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命毒尸 > 1233 偷梁换柱
    有些东西不剖开来看看,永远都不知道它内心有多肮脏,好似洪家城的城门楼一样,一炮炸开后才发现是豆腐渣工程,同时被炸开的还有两大势力的裤衩,夏不二只一炮就让他们原形毕露。
    “那家伙真敢造反啊,说炸就炸,一点都不怕打仗啊……”
    街市的茶馆里已经议论开了,马上就有人附和道:“是啊!方司令都被炸懵了,根本没想到人家那么牛,据说开炮的时候巡防营还在睡大觉,要不是人家不想伤及无辜,一炮下去连他的总统府都没了!”
    “不是说炮兵手潮,打偏了吗?不然他哪来这么大的胆量……”
    一个小伙还满脸天真,可茶客转头就鄙视道:“你傻吧?炮弹是从西南边打过来的,小寡妇村在东南面,跟咱们这差了四十五度角,难道所有炮兵都是瞎子啊,说手潮不过是给一个台阶下罢了!”
    “那他这么牛为什么不敢打进来呢,反正我不信他是心慈手软……”
    小伙还是有些不服气,对方放下面条又教育道:“出师无名懂不懂,张子余一个土匪山大王,他打进来算怎么回事啊,到时候大家都得起来反抗,他就算打赢了也得不到民心,要个满是敌人的破城有什么用?”
    “大新闻!大新闻……”
    一位年轻人从门外冲了进来,指着外面大声说道:“张子余把石牛县给全面占领了,县里的夜鬼都让他杀光了,他们刚刚在城门口贴了告示,高薪聘请各种技术工人,种地的农民都能白分两亩田!”
    “啊?方司令他们就不管吗,这是明目张胆的挖墙脚啊……”
    茶馆里一下就炸窝了,茶客们纷纷震惊的站了起来,但对方又说道:“他们给方司令上税啊,个人所得税和农业税都交给洪家山,还请方司令派会计过去审计,一点毛病没有啊!”
    “哼~张子余这是狼子野心……”
    一名中年人拍着桌子,痛心疾首的说道:“人要是都被他拐走了,几个会计在那管屁用啊,他不交税又能拿他怎么样,咱们这就去找领导申诉,绝不能让那家伙的阴谋得逞!”
    “对!大家一起去,绝不能贪这点小便宜……”
    十几名茶客义愤填膺的涌了出去,这个时代的正义之士还是很多的,不管夏不二给的条件有多诱人,在他们眼里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土匪,吃糠咽菜都不能向他低头。
    “撕了!快把这告示给我撕了,张子余的人都给我撵走……”
    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涌到了城门口,此时街道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可挤过去一看才发现是几个漂亮妹子,高举的拳头马上就落不下去了。
    领头的姑娘娇滴滴的站在公示栏前,笑道:“各位大哥肯定是误会了吧,我们可不是什么土匪流寇,你们看看公告的落款,石牛县刘县长亲笔签名,盖的县镇府大印呢!”
    “啊?这……”
    群情激奋的人们马上就傻了眼,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公告落款。
    “刘县长大家应该都认识吧……”
    对方又拿出了两张放大的照片,举起来后笑道:“这是我们前些天开会时的合影,站在他身边的这个就是我,一整个领导班子基本都在,过几天他们就会亲自过来,带着救济粮给大家送温暖呢!”
    “真的是刘县长,当地人基本都认识他……”
    人群中立刻有人大声说道:“他身边的是钱局长,市局的一把手,还有钱主任他们几个,咱们洪家山也属于石牛县,应该由他们来管理地方事务,部队没权力插手!”
    “大家这下都明白了吧,我们是石牛县的干部,说我们是土匪的人才是居心叵测,想要破坏团结稳定……”
    姑娘很有亲和力的笑道:“我们的保卫处长张子余虽然是外地人,可人家也是正儿八经的国企干部,目前已经由刘县长亲自委任,担任我们石牛县的民兵营营长,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军,共同捍卫我们的家园!”
    “哦!!!”
    不知谁是带头欢呼又鼓掌,乌泱泱的人群立马一起热烈鼓掌,这时候姑娘又轻轻一挥手,两张白底红字的大告示又被贴了出来,再次让围观的人群发出了惊叹声。
    “种地的都有五险一金?还能分配住房跟田亩,没开玩笑吧……”
    几乎所有人都傻眼了,尽管五险一金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可告示上却写的清清楚楚,更何况还有分房子跟分田地的诱惑,甚至连技术工人的工资,比以前都高出整整三倍。
    “这可是镇府出的公告啊,盖了公章怎么敢开玩笑呢,不过工作岗位毕竟是有限的,目前只招一千名正式工,但是全部给予事业编制,解决户口问题……”
    姑娘此话一出人群就炸了,目前他们还没有末世的概念,一听到正式工跟事业编两个词,刚刚还义愤填膺的正义之士们,全都争先恐后的冲过去报名,差点把姑娘的衣服都给撕破了。
    “这招偷梁换柱实在太狠了……”
    欧阳白带着几个人站在不远处,面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他身旁的大儿子也皱眉道:“现在石牛县镇府的公告一出,张子余可就成了正规军了,在不撕破脸的情况下,他弄出来的这个刘县长,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来接手洪家山!”
