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洗冤录 > 第四十六章 无头花魁 十六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四十六张,无头花魁(十六))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周末大狂欢最后一天了,今日依旧三更,12点先上一更,各位看官手里有推荐票的打赏点给行星,支持支持行星呗,行星都连续求了一个星期的推荐票了,才可怜的8张!如此可怜,难道你们忍心么?下午1点,晚上9点还有二更,推荐票过5章加一更,上不封顶了喂!砸死我吧。.yys8.\[最快的更新尽在..\]

    ——————————————————————————————————————————————————

    “我出100两”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立即出声回应道。

    有了一个人出价,自然大家都积极的参与起来了,只是宋慈却老神载载的站在哪里,并没有开口。

    “200两”

    “250两”

    “300两”

    随着激烈的叫价,价格也猛涨到了300两了,老板自然满足了,不过为了多挣些钱,还是出口喊道:“300两,现在是王员外出价300两,还有没有其他老爷出更高的价。没有的话,如烟今晚就陪王员外共度良宵了。”

    “500两”老板话音刚落,宋慈右手边就发出一声叫喊。

    这一声并不是宋慈喊的,众人都随着声音搜寻过去,宋慈也不例外,这时叫价的人已经得意洋洋的出现在众人眼前了,这人宋慈认识,海县县令的公子,怎么又来叫价了。他就那么喜欢如烟?

    台上的如烟见到叫价的是李恩,嘴角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这个倒是正常,毕竟谁都愿意跟一个年轻公子一起共度良宵,而不是那些风烛残年的中年男子。

    就在老板高兴准备宣布如烟今晚是属于李恩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又一次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住了。

    “800两”

    这一次,里的所有人,包括老板在内都震惊了,这可以说是开店以来,单晚最高叫价。而之前出价500两的李恩也看了过来,虽然眉宇之间显得依然很自信,不过心里却有些打鼓了。

    而坐在桌子上喝酒的薛丹等人,自然也被叫价之人将视线吸引过去了,不过当他们看到是谁叫价后,筷子全都掉到地上去了。聂捕头满脸震惊,薛丹却小声问向聂枫:“宋所长有那么多钱吗?”

    原来叫价的不是别人,而是宋慈。不过除了宋慈以外,没人知道宋慈为什么会叫价。而且为什么会叫800两这样高的价格。

    叫完价的宋慈,心里知道会将众人的视线吸引过来,不过看着李恩的眼神依旧没有收回。在李恩转头看他的时候,二人也对上了眼。

    老板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也回过神来,兴奋的喊叫到:“宋所长,是宋所长出价800两,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还有没有哪位大爷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如果没有的话,今晚如烟姑娘就属于宋所长了。.zhuzai.cc”

    站在老板身旁的如烟也不解的看着宋慈,不过宋慈在收回和李恩对视的眼神以后,也是礼貌『性』的对如烟点了点头。

    “1000两”

    战争没有结束,李恩就一次将价格叫到了新的记录上。

    老板有些吃不住了。今晚大家都怎么了,一向不愿掏钱享受的宋慈出价800两,而海县县令的公子却像是在和宋慈赌气一样,又将价格抬了上去。虽然老板很开心,不过现在她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

    “1200两”

    “轰!”

    之前那些叫价的大爷们,现在却全部变成看热闹的了,李恩叫价1000两后,众人都会以为宋慈会停下来,没想到仅仅几秒钟之后,宋慈的一句1200两又将李恩压了下去。

    咬了咬牙,李刚看了一眼身上带的银票,狠狠的喊道:“1500两”

    不是李恩没钱,今天来这里他只带了1500两来,因为平时1500两已经绰绰有余了。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天半路杀出个陈咬金,而却还一直咬着自己不放。

    “1800两”

    宋慈喊出这个对他来说都是个天文数字的价格之后,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而且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一副今晚如烟就是我的样子。

    “1800两,宋所长出价1800两。”老板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不过依旧大声喊道,就好像是在对李恩说:“赶紧出价,不然你就输了。”

    另一端的李恩很想出价,不过他带的银票不够,捏紧了拳头,狠狠的看了一眼宋慈,开口大声说道:“这位老板口中的宋所长,我李恩自从到玩乐以来,还是第一次在价格上输给一个人。只恨今日带的银票不够,今天就不同宋所长争了。希望宋所长明天也来这里。到时候我们在一比高低。”

    这话,宋慈听完是带着不屑,心想“我明天为什么还要来!”

    老板听完则是兴奋到了极点,看着宋慈和李恩二人就像是看到金子一样,二眼发光。

    “好了,既然李公子愿意将今晚与如烟姑娘共度良宵的机会让给宋所长,那今晚的投花魁活动就结束了。”老板终于是宣布了最后的胜者,那些个看热闹的人也在这话之后,回到自己的桌子上继续和另外的姑娘玩耍起来了。

    李恩自然也转身走了,留在这里继续丢脸吗?

