消失,浪漫的感觉占了上风。一把抱过她就吻了起来。

    虹姐手上提着水果,应该是来看我的,不好意思的转身出去了。莎织见我一直看着她后边,也转过头去看,虹姐恰好消失于转角处,莎织奇怪道:“你怎么了?”

    我连忙掩饰自己的不安:“没……没事……刚才,好像有医生路过。”

    莎织慌忙捋了捋自己头发,整理好衣服:“是~~是吗?”

    虹姐为什么会来看我?难不成,她已经不恨我了吗?或者,她今天在公司见到我的惨状?心软了?毕竟我是她认的弟弟呀。不知道她看到这一幕,会有什么想法。

    莎织紧张的看着我的眉角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头疼了?……说话呀,到底怎么样?”

    “没事,医生说随时可以出院,可我没有衣服,不敢出去……”

    莎织舒了一口气笑道:“你是被摔傻了?你不会到医院门口打的回去?”

    对哦,我怎么那么傻?难道,我真的……脑震荡了?

    “那咱,走吧。”

    “真的没事?”

    “没事。”

    “你的上衣,全是血……没事?”

    “女人是不是都那么喜欢唠叨?”

    “那走吧。”

    红色奔驰在宽阔的马路上散步,我的心也像风一般的轻盈,车上依然放着苏打绿的歌,而这次,我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哀伤——相反,觉得是一种发泄:这么久的朝思暮想,一朝相见的那种发泄。

    我给阿信打了电话,告诉他打电话给安澜不用买或者拿衣服过来,好好嘱咐他盯好仓库。挂掉电话后,莎织问道:“你现在上的什么班?”

    “仓库,搬运工。”

    “你是在仓库里摔的?”

    “谁告诉你我在仓库里摔的?”

    “今天我打电话给你,有个男的接了,说你在医院,我就很紧张问他是真是假,刚开始我不信,以为你躲我。后来听他说你上班时不小心摔倒,头砸在玻璃物品上,头破血流晕了过去,听他的口气不像是假,我就从邻市赶了过来。”

    我以为,她早已将我忘得一干二净,记得她说过的,人生在世,碌碌蝼蚁,我也是其中一只蝼蚁,见面后转身就会消失在蚁群中的小蝼蚁,可她还记得我。

    莎织在商场门口停好车子,一个人下车进了商场拿了几套范思哲阿玛尼华伦天奴给我,我看着衣服,不知是感动还是自卑……车子进了后街英伦花园,在她家里,她走到窗前,背对着我,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是不是如果我不找你,你就是死了也不会舍得给我一个电话?”她轻轻地问了同样的问题。

    “我给你打过一次电话,关机了。后来,就没打过。”你知道我打那个电话要多少勇气吗?

    “你难道不会打第二次吗?”房间里开着一盏有灯罩的落地灯,和着悠悠的轻音乐,灯光给整个房间又撒上了一种朦胧的气氛;窗外的微风轻轻地吹拂着她的秀发,而她说完话后,却一动不动站在窗口,像在等待着什么……当感觉来临时,男女之间是不需要更多的暗示和话语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因为你的心会告诉你一切,她的一举一动会让你明了一切,一种冲动会通知你……就这样,我们在窒息的气氛中呆了五分钟,时间仿佛凝固。我的心却觉得好空,空空如也的那种“空”。假如还在大学,一切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早就……早就……她见我没动,主动靠过来,头轻轻的靠在我肩膀上。

    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我在鸟语花香和一种奇怪的城市喧嚣中努力地回忆着我的昨天,我怎么会睡在一个陌生的床上?当我还在迷糊的时候,她的小手从我的背后伸过来,抱着我——给了我一个最好的答案。

    很自然的,我又翻到了她的身上,看着身下这个美人,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嗯,是的。”见她穿着大厨的白褂,我问道:“干嘛了?”

    莎织轻轻凑到我耳边:“张爱玲说,通往女人心的,是yin道;通往男人心的,是胃。”

    看她调皮的样子,我笑了。

    坐在餐桌上,我狼吞虎咽干完整桌菜和整锅饭。莎织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哇……就是十个我,也比不上你的食量啊。”

    像我这种劳动力,从昨天到现在整整一天都没吃东西,还……还饿着肚子干了如此高强度的劳力,可想而知。“就是十个男人也比不上我的食量啊。……莎织,我要,去上班了。”

    莎织的纤纤玉手从桌上抓住我的手,认真的说道:“不要离开我……”

    “嗯,不离开你,不离开你你养我啊?”其实我也想过辞职,跟着莎织算了,哪怕是上天入地,可是现在我的肩膀上多了一份责任,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子阿信,我一走了之,他怎么办?他对生活还有那么美好的憧憬,我不知道我走后,那些王八~~蛋会怎么样整他,那些老妖怪现在玩着的可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况且我如果不亲手弄死这帮人,这辈子我都会扛着屈辱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