    “撕破脸也没用……”
    欧阳白冷声说道:“我们是商人,方旭阳是军人,占着洪家山不撒手就是造反,谁还会向着我们,哪怕张子余不来接手洪家山,人照样会往他那边跑,到时候洪家山就成一座空城了!”
    “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张子余背后这家伙真是个高手啊……”
    欧阳子画眯眼说道:“不过不就是个小小的县长嘛,他既然能弄一个刘县长出来,咱们也能弄一个赵市长,一纸文件发下去,撤了他石牛县长的职,看他能怎么办!”
    “幼稚!你撤了他的职,还不是得有人顶上来,派谁过去都是傀儡……”
    欧阳白指着前方越聚越多的人们,说道:“待遇才是真正的杀招,张子余现在以战养战,手里的物资多到装不下,咱们给得了编制却给不起三倍工资,不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咱们迟早得举手投降!”
    “爸!咱们干脆自己印钱吧,五倍工资咱们都发的起……”
    欧阳子画低声说道:“钱印出来之前先把物价涨一涨,等老百姓感觉到通货膨胀之后,至少大半年过去了,再让方老鬼把房屋分出去私有化,有了房产人就舍不得走了,这人不就留住了嘛!”
    欧阳白点头道:“嗯!你这留学生果然没白做,这事你来操作,我去找方旭阳谈,对了!广播招人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嘛……”
    欧阳子画笑着说道:“有用的人才都被我们截留了,剩下的才放进城里来自生自灭,目前已经招到五百多精锐了,方老鬼他们到现在都没发觉,还抱怨来的都是庄稼汉,这人口眼看着就要突破一万大关了,他都头疼死了!”
    “这么多?咱们可养不起啊……”
    欧阳白轻吸了一口凉气,但欧阳子画却摊手说道:“没办法啊!总不能送给张子余吧,虾兵蟹将一旦多了也吓人,咱们只能硬着头皮招了,不过方老鬼正在抓紧练兵,打算把北山的大洼镇给夺下来!”
    “大哥!咱们也得出手了,不能光靠农场跟物资队那点补贴啊……”
    一名中年人上前看着欧阳白,欧阳白抱起双臂沉吟道:“儿子!你说这张子余怎么这么能耐,十多万人的石牛县说打就打了下来,还没有打个稀巴烂,他到底有什么秘诀呢?”
    “这我真不知道……”
    欧阳子画摊手说道:“他们有人专门甄别密探,我派去的几个人都被他们发现了,男的被胖揍一顿当了苦力,女的直接就被拉去生娃了,一条有用的消息都没传出来!”
    “看来只能找百合出马了……”
    欧阳白回头看向了他小儿子,欧阳沐风正蹲在路边抽烟,穿着喇叭裤,烫着小卷毛,腰里还挎着大哥大跟bb机,嬉皮笑脸的冲着姑娘们吹口哨,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
    “弟妹可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欧阳子画幸灾乐祸的坏笑道:“她妹正跟张子余恋奸情热,提供的消息绝对非常有价值,但她要是现在去石牛县的话,张子余保准让她大着肚皮回来,咱家老二可就成绿帽子王八喽!”
    “你看他那个废物样子,没有张子余他照样被人戴绿帽……”
    欧阳白瞪着他小儿子怒声说道:“你马上去通知黄百合,再派两个机灵的人跟着她,张子余真要是跟她来硬的,你就让人喂她吃避孕药,绿帽子能戴,但野种绝对不能怀!”
    “好!我知道了……”
    欧阳子画心里微微一颤,他爹为了利益还真是不择手段,亲儿子的媳妇都舍得送给人。
    “爸爸!妹妹想吃糖葫芦,非让我给她买……”
    一个羊角辫丫头忽然跑了过来,十二三岁的模样煞是可爱,手里还牵着个半大的女娃娃,小姐俩一看就是亲姐妹,眉眼之间跟欧阳白像极了。
    欧阳白立刻宠溺的蹲了下来,抱住她俩笑道:“沐然啊!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哦,你告诉爸爸,究竟是你想吃啊,还是洛诗想吃啊?”
    “我没撒谎!真的是妹妹想吃嘛,白洛诗,你自己跟爸爸说……”
    大丫头满脸委屈的看着他,可小丫头刚想说话欧阳白就阻拦道:“嘘~爸爸怎么跟你们说的,忘了吗?咱们姓欧阳,不姓白,你是欧阳沐然,妹妹是欧阳洛诗,好了!爸爸带你们去买糖葫芦,一人一个!”