    如烟被下人带上楼了。宋慈则走到了老板身前,附在老板耳边小声说道:“老板,今晚投下如烟姑娘全是为了我朋友。你也知道我朋友是官场中人,不适合在这里就留,我朋友已经在悦来楼定好一间天子一号房。希望能将如烟姑娘带去那边,当然1800两也是交给如烟姑娘带回来,我想应该没问题的哦。”

    原本老板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宋慈的朋友她又不认识,不知道如烟去了会不会有危险什么的。,不过听到1800两后。老板也点了点头同意了宋慈的提议。

    “那就请老板转告一下如烟姑娘,我先去门口等候。”说完宋慈便转身朝着聂捕头他们走去了。

    “宋所长,豪气的很啊。1800两,你有吗?”

    来到桌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让聂枫给打击了。宋慈也没有时间同聂枫斗嘴,凑到聂捕头耳边说了几句。这才看着聂枫和薛丹说道:“你们二人先跟着聂捕头离开,我一会便来。什么都别问。我不什么也不会说的。”

    “我又没打算问。”薛丹嘟囔了一句,同聂枫站起身来。

    聂捕头也和宋慈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带着众人现行离开了。

    宋慈也去到了门口,一边等待如烟一边思索着一些事情。

    半响后,如烟才缓步来到宋慈身旁,见宋慈有些出神,这才小声说道:“宋所长,我们可以走了吗?”

    被如烟打断思路的宋慈,见如烟已经做好准备了,这才点了说道:“今晚真是劳烦如烟姑娘了。”

    “呵呵,像我们这种青楼女子,宋所长不需要这么客气的。请宋所长前面带路吧!”

    宋慈也不在搭话,迈步就往前走去。只是身后的如烟有些疑『惑』。为什么连一鼎轿子都没有,怎么说自己也是的头牌花魁啊,1800两都能出,却舍不得叫轿子来接。真是不理解。

    出于职业素质,如烟并没有怀疑宋慈是不是带她去悦来楼,而是不满没轿子做。这点还是让宋慈对头牌的职业『操』守有些刮目相看。饶是如烟问了的话,宋慈还不知该如何解释。因为宋慈并不是带如烟去悦来楼。

    很快,二人就在一座宅子前停了下来,这时如烟才好奇的问道:“宋所长,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哦,是这样的,我朋友将包袱遗留在这里,让我帮忙拿一下。如烟姑娘跟我进去吧,拿了包袱我们在去悦来楼!”虽然宋慈这话是笑着说的,不过心里也有些不安,怕如烟不跟着进去。

    “宋所长,我就在门口等你便是,就不进去了。”果然如烟不愿意进去。

    “如烟姑娘,你也知道最近桃源镇不太平,让你一个如此漂亮的姑娘在深夜里一个人站在门口,恐怕会有危险,而且我们只是进去拿了东西就走,如烟姑娘大可不必担心什么。”

    宋慈这话听到如烟耳朵里,也没什么问题,点点头,这才跟着宋慈走了进去。

    一脚跨入大门,看到熟悉的环境,宋慈自然是松下心来,而如烟却一直有些莫名的紧张。宋慈带着如烟来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洪县衙门!

    刚来到大堂,宋慈让如烟姑娘在哪里等下自己,便独自进到里屋去了。

    有些发慌,有些不安的如烟,一直在大堂里来回踱步,希望宋慈能快些出来,

    很快,里屋出来一人,不过这人并不是之前进去的宋慈,而是洪县县令宋翊。而且宋翊此时还身着官服,表情相当严肃。

    见宋翊突然穿着官服从里屋出来,如烟先是一愣,随即拜服道:“小女子见过宋大人。”

    不曾想宋翊竟然没有理会如烟,径直走向的大堂高处,坐到椅子上,拿起惊堂木一拍。沉声喊道:“大胆犯人,来到衙门,见到本官还不下跪!”

    这一声,把如烟给吓了一条,条件反『射』般的跪了下去,口里大喊:“冤枉啊,大人,小女子并没有杀人啊。”

    “恩?”

    如烟,本官只是让你下跪,并没有说你杀人了,为何你却高喊你没杀人。

    这下,如烟是彻底的慌张了,改口说道:“大人,小女子只是被吓到了才胡说的,小女子并没有犯事,大人为什么会让小女子下跪,还有今晚小女子是跟着宋所长来这里取东西的。宋所长人呢?”

    “哼,宋所长马上便来。”宋翊依旧沉声说道。

    很快,宋慈带着薛丹和聂枫也出来了。来到如烟身前看着如烟说道:“如烟姑娘找宋某有事?”

    这装『逼』装的境界不是一般般的。分明是自己带如烟来的,现在还摆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你来找我干啥的表情!

    如烟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宋慈说道:“宋所长,你带小女子来这里说是取朋友的包袱。可是现在为何又出现这样的情况!”

    “如烟,我带你来并不是取什么包袱,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为什么我会将你带到衙门来。”宋慈态度一转,严肃的说道。

    “小女子却不清楚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哼,如烟,你不肯开口主动承认是吧,那我便告诉你,你犯了什么事!”宋慈跨步向前,走到宋翊身前拱手一拜,看着宋翊说道:“大人,草民现在就开始陈述如烟所犯之事,还请大人应允!”

    惊堂木一拍,宋翊点头说道:“宋所长请说。”

    得到了宋翊的应允,宋慈反手将手背负在腰后。走到如烟身前,开口叙述起来。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